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双花##韩叶#幸福序曲

注意:此更新主CP为双花,副CP为韩叶。
OOC比较严重请注意避让。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年少恋歌❀系列目录
┣【主双花】两情相悦
【主双花】幸福序曲
┣【主韩叶】欢喜冤家(00)引子
┣【主韩叶】欢喜冤家(01)冤家路窄
┣【主韩叶】欢喜冤家(02)狭路相逢
┣【主韩叶】欢喜冤家(03)良机难觅
┣【主韩叶】欢喜冤家(04)勇者难当01
┣【主韩叶】欢喜冤家(05)勇者难当02
┣【主韩叶】欢喜冤家(06)针锋相对01
┣【主韩叶】欢喜冤家(07)针锋相对02
┣【主韩叶】欢喜冤家(08)针锋相对03
┣【主韩叶】欢喜冤家(09)针锋相对04
┣【主韩叶】欢喜冤家(10)知己知彼01

孙哲平搭乘的飞机降落之时,B市的上空正飘洒着蒙蒙细雨。他望了眼舷窗外,不由的皱了皱眉。一个月前,他也是在这样的雨天中座进飞机里的,看着压抑而粘稠的阴雨绵绵,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厌烦。

当飞机机舱门打开之时,一阵阴凉的空气窜进舱内,孙哲平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很会看形势的女秘书便递过了一条围巾。孙哲平稍稍一愣,紧锁的眉宇稍稍舒展,向秘书点点头后接过了围巾。

那一条围巾带着女秘书惯用香水的味道,不太刺鼻但也并不引人怀想,孙哲平一边围着,一边想起了他的圣诞节礼物。一个笨拙的有些可笑的大小伙子,偷偷摸摸鼓捣了一个多月,才在圣诞节的晚上送给他一条织的歪七扭八的围巾。看着对方有些羞涩但又异常兴奋的目光,孙哲平当即就围上了围巾,一边夸着好暖和,一边连送围巾的家伙一起抱住,就那么相拥在一起,度过了美好而又幸福的圣诞夜。

“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生气。”孙哲平叹了口气,想到那条圣诞围巾,他自然就会想起,那个送他圣诞围巾的可爱恋人,此刻很有可能还在生他的气。

“孙总,您还好吧。”看着一边围围巾,脸色却呈现出多段变化的孙哲平,一项稳重干练的女秘书都不免露出担忧的神色。

孙哲平被这么一问,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在回到公司提交报告之前,他尚且还在工作之中,是不应该被私人感情左右心情的。他微微调整了下心态,恢复到工作时应有的神情,露出了浅笑回答道:“没事,我们走吧。”

女秘书闻言再没多话,很懂拿捏分寸的她微微颔首退后半步,为孙哲平让出了前行的道路。

 

从飞机出站口走出来的时候,孙哲平并未东张西望,这一次回国他只告诉了韩文清,依照那个人的个性,绝对没有闲工夫来接他的机,所以他不用费劲找寻接机者的身影,只是自顾自的向机场出口走去。

然而,令孙哲平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走过接机者的队伍,已经远离出站口的时候,身侧一个身影突然间闪现,在他还未看清的瞬间就给了他脸上一拳。其实,孙哲平这次出门所到之地并不太平,为此孙家特别请了两个贴身保镖一同前行,另外孙哲平本身也练过功夫,反应并不太慢,但是这一下子猝不及防,来人又快又准,一时间三个练家子都没反应,孙哲平这一拳挨的实在结实。

不过,挨揍虽然没跑了,但是对方想跑也不容易,就在反应过来雇主挨揍的一瞬间,身后的保镖瞬间动了,向着施暴者的方向扑了过去。只是两人刚迈出一步,这下一步就说什么迈不出了。倒不是对方多厉害,多有威慑力,而是跟着那个人的另一个人正一脸严肃的瞪着他们。实话说,即使身手不凡,在面对这样有威慑力的面容时,两个保镖仍然显得很谨慎,正是有良好的武功基础,他们才能更为准确的捕捉到对方的杀气,这种杀气十分危险。

“叶修?”面对震撼性十足的对手有些裹足不前的保镖,在雇主一个稍等的手势下如释重负,他们也没询问雇主伤势,只是向雇主身边挪动了半分,以此来言明护主之意,顺势警告对方不要轻举妄动。

