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告白【修正v2.0】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韩叶】告白
┣【韩叶】请客风云
┣【韩叶】关于我的极品上司#微博吐槽体#
┣【韩叶】为极品上司正名#微博吐槽体#
┣【韩叶】如果叶修喜欢你……
┗【未完待续】

前言:OOC注意,两人心理年龄估计都不超过五岁。

 

【修正声明】
经过修改,升级为2.0版本。

 

 

韩文清跟叶修告白的时候,叶修手里正攥着半个鸡腿,那是在世邀赛凯旋而归的庆功宴上。联盟十分大方,为了借国家队众选手之势向社会宣传荣耀联赛,确保荣耀竞技的电子体育竞技形象,根除社会的“游戏为电子海洛因”的思维,特邀请各国家队选手所属俱乐部,一起举办了“促荣耀发展,扬中华国威”的荣耀论坛活动,世邀赛庆功宴就是论坛的开幕酒会,韩文清作为霸图队长,霸图的精神领袖,是受邀的重中之重。因此,即使婉拒了世邀赛邀请,韩文清仍然出席了庆功酒会,并在大庭广众之下冷不丁的向攥着半个鸡腿的叶修告了白。 

张佳乐的酒杯直接掉在地上摔碎了,黄少天举着披萨就往鼻孔方向怼,李轩楞楞的瞪大了眼睛,方锐被吓的向后撤了撤身子,正撞上路过他身后,同听到这告白而发呆的唐昊,以至于现任荣耀第一流氓那看起来十分昂贵的西装,饱尝了五星级酒店厨师烹饪的什锦炒面。另一边,苏沐橙十分惊讶的拉了拉楚云秀,对方毫不客气的拧了把肖时钦的胳膊,听到一声“哎呦”才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比起这帮老对手那种沉不住气的慌张,联盟四大心脏之一,与韩文清做了多年队友的张新杰就显得沉稳多了。他推了推眼镜,不慌不忙的举起叉子,瞄准面前餐盘中的上等牛排,一叉子扎在了离餐盘有点距离的王杰希的右手上,导致对方左手不自觉的一扬,半杯葡萄酒一点没浪费,全泼在喻文州脸上了。周泽楷默默地目睹着世邀赛上叱咤风云的中国队步入混乱,万分艳羡的瞥了眼身侧正大快朵颐的孙翔,羡慕他那联盟第一单纯的内心,完全没发觉此刻餐桌上那令人食难下咽的气氛。 

其实,韩文清选择的告白时机非常讲究,他没在人多眼杂的庆功宴初就抓住叶修来个真情告白,也没在获奖感言及推广活动发布后的宴会祝酒环节凑上来扔定时炸弹。他这次告白选择的时机是在餐会开始之后,各部门分宾主落座,商人们上酒桌谈生意,国家队单独一桌尽情吃喝的时候。他以霸图队长,十年荣耀老将的身份不着痕迹的凑到国家队这边,不知不觉在叶修身边挤了第十五个位置,无视了叶修那句“咦?老韩,你怎么在这?”,心安理得的与国家队众人同吃同喝起来。 

叶修见韩文清不答他话,便嘲讽满点絮叨起来,什么“不会是你们那桌要自费,跑这蹭吃喝来了”、什么“你坐这吃别人怎么吃啊!”、什么“老韩你别只吃肉,也来点蔬菜啊!”、什么“不是我不喜欢吃,我是为你好啊!”之类的,堪比黄少天对上周泽楷,画风极为诡异。 

“说够了没!”当叶修絮叨的连黄少天都想让他闭嘴的时候,韩文清终于动了动眉毛,瞪了叶修一眼,毫不掩饰的威严霸气十分震撼,连见惯了世面的荣耀教科书都倒吸了半口凉气。 

不过,跟韩文清打了十多年交道的叶修也不是一般人,心里犯怵倒是真的,气势上不屈也是习惯。再说了,韩文清瞪他也不是一次两次,每次都没出息的跪了,他这四冠之主不是白当了,想当年嘉世最落魄的时候,叶修都是调着法的虐各俱乐部,他这骨子里绝不是会被韩文清怂哭的软蛋。 

于是,叶修以故意气韩文清的口吻调侃他,问他为啥自己那么絮叨他还坐得住,难道就那么喜欢自己吗? 

