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叶蓝#破镜重圆

※50粉点梗之破镜重圆
※CP:叶修×许博远【叶蓝】
※前作连接:脑残粉的可怕…
※特别鸣谢:感谢 @殷墟 姑娘提供的脑洞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点梗真的特别棒,有种命题作文感,让我一下子脑洞大开了。
虽然这样说,但是写起来总觉的好OOC,我的能力有限真是对不起各位。
很感谢所有愿意阅读这篇文的各位。

【注意:私设如山,OOC严重,请谨慎阅读

顺便推下叶蓝的一首歌:【全职高手·叶蓝】走来←最近洗脑就用这首,超美。

※※※※※※※※※※※※※※※※※

【叶蓝】破镜重圆

 

许博远与叶修分手的第315天,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许博远被叶修抛弃的第315天,G市阴霾的上空飘洒着蒙蒙细雨,根据早间新闻播报,午夜后很可能转变为热带风暴。蓝桥春雪如往常般带着新手团刷百人副本,全年无休的一如既往。突然,天空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夜空,就在雷声接踵而至的瞬间,许博远所住小区的灯火,连同他电脑的荧屏一起没了光亮,只有那隆隆作响的雷鸣经久不息。

许博远狠狠的摔了一把鼠标,还有13%,就差13%,他们这一个星期算是白忙一场。正在他愤愤不平的估算着百人团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能坚持多久,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哎,真是倒霉。”许博远心中叹气,随手拿起手机,估计是春易老打来的电话,也没看来电显便接了起来。

“会长,我这停电了。”许博远说的有些不甘,他们这百人地图打到现在,是第一次有望通关,却赶上这时候掉链子,他许博远算是倒霉到家了。

“哦?”对方听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后稍微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轻轻地笑了出来。“害怕不?”

有那么一瞬,许博远有些恍惚,虽然被电波干扰的变了声调,但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却如此熟悉。它不是春易老那有些沉稳且略显威严的声调,亦不是平时邀许博远同城小聚的蓝溪阁精英,而是一个让许博远又爱又恨,又厌又想的声音。

“有多久没听到了。”许博远不禁自问,他茫然的抬起头,越过无尽的黑暗看向墙壁,那里有一个挂历,从叶修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他每天在上面打一个圈,现在算来,已经满满的315个了。

“哦,原来这么久了。”他了然一笑,深深的吸了口气,握在手中的手机被攥的更紧了。他开始回忆那短短的几个字,一种沉寂了许久的悸动爬上心头,突然消失带来的惊愕,毫无音信带来的苦楚,再次出现激活的喜悦,化作一汪春水,激活了丢弃于心底角落的期待。就在这一刻,许博远凝视着虚无的夜空,眼睛中闪烁着清亮的光,他缓缓地开口,语气甚为平静。“叶修?”

“是我。”电波中的声音回答道,一如既往的慵懒,带着随性与温和。

“是吗,真的是你。”许博远微扬嘴角,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兴奋,他并未如怨妇般歇斯底里,也不想将孤独的苦寂倾吐而出,他小心翼翼的,语气平和的,甚至不带有一丝责备的开口问道。“我是你的恋人吗?”

就这一句话,却换来了电话那一侧的沉默,足足的十秒钟,许博远只听得到窗外宣泄的雨声,以及电话里茫然的寂静。其实,仅仅是一个问题,叶修不会如此沉默,但对许博远的了解,却让叶修感觉到了异样。要知道,即使大局观与协调性出类拔萃,即使为人仗义、个性体贴,但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崇拜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的精英剑客,绝不是哪家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会云淡风轻的对消失多时的恋人笑脸相迎,一句“我好想你”的娇滴滴言论,就直接扑进分隔多时的恋人怀中。许博远用这样有别常态的方式面对自己,以叶修浸淫战术十数年的功力,已经猜出他八九分的心思来了。