“我说过吧,让乐乐哭就揍你。”叶修虽面漏杀气,又准又恨的揍了孙哲平一拳,但打过了就打过了,那一瞬间的杀气如从未有过般消失在慵懒而随性的表情里。他伸了个懒腰,甩了甩因揍孙哲平而疼痛的左手,顺势搭在了身侧面色不善的男人手臂上。

“有点疼。”没有撒娇的口气,依然是那种活不起般的慵懒,男人微微啧舌,粗鲁的抓过那手,却在按摩手指时收了力道,显得尤为温柔。

“他哭了?”孙哲平不在意这种老夫老妻撒狗粮的情路互动,他自有他的关心,那是比吐槽眼前两个不知廉耻的笨蛋情侣更重要的事情。

“他让我告诉你,要跟你分手。”叶修说的云淡风轻,听不出其中是有气还是责备,但落在孙哲平耳中,那话语中承载的不满比叶修怒目而视的瞪他更加可怕。

孙哲平在心中叹了口气,作为半个娘家人的叶修,远比他的恋人加真娘家人都难以摆平。如果说张佳乐的娘家人在接受了孙哲平之后,还是以“劝和不劝离”的心态调停二人矛盾的话,那么叶修就仿佛一个护子心切的苛刻父亲,如果他不能站在孙哲平这边的话,那么他的恋爱之路将从普通难度直接飞升到鬼畜地狱级别,别说通关,可能连再拉拉恋人的小手这种福利都得不到。

所以,即使被狠狠的揍了一拳,即使面对对方慵懒且暗含微怒的说话方式,孙哲平也只能忍辱负重,抛弃了其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狂傲脾性。

“我也是有考虑的。”孙哲平叹了口气,转身看向女秘书。“你们先回去吧,我这边有点事,报告等我这忙完了再说。”

“了解。”女秘书看了眼叶修的方向,又看了看孙哲平挂彩的脸颊,权衡了半秒点点头,招呼着保镖们离开了。说实话,这挂了彩的总经理回公司,无论原因为何,保镖可能都要扣工资,现在避免了这种可能,两个保镖心理还是觉得挺舒服的,自然再无二话,乖乖的跟着走了。

 

孙哲平自己开车带着叶修和韩文清去了经常光临的餐厅,点了包间之后,还没等落座,叶修就狮子大开口的点了一堆名贵菜肴,不管是不是爱吃的都让厨房去做了。孙哲平对此并没拦着,韩文清也只是看着不说话,直到叶修念完了整本菜单为止。

“说吧。”叶修心满意足的合上菜单,根本不考虑那些菜他们吃不吃得完,他慵懒的瞟了孙哲平一眼,便靠向椅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跟他吵架的原因你应该知道了吧!”孙哲平深思了片刻,用这一句话开了头。不过叶修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那天我爸让我去相亲,我没跟他说明白就直接拉人去现场了。那时我爸看我带着张佳乐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我跟女方家人连带我爸摊牌的时候,张佳乐就火了。”孙哲平叹了口气。“之前我爸安排的相亲,他知道了总要自己躲起来郁闷一阵子,我就算知道也无能为力,毕竟我在家里一天,就不能不顾及我爸的面子。可我不能总是看着他自己唉声叹气,也不能总是推掉婚事吧。所以我打定主意跟我爸摊牌,弄僵了也没关系,生计我都找好了,本想着直接拉他走人,结果……”如此说着,孙哲平又叹了口气。

“你脑子就不会转弯吗?”面对孙哲平苦大仇深的表情,叶修还未开口,旁边的韩文清倒先发声了,天地良心,那个耿直的一根筋竟然让别人脑子转弯,估计明天要下红雨了。

“你也不太会转。”叶修微扬嘴角,挤兑了韩文清一句,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前,便调转枪口直指孙哲平。“感情这种事,别只图自己方便,为别人考虑考虑吧。”

“……”孙哲平闻言一愣,他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韩文清,一时间真想吐一句“你还好意思说?”但怎么看怎么不合时宜,所以他默默的闭了嘴。

“很晚了,回家做饭了。”叶修说着站起身,接过身侧韩文清递来的外套穿上,便往包厢外走去。

“咦?可是……”孙哲平话刚出口,已经了然叶修的用意,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一路走好。”

“加油吧你。”叶修没有回头,只是摇了摇手,便大步流星的向饭店外走去。

 

