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高乔#图书馆恋情(上)

※50粉点梗之图书馆恋爱纸条
※CP:高英杰×乔一帆【高乔】
※特别鸣谢:感谢 @麦瑟尔夫 姑娘提供的脑洞
※后篇连接:【高乔】图书馆恋情(下)
※番外连接:【高乔】我们的初恋(番外)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注意:故事中有隐含【韩叶】剧情,但是如不萌此CP完全可以当成相克属性阅读。

首先:真是太抱歉这篇文写的十分不顺利QwQ,故事没情节、没内容、没跌宕起伏,完全流水账,我对不起点梗的姑娘。
其次,虽然是高乔,但是高英杰好像全程都小透明了………………再次表示对不起。
最后:本来觉得这个设定可以写写其他CP的故事,已经有这种打算了,但是发现这篇故事写的好枯燥………………我已经半放弃这个念头了。捂脸。真的很抱歉。
以上,请嫌弃我!
【注意:私设如山,OOC严重,请谨慎阅读】

※※※※※※※※※※※※※※※※※

 

【高乔】图书馆恋情(上)

 

乔一帆是荣耀高中二年1班的另类,一个抱着文学名著,混迹在埋首理、化、生题海的学生间,专心写名著读后感的另类。其实,当他还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时,除了语文与化学外,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只能用马马虎虎来形容,能考入荣耀高中,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可能透支了毕生的运气。所以,在进入荣耀之后,乔一帆的生活并不是很如意,甚至可以说有点惨淡。

作为优等生汇流入海般云集的地方,荣耀高中从不缺出类拔萃的人才,那些在各方面都有才能得优质学生,是每个老师极为重视的焦点,像乔一帆这种中流偏下的成绩,完全没有招老师待见的可能。当然,如果乔一帆是个没心没肺,甘于如此的孩子,那么他的生活便不会如此疲惫,但他偏偏不是。乔一帆在事业成功但异常忙碌的父母影响下,并未生成叛逆而自以为是的个性。相反,他十分乖巧且有上进心,虽然努力的效果并不出类拔萃,但他并未放弃。其实,对于他的敦促,他的父母给的不多,无论是孩子一直中流的成绩,还是他破天荒的考入了荣耀高中,父母都未曾发表意见,评说功过,只是淡淡的说一句“继续加油”便不了了之。

可以说,乔一帆在很多孩子都艳羡的不受父母压力管制下自由的成长,但原生于性格中的大局观却代替了父母的管制,成为其自我敦促的动力。想要追赶父母的脚步,想要获得父母的认可,令他逐渐逼迫自己迈入了绝境,而当他回头去望时,竟发现这一路上连个谈的来的朋友都没教下。

后来,高中例行的分班选科终于到来,乔一帆并未犹豫,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平均成绩更差一些的理科班,原因仅仅是想要如父母一样,成为一名生物学科研工作者。然而,这样的选择对于他来说却并不明智,在分班后第一次月考成绩下来后,本来尚在中游的乔一帆,一下子跌到了班级的倒数几名,别说物理、生物成绩令人唏嘘,就连化学成绩也并不十分理想,以至于他很快就后悔自己那草率的决定了。不过,没人能在这个时候给予乔一帆更多的帮助,无论是那拥有血缘,但是一年见不了几面的父母,还是那三尺讲台之上,被誉为人生导师的教职人员。他们或注重科研胜于亲子,或注重优等生胜于吊车尾,终究没有人能指点他迷津,解决他面临的困难。因此,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乔一帆的压力越来越大,他日渐迷惘,在校园中如行尸走肉,完全感觉不到人生还有怎样的乐趣。

 

不过,考上了荣耀高中这件事显然并未用光乔一帆他毕生所有的运气,因为升上高二后的某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了其现有生活,并指引他寻获了幸福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十分平常的午后,小组长肖云很不客气的将一叠日记本扔给了乔一帆,毫不客气的指使他送去语文教研室。乔一帆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站了起来,捧着那叠日记本出了门。

刚到班级门口,乔一帆就跟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毫无防备的冲撞让日记本撒了满地,随后就听到肖云在教室里大喊起来:“乔一帆你怎么回事,干点活还要代价是吧。”肖云说的极不客气,他的位置没看到乔一帆被人撞了,只以为他是不满自己指使,暗中拿笔记本撒气,这说话的语气自然非常差劲。