“小蓝,你听我说……”叶修思量再三,决定不走对方套路,先要避其锋芒,用简短的话语陈述情由,结果一定比失了主动来的要好。不过显然这种方法并不奏效,情场不比荣耀场,若是荣耀,叶修猜错八分,也终究能凭借“荣耀教科书”的功底化险为夷,但这情场叶修也是新手,想让对方配合自己,也要看对方愿意与否,那其中的心理战,终究是小白新人不太熟练的。

所以,当许博远以“说清楚”三个字冷冷打断叶修的陈述时,一时无可奈何的荣耀大神,也仅仅用“嗯”的一声表示了肯定。

“是吗!”许博远轻笑了一声,郁结在心中的闷气烟消云散。如果叶修继续顾左右而言他,如果叶修没那么果断而坚决,那么他的这份轻松,终究会被歇斯底里取代吧。他很庆幸,庆幸叶修还是那个叶修,庆幸他所爱的人始终未变。

“那么,我们分手吧。”短短的几个字让许博远耗费了全部的力气,当最后的尾音滑出喉咙的瞬间,外面极尽的半空划过一道闪电,清晰而刺耳的轰鸣声吓了许博远一跳,重重跌落于地的手机屏幕摔的粉碎。

“今天还真是倒霉到家了。”许博远无声的呢喃着,一滴泪顺着眼角奔流而下,两滴、三滴、四滴,在他低头去捡手机的过程中,无数的水滴如雨点般跌在地板上,吓得许博远呆立当场,任凭泪水一滴滴落下。

 

许博远与叶修的关系是如何开始的,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莫名其妙。那一日午后,他接到了偶像的电话,迫不及待的跑去蓝雨总部,却在门口撞见了叶修。那个不修边幅,一脸随性的男人微扬嘴角,随手招停的出租车便带着他俩一起奔赴了机场。

直至坐上飞机,许博远仍然如坠梦中,他凝视着舷窗外广阔无垠的天空,才有了离开G市的真实感觉。后来,他跟叶修去了B市,听说那里是他的老家,但从始至终他都没见过叶修的家人。他在环境清幽的小区内买了套越层,两个人就那么窝了大半年。偶尔叶修会出门,但宅习惯了的许博远却全心扑在公会上,甚至连叶修去哪里,做了什么这些事都未曾过问。

其实,许博远也曾想过问一问,两个人稀里糊涂的就住在了一起,谁也没说一句喜欢啊,爱啊什么的,纵使偶尔亲个激烈有余,情调甚浓的吻,但再进一步的关系就戛然而止,以至于到后来,许博远也懒得去追究那些若有似无的暧昧中究竟蕴含了什么。

真正确定关系的时候,是蓝雨迎来又一个夏天之时,联盟顶不住舆论的压力,最终开放了团队语音,喻文州的短板没了,剑与诅咒的配合更加锋利,机会主义者咬死了微草的未来,蓝雨的小剑客扛住了诡谲的魔术师,蓝雨再一次阻挡了微草夺冠的路,延续了客场夺冠的神奇魔咒。

那一日,许博远只记得自己很兴奋,从微草主场体育馆回家的路上,一直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说了多少“黄少太帅了”,夸了多少“小卢太棒了”,连他自己都记不清。然而,有一件事他记得很清楚,当他第N次喊出“黄少我爱死你了”的时候,身侧默默走着的人突然停住了,他抓住他那仍挥舞在半空中的手,十分认真的看着他转身,用一种似笑非笑的温柔问道:“那我呢?”