张佳乐气势汹汹的冲进那间他熟悉无比的餐厅之时,领位的服务生吓了一跳,虽然是店里的老客户,但那一副要找人算账的样子让服务生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不会是吃坏了来找老板算账的吧。”领位服务生想到了可怕的可能,一时间迟疑着不敢上前询问,只能眼睁睁看着张佳乐驾轻就熟的冲进了一间包间。

没到半分钟,冲进去的张佳乐猛的又冲了出来,但脚刚踏出门口,便被身后之人一把拽了回去,然后包间门就重重的关上了。

领班服务生无言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怎么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盯着包厢门发呆。作为这间餐厅的资深领位人员,无论是张佳乐,亦或是张佳乐冲进去的那包厢里原有的客人,都是这服务生再熟悉不过的客人,两人都是老客人,而且彼此是朋友,虽然从刚才的动静来看是闹了别扭,但也不是餐厅人员该管的事情。只是……看着关门时气势汹汹的架势,领位服务生有些担心,要是他们在包间里大打出手,那餐厅就不能不管了。

正在服务生纠结的时候,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西装革履的孙哲平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衬衫,抬头望向了领位服务员。“招牌卤味再来一份,河鲜就别上了,单子照开。”

“好……好的。”领位服务员暗自打量了下,觉得两个间的矛盾应该没升级成武力冲突,便应了孙哲平的吩咐,去通知厨房了。

 

原本可能会引发流血冲突的某包房内,一脸愤怒的张佳乐正远程轰炸他的青梅竹马。

“叶修你大爷,你阴我。”张佳乐恨恨的兴师问罪道。

“说什么呢,我只是回家吃个饭。”叶修慵懒的蜷缩在柔软的沙发里,漫不经心的调换着电视频道。此刻的韩文清正在厨房里忙碌,却不忘探出头来,吼叶修坐直身子。

“我去,信你才有鬼,你说,孙哲平给你什么好处了。”张佳乐才不信叶修的信口胡诌,一边用筷子狠戳眼前的卤鸡翅,一边质问道。

“我保证,我就是回家吃个饭。”被韩文清吼了一嗓子,不情不愿的从沙发里爬起来,叶修将遥控器随手一丢,转身踱步进了厨房。

“你别蒙我,骗鬼……”张佳乐依然不依不饶,全不顾及音量的大声指责叶修。只见他的青梅竹马微微皱眉,丢了一句“我要帮老韩做菜,先挂了”就匆匆挂上电话,顺手将张佳乐拉入拒接名单,便去打扰韩文清做饭去了。

“故意的?”韩文清片头看了一眼叶修,顺手将一颗圣女果塞进他嘴里问道。

“唔……可能吧。”叶修随手放下手机,含糊不清的回答道。“那家伙哭起来实在太麻烦了,你也知道吧。”

被他这么提醒的韩文清皱了皱眉头,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张佳乐掉眼泪,便没有接话,继续切他的菜。

“还没好吗?”叶修将下巴搭上韩文清的肩膀,整个人挂在他后背上,碍事的让人想揍人。

“把这些洗了,要不没晚饭。”韩文清拍了下叶修脑门,将一大堆蔬菜塞进他怀里吩咐道。

“太多了吧。”那个两人根本吃不完的量让叶修不禁皱眉。

“反正你闲着吧,就当为明天的庆祝会做个准备。”韩文清塞了菜给叶修后转回身,专心致志的切起菜来。

“庆祝会?”叶修摸不着头脑。

“结婚是大事,要庆祝一下吧。”韩文清淡淡的开口,语调中却隐含了不易察觉的喜悦。

“老韩……”望着韩文清的背影,叶修眨了眨眼睛,突然间抖了下身体。“你有点恶心。”

“费什么话,赶紧干活。”韩文清没有转身,只是低沉的吼了一声,听起来倒是有了几分恼羞成怒的味道。

 

不谈老夫老妻厨房里那闪下人眼的甜蜜互动,单说被诓骗到餐厅包厢里正气鼓鼓的张佳乐这边,因被叶修挂了电话而暴怒值剧增,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孙哲平都有些畏惧三分。

“我说乐乐……”孙哲平这一开口就被张佳乐怒目而视,心中不由叫苦不迭,可还是硬着头破说下去。“我有在好好反省了。”

“哦?”张佳乐挑了挑眉毛,冷冷的质疑道。

“我不该直接带你去相亲现场,这一点我考虑不周。”孙哲平诚恳的说。“我应该邀请他们来参加咱俩的婚礼,这样就不会那么尴尬了。”