乔一帆闻言想回头解释,就看到一群学生在抬头望他,有看见他被人撞的,也有没看到的,但无论是谁,都没提他说上半句解释的话,只是用冷漠而毫无情感的视线望着他。乔一帆微微一愣,心中不免悲凉,解释的话如鲠在喉,却终究吐不出半分。他只有背回身来,不去看那些冰冷的视线,正要俯身捡掉在地上的笔记本,撞他的人已经捡好,并递到他的面前。

“抱歉,一帆,我太着急了,没看到你,有没有受伤?”撞他之人是高英杰,班主任王杰希的得意门生,备受期待的化学天才,教室里永远的第一排学生,分班之后直到现在,跟乔一帆说话不超过五句。这样头顶光环的优等生,以亲昵的“一帆”来称呼乔一帆,这令被称呼之人不禁一愣,在看到那略带歉意的温和笑容,心底深处猛的颤了一下。

乔一帆实在不知用什么表情面对高英杰,他像抢一样夺过他递来的日记本,连声谢都没说便转头跑了,那百米冲刺的架势要是让体育老师韩文清看到,也许会力邀他进校队也说不定。

高英杰望着早已没有乔一帆身影的走廊有些恍惚,空空荡荡的双手指尖,尚还留着对方夺取日记时,不经意碰触落下的微凉,他低头看了看双手,小心翼翼的握紧了拳头,在心中默默的记录了那冰凉却舒爽的触感。

 

不知高英杰在走廊上独自失神,乔一帆奔出两层楼才稍稍缓好了心神,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落荒而逃,现在反思起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糟糕。“忘记道谢了。”他在心中自我反省,脚下却片刻没停,三楼楼梯口第一间就是语文教研室,他已经站在了门前。

“咚咚咚。”轻柔而有礼的敲门声在走廊上响起,此刻是午休的睡眠时间,即使不是上课,也没有学生会在走廊上喧哗,这种力道的敲击声很容易便会传进室内。然而,并没有人应门回话,睡眠时间的教研室里一定会有老师,毕竟大家要准备下午第一节课的内容,没有人在的教研室几乎没有。因此,乔一帆再次敲了敲门,见仍未有回音便去转门把手,轻轻一扭一推,教研室的门果然开了。只是,开门的一刹那,伴着门风迎面扑来的烟雾迷入了乔一帆的眼睛,烟草那浓重的呛人味让他咳嗽不已。直至此刻,乔一帆一下子心里清明起来,他大概知道教研室里留守的老师是谁了。

在乔一帆刚刚进入荣耀高中时便听说了一个传奇,一个年仅28岁就带出三年全一本毕业生的校园神化;一个除本职语文外,数理化、生史地、音体美全科都能教的不思议教师;一个桌椅板凳、电脑电灯、窗户大门无所不会修的万能人才;同时也是一个校园规定、规章制度全部破坏殆尽的混世魔王,荣耀高中就是有这样一个老师,他散漫、随性、毫无干劲,但在谈论文学时却熠熠生辉,他不算奸懒馋滑,但也相去不远,却没有一个学生厌恶他,没有一个家长不信任他,那个永远能教出最好的学生,永远能发掘学生优点的老师,他让荣耀高中的领导深恶痛绝,又让他们如获至宝,即使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也从来没想过要辞退他。他叫叶修,一个真正的奇迹。

不过,乔一帆很清楚,这个奇迹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他不是叶修的学生,也未被他点拨过,作为荣耀的一个理科生,永远不会被一个文科班主任指点迷津。于是,即使被烟草呛的咳嗽连连,即使目睹叶修光明正大的违反校规,常年养成视而不见习惯的乔一帆仍未多话,他默默的将日记本放到自己班语文老师的办工桌上,转身便要离开教研室。

“是你啊。”叶修微皱眉头寻思了半刻,突然间恍然大悟的叫住了乔一帆。“高一时写升旗稿那个。”