“是啊,非常喜欢。”韩文清停止了扒螃蟹的动作,转头非常认真的看着叶修。而此刻,叶修的手里正抓着啃了一半的鸡腿,思考着如何继续挤兑韩文清。可听到他的回答,竟一时间无言以对,本想好的挤兑之言都卡在喉咙里,艰难的发出了咕咕声。 

老韩这是吃错药了?叶修心底狐疑。按照他对韩文清的了解,平日的韩文清应该来一句“自作多情”;而他则要接一句“那你还坐这干嘛,果然是蹭吃蹭喝啊”;随后他一句“欠揍了是吧”;自己再回句“呦,你确定你打得过我”。至此,话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可能性有二:其一,韩文清拍桌而起,准备挥拳头,而他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到心脏杰身边,以“捍卫霸图名誉,阻止粗暴行为”的名义让张新杰出手,化解可能落于他身上的皮肉之苦;其二,韩文清甩账号卡,而他将以“我没账号卡,这次就放你一马吧”来结束这个约战,随后进行“可能一”流程,最终结束这段十年宿敌的垃圾话时间。 

然而,现如今,兢兢业业十年不改的韩文清竟突然改变套路,这让个性耿直有话直说的叶修都无法应对,总不能甩出一句“谢谢你啊,要签名吗”吧。 

于是,叶修沉默了,非常罕见,非常不寻常的沉默了。此刻的他倒是注意到整个饭桌那诡异的氛围了。不过,脑子里正盘算着如何挤兑韩文清的他,可没功夫理会饭桌上的骚动。毕竟,就目前的经验来看,只要孙翔还能我行我素,中国队的氛围再诡异,那也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要知道,刚到苏黎世那会,孙翔表现出的唯一一次心不在焉,还是因为当地伙食差的令人发指。那一次,整个国家队的适应训练都错误连连、漏洞百出,以至于士气大损,险些折戟苏黎世,要不是正好遇到个五星级酒店当厨师的中国荣耀粉,受聘给职业选手开了小灶,那这世邀赛的结果,可就真不好说。于是,叶修总结出来,只要孙翔状态正常,那就没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韩队…”就在餐桌上的诡异氛围持续弥漫时,苏沐橙这个与叶修关系匪浅的半个妹妹开口了。她望着因她发声而投来疑惑目光的韩文清和叶修,不置可否的问道:“你……喜欢叶修?” 

韩文清还没有做出反应,叶修先眨了眨眼睛,他皱起眉头看着苏沐橙,心思这自家妹子是怎么了?韩文清那么明白的话她没听清?怎么又问一遍?该不是在贴心的帮自己找槽点呢吧。而此刻,被提问的当事人却没考虑那么复杂,他认真的注视着苏沐橙,坦然而坚定的扬了扬嘴角,中气十足的回答了一声“嗯”。 

有那么一瞬间,在座的各位都有些疑惑,实在是从未见过如此的韩文清,实在不敢相信那眼神温柔,略带笑意的神态来自那张“钱包脸”。

然而,恍惚只有一瞬,在反应过来韩文清回答的含义后,未等苏沐橙继续追问,楚云秀率先张口,一句“是怎样的喜欢呢?”瞬间道出了在座各位的心声。

“怎样?”韩文清闻言略一狐疑,微皱眉头思索了片刻,抬眼四下望望,发觉他与叶修的位置比较隐秘,除了这桌子边的人,不会被他人注意,于是也没顾及同桌的十来位,一把抓过叶修攥着的鸡腿,随便的扔在桌上,随后扯过他的衣领,二话不说的吻了上去。 

这一吻里夹杂着鸡腿肉的香味,对此,韩文清比较满意,他松开叶修后,便很自然的去转桌子,无视了所有人的惊慌错愕,自然的扯掉烤鸡的另一条腿,放进叶修盘里。

“挺好吃的,给你。”一边如此吩咐,韩文清转回头继续他扒螃蟹的动作。于是,在座的所有人,呆愣愣的看着他将肥美鲜嫩的蟹爪肉从壳中抽出,一点损耗都没有。

“我去,韩文清,你大爷的。”当韩文清完成了第三只蟹爪肉的退壳工程,比起在坐的还没反应过来的看客,亲吻事件的被害人——叶修率先发起难来。只见他怒指韩文清,骂声惊动了周围几桌的客人。

很快的,这几桌客人停止了谈话,都齐齐的转头望向这里。然后,这种沉默仿佛会传染一般,会场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中国队所在的方向。他们或知道叶修开骂,或只是单纯的看见叶修站起来,便都不再做声,关注着这十年宿敌之间又一次引人瞩目的交锋。 