“孙哲平你大爷。”张佳乐说着一鸡翅膀呼过来,孙哲平险险的躲开了。

“张佳乐你这就不对了。”看着掉在地上的鸡翅膀十分可怜的成了炮灰,孙哲平脸色立马严肃起来。

“怎……怎么?”张佳乐被吓了一跳,直到刚刚还满脸歉意,态度卑微的孙哲平,这一个鸡翅呼过去就变了脸色,让他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有错你骂我就好,别浪费粮食啊。”孙哲平又看了眼鸡翅膀,痛心疾首的考口道。

“……”张佳乐也跟着他的视线一起望向鸡翅膀,突然想起这家的卤味很是地道,所以孙哲平总带他来,心中对鸡翅膀的歉意也提高了三分,不免诚实的服了软,认真的向鸡翅膀道了个歉。

“你觉得鸡翅膀能原谅你吗?”孙哲平严肃的问道。

“我很诚恳的,应该可以吧。”此时的张佳乐满脑子都是鸡翅膀,也不跟孙哲平置气,坦诚的开口道。

“那我也很诚恳啊,你就原谅我吧。”孙哲平说着凑到张佳乐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我是认真的,我不想让你感到不安。”

“我说,你脸是怎么回事?”本来正是用情话证明彼此心意的时候,张佳乐不说什么“我只是不想你众叛亲离”之类的话,至少也来上一句“我知道了,让我们一起共担未来”什么的才对,但偏赶上他没那言情小说的思维模式,关注点自然十分奇葩。

“这个?”孙哲平摸了摸自己还有点肿的嘴角,扯出了十分无奈的笑容。“刚叶修揍的。”

“我去,不是吧。”张佳乐闻言瞪大了眼睛。“你让个死宅揍了?你也太废物了吧。”

“那家伙好歹也是个户外工作者,到底哪里是死宅啊?”孙哲平有些无语,就算是除工作外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那货也是能扛着行礼翻山越岭的行动派,自己挨揍有什么稀奇的。

“先不说这个,你出差干嘛不告诉我。”张佳乐没去纠结如何证明叶修死宅,反正孙哲平挨揍是事实,究竟是不是被死宅揍的就无所谓了,所以他干脆利落的转移话题,开始兴师问罪起来。

“那不是你在生气嘛,我想等一切都安排好了,再给你个惊喜。”孙哲平有些委屈,叹息声再起。

“你果然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生气的。”张佳乐闻言板起了脸,直盯着孙哲平开口道。“家人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连家人都不肯去重视,我又怎么有信心你能重视我。”

“等等……”孙哲平刚要辩解,却被张佳乐的手制止了。“我虽然很迟钝,不太能注意到周围人的想法,但是我却很清楚,我会成为你家庭成员中的一员,我不想让那个家里只有我们两个,这样就太自私了。”

“那老头很顽固的。”孙哲平说着紧紧握住了张佳乐的手。

“你又没跟他好好谈过,你又知道些什么。”张佳乐说着,用另一只手抚上孙哲平的手背。

“咦?”孙哲平心中一动,转头惊讶的望着张佳乐。

“回去好好谈谈吧,我等你。”张佳乐同样转过头,回了孙哲平一个温柔的微笑。

 

那日后来,张佳乐带着大包大包没吃完的美食跑去了叶修家,很不客气的将食物塞满了冰箱后,驾轻就熟的钻进了他家的书房,理所当然的征用了韩文清的电脑,跟着叶修一起去游戏里刷去了。孙哲平望了张佳乐一眼,知道今晚他是没打算跟自己回去,便索性没去管他,跟韩文清道了个别后就折去他家老头子家了。

孙哲平心里清楚,他一天不跟老头子言归于好,张佳乐就一天不会理他。虽然是个不太善于察觉感情的家伙,但他对情谊的重视却远超于任何人,这是张佳乐的优点,也是孙哲平爱他的原因之一,更是他不想伤害他的根源。

于是那一夜,他做好了被自家老爷子打断腿的觉悟去坦诚他们之间的关系,即使那已经是自己宣布过一次的事情,但此刻他在争取认同,而不是不管不顾的单方面告知。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爸听完他的坦白后十分平静,只是一句“臭小子,你能跟我好好说话了”,便便欣然接受了儿子有一名男性恋人的事实。

