※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欢喜冤家(08)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前文连接:

【双花&韩叶】两情相悦
【韩叶】欢喜冤家(00)
【韩叶】欢喜冤家(01)
【韩叶】欢喜冤家(02)
【韩叶】欢喜冤家(03)
【韩叶】欢喜冤家(04)
【韩叶】欢喜冤家(05)
【韩叶】欢喜冤家(06)
【韩叶】欢喜冤家(07)
【韩叶】欢喜冤家(08)
【韩叶】欢喜冤家(09) 
【韩叶】欢喜冤家(10)

前言:写到现在,总觉得满满的OOC气质,已经无法控制了。

 

※※※※※※※※※※※※

 

>>08.针锋相对03

 

叶修这边跟田七商定好召唤BOSS的事情后便将角色丢进了竞技场,此刻的他还沉浸在喜悦中愣着神,随意瞟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后整个人弹了起来,把周围上网的人吓了一跳。

“糟糕……”心道不妙的叶修迅速坐了下来,给田七去了个“我下线了”的消息后便飞快的退出了游戏,拔出账号卡起身走人。这套动作叶修做的行云流水,干脆果断的让周围人都看傻了。这前一秒还惊讶弹跳一脸慌张的少年,下一秒就迅速操作,拔卡走人,坐在身侧之人都没看清他手上的动作,这消息就发出了,人就起身走了,让还傻愣愣看着他的所有人都不免惊讶,佩服起少年的手速来。

 

叶修并未发觉他引发了一波不小的关注,丢下一众惊讶莫名的围观党,他大步流星的向网吧外走去。墙上的数字时钟已经跳出了鲜红的“19:00”字样,叶修不用去想都能猜得到苏沐橙此刻的表情会多着急。

“还是先打个电话吧。”叶修脑内蹦出了这样的想法,但碍于没有手机,他只能临时转向,直奔网吧前台。不过,思维运转的很快,头部的动作也跟上了大脑,但疾行的惯性却不如人意,就在他偏头去看前台之时,疾行未停的身姿却跟突然闪现的人影撞了个满怀。

一阵熟悉的香味迎面扑来,那伴随着清爽海风般干净的香味十分独特,那是一款国内没有贩售的外国洗衣液的香味。他认识的一个人很喜欢这味道,连带着跟他一起行动的自己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味道。嗯,说道这个人,叶修不免皱了皱眉,那个正直、刚毅、活的顶天立地的男人,是个反撤着操纵者手中吊线的可怕角色。他不动声色的行走在自己人生的轨道上,仿若如大人安排一样,却那么的自主而自由。叶修讨厌那个人,可能源于同性相斥,因为他俩的个性实在很像;也可能源于境遇有别,毕竟叶修不甘于脚下的路,而韩文清则前进的毫不迷惘。

 

“有够讨厌。”叶修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突然想起了前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作为一个面容成熟,不怒自威的刚毅汉子,韩文清对洗衣液的要求却仿若谜一样令人难以捉摸。叶修也会选择洗衣液的牌子,但绝没到因为一个香味而拜托远在他国的亲戚邮寄的程度,然而韩文清却这样做了。那是个阳光明媚到绚丽夺目的晴朗星期天,在每一个中学生都无法抵御诱惑,将灵魂深陷在温软的大床上迎接早晨的时候,叶修很不幸的再一次告别了他热爱无比的温暖被窝。

“你是怎么进来的。”当叶修睁开惺忪的睡眼,看清拎着自己脖领子的是韩文清之时,不禁极为不满的开口道。

韩文清并未答话,而是让了半个身为,将他身后的张佳乐展示给叶修看。

“嗯,好吧。”叶修叹了口气,痛心疾首的瞪着张佳乐。“你够可以的啊,乐乐。”

张佳乐无奈的笑了笑,并未多做解释,但在叶修看来,那表情中的无奈与挣扎倒是表露无遗。哎,也没办法,张佳乐就算能拗得过韩文清,但他拗不过自家家长啊。一项走高端路线,讨长辈欢心的韩文清,在张佳乐陪老妈去完早市回来后,便迅速被征调成一名杂役,顺便赔上了个叶修进来。

“哎,早知道就不给你备用钥匙了。”叶修不满的嘀咕着,却也只是说说,没打算从张佳乐那里讨回钥匙。作为弄丢、忘带自家钥匙N次,不得不爬对方家阳台才能回家的苦命竹马二人组,最终以互换备用钥匙的方式解决了露宿街头的风险。与此同时,他们也间接的默许了对方拿着自家钥匙,一大早便登堂入室,毫不客气的挖自己起来陪着当苦力的行为。