霎时间,喧闹如退朝般逝去,而于安静的会场中,中国队队员逐渐恢复了意识。他们开始环顾四周,心下暗道不妙。其中更是有几位站了起来,打算冲过去捂住叶修的嘴。

说实话,当看到韩文清亲吻叶修的时候,在座的诸位都有些风中凌乱。先不说他们是否能接受同(とおしん)性间的恋爱,就是认识多年的友人公开出柜本身就值得让他们震惊了。不过,他们不是会对别人的情感说三道四的傲慢人,自然不会跳起来指责他俩的关系有何不妥。然而,他们也是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风云人物,自然也很清楚世界的残酷。于是,无论是出于多年的朋友情意,亦或是感念于峥嵘并肩的缘分,他们都不希望这对于他们而言,亦敌亦师亦友的存在,因为受人非议而被伤害。

当然,他们也很清楚,无论是刚正不阿的韩文清,亦或是自由洒脱的叶修,都不会畏惧他人的风言风语,但是他们仍然希望,他俩的感情可以得到祝福,受到呵护。

于是,荣耀立于巅峰的职业选手们还是动了,虽然动的有点晚。

早他们一步,毫无心理包袱,随性洒脱惯了的荣耀大神,那个在荣耀职业联赛中经验十分丰富的妖孽叶修,没等冲上来阻止他开口的人有什么实力行动,率先指韩文清的鼻子抱怨道:“你那油爪子伸过来前就不知道擦干净吗?我这衬衫很贵的。要知道,上次逛街花了三个小时才买了这么一件,腿都走断了。被你这一抓,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职业选手们这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白操了,看着叶修以眼神丢过来的“你们干嘛”,各个都不免尴尬一笑,身不由己的转头望天,不想承认自己的行为看起来很傻。

与其他人替他们白操心后内心的五味杂陈,韩文清倒是十分淡定,他正向第四只螃蟹爪发起挑战,头都没抬的甩给叶修一句:“那不是你陪苏沐橙她们逛街时顺便买的吗?” 

“开什么玩笑,那是我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后才敲定的战利品,真应该让你来试试妹子们的战斗力。”叶修闻言拧紧眉毛,痛心疾首的哀叹道。

获悉此次开幕酒会国家领队必须出席后,苏沐橙便拉着楚云秀一起,跟当天抵达,行李都没收拾,便兴致勃勃去逛街的陈果与唐柔汇合,硬是拽着叶修逛了三个小时,充分把他当了回换衣娃娃,最终才敲定了这套价格不菲,不算跌份的正装。而这其中,叶修不但要承受妹子们嫌弃他腰背不直,小肚子太圆,精气神不够的品头论足,还差点被健身房展业小哥逮住,强制推销一套健身套餐。好在他够机智,用尿遁躲过今后那在健身房里挥洒青春的命运。但最终也没逃掉中医按摩这道坎,于是在未来的数个月中,他必须接受中医按摩技师那无情的蹂躏。 

“不就是件衬衫,别叽歪了,回头给你买十件。”韩文清不关心叶修是被如何摧残的情况下斩获这套正装的,反正他也不太喜欢,对弄脏倒是一点罪恶感也没有。于是,在他顺利的将第四只蟹爪肉完好无损的取出后,十分漫不经心的瞥了眼站着的叶修,又向他身下的椅子望了一眼,随后便继续起手上的“工作”。

“十件太多,我穿不了。”叶修看韩文清谈到了赔偿,不禁瞬间喜上眉梢。他二话没说坐回位子,一边不客气的将韩文清的劳动成果夹进自己的碟子,一边嬉皮笑脸的开口道:“赔点野图BOSS材料就行,75级最好,其他等级不挑,你知道我这人,向来好说话。” 

“皮痒了是吧?”韩文清闻言,眉毛一挑,眼睛一瞪,说着话就要扬起手来。叶修见状,瞬间来了精神,感觉是可以走预定流程了,瞬间转头去看张新杰。 

  

“王队,你没事吧,咱还是去趟医务室吧。”张新杰见叶修转头望他,表面波澜不惊,心下已经了然。作为联盟挂牌公认的四大心脏之一,早就对叶修的套路驾轻就熟,他才不想掺和笨蛋情侣的打情骂俏,二话不说的抓起王杰希的手,打算借机开溜。

王杰希那是什么人,看张新杰的动作便以心领神会,作为早就坐不住的那一位,有这好机会撤退,他才不会错过。不过,世邀赛期间萌生出的队友爱,使他于此刻没有放弃战友,一把扯起喻文州,同样关切的开口道:“喻队你看,我这红酒泼了你一身,实在对不住。现在还是快去洗洗,换件衣服吧。” 