许博远稍微有些愣神,一时间无法反应。他们俩四舍五入的算来也同住了一年,虽然有过亲吻,但也仅止如此,那些“为何接吻”、“为何住在一起”的疑问,早在随遇而安的一年时光中消失殆尽。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恋人未满的友达以上,这些对于许博远来说已经足够,他并不奢望还能拥有什么更加切实的关系。

其实,若问许博远是不是喜欢叶修,这件事早在很久以前便已经可以肯定。他不是一叶之秋的忠实粉丝,亦不会对斗神叶秋有任何敬佩之外的狂热喜爱,但是叶修,不是叶秋,那个操纵着君莫笑,在他的生活中搅弄风云的散人,不是高高在上的荣耀教科书,不是叱咤风云的荣耀斗神,对于许博远来说,叶修是活生生的,可恨的、可恶的,却又那么的令人执着,令人神往。他不会因叶修创造的奇迹而转投他的门下,成为他无可厚非的拥趸,但是他想要支持这个人,让他能尽量的为所欲为,随性而活。如果说许博远对黄少天的执着,是一种对偶像的绝对崇拜,那么对于叶修的迷恋,则是一种有别于崇敬的痴狂。那是爱,无可厚非的爱,许博远从未有一刻怀疑过。只是,他深明自己的感情,但是叶修呢?他不知叶修的想法为何。他如何看待两人相处的暧昧一年?他又如何理解那些温柔而甜腻的亲吻之后,不着痕迹退回原地的两人关系?“那我呢?”他如此疑问,是对他爱的试探?亦或者仅仅是日常的揶揄,许博远完全思考不来。

“那你呢?”理不顺自己脑中的乱麻,许博远放弃了思考,将一切的结果踢给了对方作答,那个让自己从兴奋的巅峰跌入无尽烦恼的家伙,自己去理顺这让人头痛的关系吧。

“我以为我一年前就给你答案了。”那人并未疑惑,也未做半分迟疑,他拉近了两人的关系,在许博远耳边呢喃。“你知道,咱们国家比较含蓄。”

“大神你又说笑。”许博远闻言微扬嘴角,发自内心的嘲讽起来。“你还懂得含蓄?”

“小蓝啊!”叶修轻叹出声,气息撩过他的耳畔,带着难以抑制的酥麻。“我可是很喜欢你哦。”

有那么一瞬,许博远的眼前突然一花,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紧紧的抱住了叶修。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他只记得叶修落在背后的轻抚,温柔而令人心安。

 

那之后不久,许博远跟叶修去了英国,那是第二届荣耀世界联赛举办的地方,也是叶修送给许博远定情戒指的地方。在那个远离故乡的异国土地上,他与叶修真正的成为了一对恋人。

然而,幸福的美好生活并未从此刻开始,两人本应起步的未来在尚未旅行几日便划下了句点。当许博远从空荡的大床上醒来的时候,无论是叶修的身影,还是那残留在被褥上的温度,都随着叶修的消失而荡然无存。起初的几日,许博远以为他是出门办事,只是走的匆忙忘留下信息,那个时候的他还对叶修充满了信心。然而,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失,他终于逐渐认清了事实,那个突然消失,了无音信的男人,也许已经弃他不顾了。于是,在恋人消失无踪的半年后,许博远像逃跑一样的离开了B市,远离了那个他们一同生活过的,充满了温馨回忆的家。

回到G市后,许博远更加积极的投身入蓝溪阁的建设与扩展之中,除了必要的吃饭与睡眠外,几乎全天都耗在电脑前,带副本、管新人,还自愿到新区去做教导小白的纯教官。与此同时,他拒绝参与一切可能跟兴欣扯上关系的活动,无论是争夺野图BOSS,还是荣耀年终岁尾的大型活动,只要是团队对抗,他都退居二线,从来不跟兴欣的任何人打照面。对此,春易老也算体谅,不太赶鸭子上架,这让许博远十分感激,在其他工作上做得更加卖力。

 

转眼数个月过去了,这时间真是治疗失恋的良药,比方许博远,最近对被抛弃一事也开始释怀。那本就是遥如星辰的存在,肯为自己编织一场梦一般的邂逅,结果只能感激,又怎能怨恨呢。

许博远不是拿的起放不下的人,怎么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总是斤斤计较实不应该,自然也不想纠结下去。因此,他已经准备扔掉墙上的日历,把更多的经历投入到工作中,尝试从新面对以往逃避的,不愿正视的,从而走出过往,抛弃迷惘。