孙哲平很是纳闷,他知道他爸挺喜欢张佳乐的,总说这孩子有情有义,招人喜欢,甚至一度想把他跟韩文清都认作自己干儿子,但是这样有违常规的恋爱关系,即使他自己认为光明磊落,但却没想过那平日看起来顽固不知变通的老头子竟然也这样看得开。

“我也跟小韩他们好好谈过了。”孙爸爸对儿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很不满,十分嫌弃的开口道。“乐乐是个好孩子,爸爸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你别欺负人家就行。”

“老头子,你能别叫乐乐嘛?怪恶心的。”孙哲平虽然有时也会叫张佳乐为乐乐,但听他爸一本正经的这样称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臭小子,你再说一遍?”孙爸爸闻言眼睛一瞪,那气势汹汹的架势要是搁在公司里,胆子小的员工都得吓哭了,但孙哲平是什么人,他好歹当了这老头二十来年的儿子,一看他爸要动手,一把抓起沙发背上的西装,二话不说的窜上二楼,将他爸再次笑骂出的“臭小子”挡在了门外。

 

此刻的孙哲平有些激动,他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给张佳乐打电话,但在电话接通的瞬间脑中一片空白,竟然不知要传递怎样的消息给对方。

“谈好了?”张佳乐率先开口,语意仿佛早就料中了结果一般。

“你们早就谈过了?”孙哲平略微有些惊讶,但想到他爸提到韩文清,突然就释然了。“真应该谢谢老韩。”

“客气啥,明晚来的时候带点东西就行,别太寒碜。”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变了,这种说话毫不客气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是叶修。孙哲平无奈的笑了笑,满口答应了准备厚礼。

“那行,明天晚上6点准时来,要不就没你饭了。”叶修说着也不废话,交代了句“打BOSS呢”就挂断了电话,独留孙哲平一个人呆呆的听着电话中的忙音。

“真是的,连句谢也不让我说。”孙哲平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嘴角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叶修挥拳时的模样还记忆犹新,但他此刻的内心却一片清明。他知道,当自己打算破釜沉舟,亡命天涯的时候,狠揍了他一拳的朋友,正联合着他挚爱的那个人,实实在在的维护了他的家庭。

❤❤❤❤❤❤❤❤❤❤❤❤❤❤❤❤❤❤❤❤

【番外】

随手招停了出租车,一直没怎么言语的韩文清皱起眉头开口道:“撒气也别浪费食物。”

“我哪有?”叶修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回嘴道,顺便从韩文清口袋里摸出手机打给了张佳乐。“乐乐,来老地方,请你吃饭。”

电话那边显然有些惊讶,可能问他怎么这么好心。

“说什么呢,兄弟心情不好,请顿饭怎么了,109,快点啊。”

 

“你这样,他肯定找你算账。”接过叶修递回来的手机,韩文清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是你说别浪费的。”叶修不满的瞪了眼韩文清,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这可是用心良苦,既避免了浪费,又能摆脱麻烦,一举两得。”

“是啊,你真聪明。”见惯了叶修强词夺理的模样,韩文清懒得跟他强辩,毫无感情的棒读着附和道。

“一点诚意都没有,罚你今晚做饭。”叶修显然看出了韩文清的敷衍,极为不满的开出了罚单。对此,韩文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这让被无视的叶修更加不愉快。“喂,我说,你听到没。”

“哪天晚上不是我做饭?”韩文清扔出了现实性的问题,一下子让叶修的罚单开的毫无价值。

“那就罚你一辈子都要给我做晚饭。”叶修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误,瞬间扔出了更咄咄逼人的要求。

“你觉得……”说着,韩文清轻轻的叹了口气,一把抓起叶修的左手,将他拉近自己怀中,并用另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那无名指上的指环。“除了你之外,我还会给别人做晚饭吗?”

被这举动吓了一跳,叶修最终是安静了下来,此刻的他变得乖巧温顺了许多,任由那无比熟悉且强壮精干的手指摩擦着他的指尖,交换着彼此的温度。

 

城市的夜色逐渐浓厚,穿行于霓虹街头的出租车内十分宁静,只有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内心复杂,夜班本就空虚寂寞,偏偏被对男性情侣喂了一大口狗粮,这让他孤独的心灵受到了沉重的会心一击。

❤❤❤❤❤❤❤❤❤❤❤❤❤❤❤❤❤❤❤❤

评论
热度(29)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