“老师还记得?”乔一帆微微一愣,心中有些惊讶。自己的成绩并不突出,就算是语文也仅仅是中等偏上,叶修在他高一时带高三,按理说不可能注意到他这种成绩平平的学生。

“那稿子写的不错。”叶修微微一笑,抽了口烟。“我以为你会选文呢,有点可惜。”一边说着,他将仅剩的一点烟头扔出窗外,就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怒吼:“叶修,你又在教研室里抽烟。”

“糟糕,被发现了。”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叶修反射性的缩了缩脖,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向门口的乔一帆,并在掠过他身边时塞了本精装版的《麦田的守望者》给他。“有空看看,挺适合你的。”一边这样说,叶修眨了眨眼。“别跟别人说见过我。”

“等……”乔一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一愣,本想再说些什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想必是窜上四楼想办法逃生去了。

乔一帆一个人站在教研室门口有些尴尬,教研室里除了叶修再没别人,现在他这一跑,留下个没锁的教研室,这乔一帆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着实有些为难。

不过,乔一帆并未为难太久,严格来说,他连三十秒都没为难上,就有人来替他解忧了。韩文清,荣耀高中体育教师,与叶修同年入职,大学时期曾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后因伤退役,荣耀高中唯一能制服叶修这混世魔王的存在。有很多人曾戏言,韩文清要不是当了体育老师,就凭他散打世界冠军的称号,估计能拉起一帮黑色势力,做个叱咤风云的江湖大哥。但这只是笑谈,了解韩文清的人都知道,他就算不做人民教师,也绝对会从事警察、消防员这种正义感极强的工作,绝不会去参加不入流的黑恶势力,也不会做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没错,韩文清正义感太强,以至于从认识叶修开始,便与这个懒散、随性、任意妄为的家伙斗争了十年,要不是韩文清一夫当关,这荣耀高中的风气指不定就被叶修带跑偏了。

韩文清急速转过三楼的楼梯拐角,便看到乔一帆左右为难的呆愣在教研室门口,他心下已是了然,走过来叹了口气。“回教室吧,这里我看着。”

乔一帆心中一喜,马上跟韩文清行了个礼,抱着那本《麦田的守望者》,道了声“老师再见”就跑回了教室。

 

自从这次机缘巧合的邂逅,乔一帆与叶修偶遇的机会直线增加,他跑去没人光顾的小树林时,经常能看到叶修躲在那边偷闲,美其名曰除草,其实是在草丛里翻找小蘑菇,在枯死的树桩旁摘木耳。

“这些真的能吃吗?”看着收获不小的叶修,乔一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于是他的午休,变成了一场生动的生物课,等到乔一帆察觉时,他成了跟叶修一起在草地中翻蘑菇的那一个。

“那本书怎么样?”叶修会在找蘑菇、把杂草的过程中和乔一帆闲聊,这是乔一帆觉得最轻松的时候,他会把叶修推荐的读物感想毫无顾忌的说出来,偶尔还能得到对方的夸赞。“不错啊,小子。”叶修经常这样说,那看上去敷衍但毫无夸张的真诚赞许,逐渐平复了乔一帆无所适从的迷惘,令他在心底凝聚起小小的自信来。

跟叶修混的熟了,乔一帆总算理解叶修的个人魅力所在,虽然自己不是他的学生,但叶修却毫不吝啬的指点着乔一帆的课业,即使不是经常,那些偶尔提点的一二,在乔一帆的细心记录与耐心理解下,终究帮助乔一帆拜托了班级倒数的名次。然而,成长也仅限如此,不是最差但也谈不上好,乔一帆仍然是二年1班中名次不佳,低调沉默还无存在感的那一个。

 

“你有没有考虑换个学习环境?”那一日,月考成绩发下来后,独自躲在教学楼的阴影处难过的乔一帆听到了这样的询问。他闻声望去,便看到叶修倚墙而立的身影,悠闲叼烟的望着远方,看那鸿雁掠过苍穹。“勉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谁都不可能完美无求。”

“老师真是的,明明自己就完美无求。”乔一帆破涕为笑,忍不住出口反驳。

“那可不是,所以老冯嫉妒死我了。”没下线,不拘俗,自信而独立,这就是给他指出全新方向的那个人,乔一帆心中庆幸。

-TBC-

评论
热度(31)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