然而,就在他志气满满的想要从头再来,回到没遇到叶修之前的生活时,那个自己想要抛弃的“过去”却又若无其事的重新蹦了出来,悠哉悠哉的给他打了个电话,再一次动摇了他的决心。

“真是混蛋。”许博远冲着漆黑的角落咒骂一声,将自己狠狠的丢进柔软的床铺里,他决定睡觉,不再想那个令人气愤的卑鄙之人。

 

清晨的一缕阳光投入房间,斜斜的射在许博远脚边,他低吟着翻了个身,将被子蒙在头上,打算继续一会美梦。然而,天不遂人愿,房门突然砰砰砰的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是节奏分明,仿佛有谁在上面敲打着鼓点。

“谁啊!”许博远极不情愿的起身,揉着惺忪的睡眼出来开门,昼伏夜出的修仙生活让他养成了良好的起床状态,因此被惊扰美梦也不会暴跳如雷。

但是今天,他这常年以来养成的好脾气是没办法展现了。当他打开大门的一瞬间,还未看清门口似曾相识之人的样貌,那网游中练出来的,虽然不及职业选手,但是也是网游个中高手的手速瞬间爆发,条件反射的狂甩上门,已经被新人小白消磨的脾气瞬间回归了本体。

“滚!”就一个字,说话的音量与力道都极具分量,即使许博远自己听了,都有点震耳欲聋的感觉。然而隔着道门,这种极富爆破性的低吼只能伤友不伤敌,门外之人看他关门,便继续富有节奏的敲起门来。

“叫你滚,没听见啊。”许博远再吼一声,但是敲门声依旧,那富有艺术性的轻缓节奏,让已经全然清醒的他不再感觉烦躁。

许博远在门口站了一分钟,那敲门声便不见急躁的坚持了一分钟,许博远叹了口气,知道门外之人是要跟他持久战,反正他不用出门,也不在乎对方耗多久,他乐得听那节奏的鼓点律动,便自顾自的忙他自己的去了。

昨天夜里停电,他没有好好洗澡,这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冲个凉。即使阴雨绵绵,G市的夏天也是燥热难耐的,他走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顺便洗了洗头发,大概用了十五分钟,等刷完牙,洗好脸,出来用微波炉热牛奶的时候,墙上的指针正好指向7点钟。

往日这个时间已经是各上班族出门上班的时候,许博远家门前的敲门声仍未见停止,所有走过许家门口的邻居都不免疑惑的看向这边,但敲门人不觉尴尬,仍然持之以恒的敲击着,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连续不断的敲打了三十分钟,毅力实在惊人。

当指针指向7点零1分的时候,许博远实在坐不住了,他满脑子都是敲门者那漂亮而修长的手指,还有那荣耀战场上杀伐逐鹿的酣畅。他开始后悔了,他怎么能让一个职业选手,哪怕是退役的职业选手做这种事,那双手的价值绝对不应该用来敲门,以前不应该,现在不应该,以后也不应该。想到这里,许博远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刚热好的牛奶都没来得及喝一口,便急匆匆的奔到门前,毫无预兆的打开了家门,将又一次企图落上大门的,那双无比好看的手握在了手中。

“你有病啊。”许博远没好气的骂道,对方闻言微微一笑,吐掉了口中还含着的小半块棒棒糖,只手搂住了许博远的腰,整个人贴了上来。“是啊,来看病的。”

下一秒,夹杂着草莓味糖果的热吻席卷了许博远的口腔,他想要闪躲却无力挣扎,出于自尊他还想说服自己去厌恶并痛恨眼前之人,但那残存的痴迷与热恋却攻陷了他的心。他会给叶修一拳,狠狠地打在他满眼笑意的脸上,但那绝不是现在,绝不是这个让他想起初次接吻味道的现在。

 