“确实呢,应该快点换。”喻文州闻言,心下明晰,那七窍玲珑的心思瞬间洞悉了全局,微微一笑开口道:“你看唐队,你那衣服也要快点处理下才好。还有少天,一起去洗把脸吧。” 

“啊,是啊,是啊,确实应该洗个脸。”黄少天闻言抹了抹鼻尖,契合时机的站起身,转头不忘拉张佳乐一把。“我说张佳乐,你这杯子都碎了,实在太危险了,快去找个扫把处理下,扎到脚就不好了。还有周泽楷,孙翔是不是噎着了,快点一起带着去医务室看看啊。还有方锐,你看你,唐昊这衣服是你弄的不?怎么不跟着一起去解决下,作为前辈这可不应该。” 

“衣物去污这个我在行,走,现在就走。”黄少天那平日里话唠的毛病惹人生厌,但在今天众人的耳中却犹如天籁。李轩此刻正找不到脱身的借口,被黄少天这一提点,没等方锐和唐昊反应,便一个箭步窜上去,拉着二人就往外走。

“周队,我帮你扶着孙翔。”肖时钦发现周泽楷和孙翔还有点懵,正好自己没有由头,便走过去抓起春卷,眼疾手快的塞进了刚要开口的孙翔嘴中,给周泽楷使了个颜色,架住了孙翔的一只胳膊。此刻的周泽楷已然醒悟,优质的配合意识让他没再多言,架住孙翔的另一个胳膊,将他拉出了会场。

“沐橙,陪我去厕所。”看着男选手们各个都变着法的溜走了,楚云秀心下一叹,也没多言,霸气十足的站起来,硬生生的无视了叶修欲言又止的表情,拉着苏沐橙离开了会场。 

“怎么一下子都走了?”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眨了眨眼睛,最终疑惑的望向韩文清。

“别废话,快吃。”韩文清将重新抽出的蟹爪肉推到叶修面前,转头望了眼渐行渐远的楚云秀和苏沐橙,用半分命令的口吻说道。

“谢啦。”叶修看着眼前的蟹爪肉,不禁眯起眼睛,像只心情大好的猫,让想怼他一句的韩文清愣是没说出话来。

“叶修…”当叶修将蟹爪肉塞进嘴里咀嚼,腮帮子鼓得像只仓鼠之时,韩文清略带严肃的唤了他一声。叶修抬头,正对上韩文清的眸。 

“干嘛?你想吃?”叶修心下虽然了然,表面上却仍在装傻充愣。他抬起了手中的筷子,将蟹爪肉递到韩文清面前。然而,此时的韩文清并未动作,他只是凝视着叶修的眼睛,表情严肃。

“真是的,那也算啊!”叶修有些无奈,又有些局促,他向韩文清的身侧挪了挪,凑到他耳边呢喃道:“我喜欢你。” 

有那么一瞬,叶修确实看到了,听到自己告白的韩文清,露出了向自己告白时那样的温和表情。而此刻,这个将全部真心都给了他的男人,正小心翼翼的,无比温柔的,紧握着叶修的手。用他那直到刚才都在扒螃蟹,油腻腻的,还未来的及擦干净的大手。 

此刻,叶修的脸上浮现出嫌弃的神情,但在那熠熠生辉的眼眸中,却充满了“想要恶作剧”的光芒。他并未甩开韩文清的大手,而是非常积极的,十分热情的回握住那双油腻的大手,并在手背上来回的抚摸。

“你这是干什么?”韩文清眼见他将本没沾到油渍的手背抹的油光可鉴,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开口问道。 

叶修闻言嘿嘿一笑,蹭油的动作更加过分,已经蔓延到他的手腕了。“我不是说过吗?你给的一切我都会回礼,无论是礼物还是爱。” 

“那这个是?”韩文清扬了扬手背。 

“这个是蟹爪肉的回礼啊。”叶修理直气壮的说。“你为爱人满手油腻,那么,我就把我为你爱之人所沾染的油腻馈赠于你,这样你爱的人会更感动,也会更爱你啊。” 

“是吗?”韩文清有些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该用无聊还是有病来形容他。但他其实心里清楚,如果是一般情侣的话,这种时候大概应该定义为浪漫,但他跟叶修不适合这词,所以他最终没对他的行为做出任何点评。不过,评价可以避免,但该问的问题韩文清却不打算跳过,他一边看着叶修继续往他手上蹭油,一边问道:“那现在我爱之人更爱我了吗?” 