“穿衣服,下楼。”韩文清毫不客气的命令着,完全没给他洗漱时间,就拽着随便套了条裤子,穿了件T恤的叶修下了楼。

“你这是……搞代购?”到了楼下后,叶修才知道那个抗一百斤大米上楼都不喘的韩文清为什么一大早挖他起来当苦力了。楼下码放着整整三箱子洗衣液,看的叶修一脸的莫名其妙。

“幼稚。”韩文清冷哼道,随手搬下一箱洗衣液说道。“这个你跟张佳乐抬上去,其他的我来。”

“我去,不是吧老韩,这是要人命吗?”随手接过韩文清递过来的那箱,还没等对方撒手,叶修倒是先放了手,害韩文清差点把箱子丢到地上。

“出息。”被这么晃了一下,韩文清倒是不恼,只是半带嘲讽的哼笑了一声,便转头去捆另外两箱。他从腰上抽出两个麻绳,给两个纸箱分别捆了个十字花,然后左右手一提,一手一个纸箱就向单元门走去。

“还是不是人啊。”张佳乐看着韩文清的身影不到一分钟就晃过了三楼的缓台,不禁狠狠的吐了个槽。

“就是,还是不是人啊。”叶修随声附和,但他所指的意思跟张佳乐却截然不用,他眉头紧锁的盯着剩下的一箱,再次打定主意要跟韩文清画清界限。

那一日,他们用了整整半个小时才把近五十斤重的洗衣液台上了六楼。那时候的韩文清已经很妥善的把洗衣液分发给了相熟的几个邻居,并将早餐摆上了餐桌。诚然,韩文清没让叶修和张佳乐白忙,那顿早餐十分丰盛,后来的午餐和晚餐,韩文清也没吝啬的做给了叶修,但这改变不了叶修铁了心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想法,即使那些餐点很戳叶修喜好也不行。

 

“再也不想见到那张脸了。”叶修回忆的内容很多,但是脑子转的很快,当他得出如此的结论瞬间,香味主人的身份便已被锁定。叶修仿若触电般急速后退,带着惊讶与不满的视线从新落回了路的前方。

韩文清就在那儿,面无表情,双眼炯炯的站在那里。他注视着叶修,慢慢将插在兜里的手抽了出来。叶修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心中不禁忐忑起来。他了解韩文清,对方绝对不会付诸武力,即使自己逃课可能造成他的困扰。但是,叶修却无法停止自己心中的颤栗,他讨厌韩文清,讨厌这个跟自己针锋相对的家伙。无论自己要做什么,要搞怎样的恶作剧,韩文清都会适时的出现,轻松的化解,将那些不算恶意,但绝非善意的诡计扼杀在摇篮里。叶修摆脱,韩文清便会不紧不慢的跟着,叶修转头,瞪上的也仅仅是波澜不惊的面容。他拿韩文清没办法,拿这个他做什么仿佛都能被消化,他说什么都会被无视的家伙没办法。如果韩文清真的对他视而不见,那么他们都会更轻松,但事实偏偏不是,他跟韩文清相处仅仅一周,但他却比任何人都更能看透韩文清。他是很认真的对待自己,很认真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长辈们会喜欢韩文清,叶修觉得不无道理,在这样一个年纪里,能那么认真而坦诚的对待一切的孩子,除了韩文清他没见过第二个。所以,他讨厌韩文清,因为他不讨厌,这个家伙就会走进他的生活,搅乱他的坚持。然而这一刻,当看清韩文清毫无表情的面容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时,叶修却有了全然不同的心理。他有些激动,仿佛一瞬间与对方的心灵产生了共鸣,因为他在那不会说谎的眸子里看到温柔,一种似曾相识的温柔。

※※※※※※※※※※※※

作者有话说:
我特别特别喜欢叶修的气质,喜欢那种在外人看来“我生为荣耀,一笑泯恩仇”,但骨子里会叹气,会沉默,会对过往抱有留恋,但从来不伤感的个性。他完全遵照着苏沐秋那一句“只不过从头再来”而努力,但从根本上来说,他在圆梦的过程中也在追忆,追忆与友人的过往,追忆自己的荣耀十年。他坦率而直接到有些不近人情,但是那字字珠玑的提点犹如战斗法师最基本的打法一样,不华丽,不修饰,不拐弯抹角,但是条条入理,字字金贵。
虫爹的人物塑造真的太棒,这样的人物除了虫爹自己,根本不能复制的惟妙惟肖。当然,这不是给我OOC找借口,我只是想说,如果文中的叶修不是大家认识的叶修,不是那个大家热爱的叶修,那是我的责任,但绝对并非我对他无爱。

最后:故事写着写着就特别纠结………………越来越没有自信了OTZ
故事发展也好纠结………………捂脸。

评论(3)
热度(28)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