许博远最终还是给了叶修一拳,打的不算重,但是绝对不轻,连带着咬破了对方的嘴唇,以至于这个草莓味的重逢之吻覆盖了浓浓的血腥气味。

“我能解释吗?”叶修叹了口气,许博远竟然用带着戒指的那只手打他,要不看在分隔多日,他的戒指还没摘,他可真的要生气了。

许博远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他们俩已经不是在大门口腻腻歪歪的样子了,在又一个邻居充满诧异的经过门口,一脸狐疑的望着二人时,许博远才瞬间清醒的赏了叶修一拳,随后二人才终于分开,移动到了许博远家的客厅。这里已经不会再有闲杂人等了,他俩也算可以正常谈话了。

 

“我没想失踪。”叶修刚一坐定,便开门见山道。一边说着,他还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许博远面前。

“世邀赛结束后,我心想我这为国争光的功劳也够大了,便回家跟我爸摊牌,想着老头子若是一高兴,这事也就答应了。因为太高估老头子的容忍力,我就没跟你交代,心想着给你一个惊喜。”叶修叹了口气,继续说:“可没成想,老头子听了我的话后差点没犯心脏病,二话不说就叫警卫把我按在地上,用捆重刑犯的物件把我锁了,扔进了附带密码和指纹识别的地下室里,一困就是两个月,连送饭都是用小气窗啊。”

“真的假的。”许博远闻言震惊,可当他看到叶修递来的照片后,那种虚幻的有些不切实际的言论却硬生生的真实了三分。

“当然,地下室条件也不错,高床暖枕,冬暖夏凉,没网络但是有电视,偶尔还有电竞报纸看。”叶修说着靠向沙发。“嗯,我妈给我买的。她总劝我,让我听我爸话,还说关我几天冷静冷静,想通了就能把你忘了。”这样说着,叶修抬眼望向许博远,微微苦笑了一下。“有时候我觉得,我挺对不起家里的,但只有你,我既不会忘,也不会后悔,而且我相信,他们不放我,你也会等着我的。”

“别自作多情,我已经把你忘了。”许博远心虚的撇了头,他是真想忘了叶修,也做足了抛弃过去的准备,但能不能真的做到,这一点从刚才他对叶修的眷恋就能得出答案,理想永远都比现实丰满,但是他不可能活在理想中。

“后来我跟我爸谈妥了,我们各让一步,他给我布置一项任务,我能在一年内完成,他就认同我,若我完成不了,我就要放弃你。”叶修不理许博远的口是心非,只是在脸上勾出一抹了然的笑容,他极为认真的看着许博远,仿佛面对荣耀竞技一般。“想着让他们认同,我便加倍努力,一年的时间都嫌太长。不过,这个考验虽然是给我的,但同时也是给你的。”

“给我?”许博远疑惑的呢喃了一句,换来了叶修更加柔和的笑容。“一年的时间,你是否就会抛弃我,这是他们想验证的另一件事。”

“一年的话会不会太短。”许博远闻言叹了口气,真的嫌弃一年太短。

“是啊,毕竟想要忘记我,花一辈子也做不到吧。”叶修一边自信满满的说着,一边起身蹭到了许博远身旁,见惯了他不要脸模样的许博远虽然一脸嫌弃,但却不着痕迹的向叶修的方向挪了挪。

“你太自恋了。”许博远嘴硬道。“我已经开始忘了。”

“是吗?”叶修闻言拉起许博远的左手,端详着修长手指上熠熠生辉的戒指。“那我只好让你再一次记住我了。”这样说着,温热的唇落上那骨节分明的左手无名指,在闪耀的指环上烙下了恋人的痕迹,轻柔而温婉的宣告着他的另一半的回归。

许博远凝视着叶修的动作,并未作出任何回应。然而,此刻的他早已心知肚明,早在昨日的那个雨夜,亦或是几月前逃离B市的夜晚,甚至是早起后只留下落寞孤寂的他自己之时,他都没有一刻忘记,忘记那叱咤风云、荣光加冕的巅峰之王。

FIN.

※※※※※※※※※※※※※※※※※

评论(5)
热度(156)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