“他说要是有75级野图BOSS材料的话,就肯定更爱了。”叶修答道。 

“现在呢?”韩文清对刚才的回答充耳不闻,只是语气不善的又重复了一句。 

“老韩,你这样浪漫气氛就没了。”叶修叹了口气,一边责备一边猝不及防的抽出了被韩文清抓着的手,以900+的绝对手速在韩文清的西装上抹了几把,二话不说的逃之夭夭。 

“叶修!!!”整个会场瞬间爆发出韩文清震耳欲聋的怒吼,看国家队成员一个个离席后那张只剩下两人的餐桌也没产生什么骚动,各桌客人便不再观望的各忙各的了,却不想突见一道人影穿桌而过,响彻会场的怒吼便如雷降临,差点把冯宪君吓得犯了心脏病。 

自那一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曾参与过庆功会的嘉宾们都留下了一个毛病,看到韩文清的时候,哪怕是照片,只要他张着嘴,别管说没说话,大家都会下意识的退后,捂住耳朵,蹲在墙角。 

Fin. 

  

☆*☆*☆*☆*☆*☆*☆*☆*☆ 

【番外】 

以各种形式遁走的国家队队员们不约而同的在走廊上集合了。 

“我说,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楚云秀不愧是阅片无数的资深恋爱剧迷,就看刚才那架势就明白这韩文清可不是一个巴掌对木头死拍。 

“真没注意。”苏沐橙拧着眉毛想着。她跟叶修就算不是形影不离也相去不远,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萝卜地里的萝卜让别人拔了呢? 

“藏的够严的啊。”张佳乐愤愤的开口,作为这群人里认识这两人相对较久的那个人,他竟然一点苗头都没看出来,现在心里实在不甘。当然,当他从孙哲平那里知道他很早就发现了的时候,张佳乐才开始反思起自己的迟钝来,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我就不明白,为啥是他们两个?我对这个没意见,但是这俩货一起就太妖孽了,如果韩文清哪天退役了我真怕叶修那只老狐狸让他跟着自己去抢野图BOSS…哎,一个叶修就够糟心的了。”黄少天一边设想了下未来的野图BOSS争夺,一边脑补了一叶之秋或君莫笑身侧站着个大漠孤烟,心中不免哆嗦了一下。 

“咦?这愿景不错啊。”黄少天的假设对兴欣有利,方锐喜笑颜开的表示了欣喜,然后就被其他人鄙视了。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是绝对不打算回去了。”肖时钦叹了口气,在看到韩文清毫无顾忌的吻上叶修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头疼了。早在很久以前,作为队长检查雷霆宿舍时,他便从戴妍琦那些没藏好的小黄本中窥见过刚刚的那一幕,大漠孤烟抓着十年宿敌一叶之秋的衣领,霸道而专横的吻了下去,然后,剧情就各种放飞,那香艳的程度让他个大老爷们都看的脸红心跳了。肖时钦真不想承认,刚才那个瞬间他已经开始脑补了,所以他一时间真不想再见那两位当事人。 

“同意。”张新杰推了推眼睛附和道。他不想回去的原因跟肖时钦不同,作为接收到叶修想法,知道他要挑动自己跟队长进行博弈,聪明过人的张新杰是绝不会如他所愿的。毕竟,再一再二绝不可再三,张新杰也是实践里掌握了真知。 

“可是我还没吃饱。”孙翔看一群人都不打算回去,自然也不想独自调头,但他真的没吃饱,这个不得不说。 

“我还没吃呢。”听孙翔这么一说,西装比自己吃的多的唐昊也抱怨了一句。 

“要不你俩凑合着出去吃?”李轩提了个建议。 

“或者可以叫客房服务,反正我们今晚会住一晚。”喻文州徒劳的擦了擦衣领上的红酒印,也给出了建议。 

“住一晚……”还没等唐昊和孙翔答话,王杰希便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句。 

“住一晚……”其他选手马上明白过来,共同看向了庆功宴会场的大门,不约而同的预感到了什么。 

“还好领队是单间。”不知道谁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所有人听后都重重的点了点头 

  

-END- 

  

☆*☆*☆*☆*☆*☆*☆*☆*☆ 

  

后记: 
约定是只要韩文清告白,叶修就也要回复。 
同样,叶修要是告白,韩文清也要回复。 
然后,两个人的约定延伸至各个地方,但都是潜意识的,也就是爱的互相给予吧。嘿嘿,其实只有告白是强制约定的,其他的都是他们想为对方做而已。←之所以强制告白,是因为他们都不太会说这种话。所以,如果韩文清想听叶修跟他说喜欢,就会先对叶修说,然后叶修来回复,同理,叶修想听他就先对韩文清说。这也是一种浪漫,嘿嘿嘿。

评论(2)
热度(158)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