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那一只狐狸的故事

文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后篇连接:【韩叶】那只狐狸捡了只猫

☆*☆*☆*☆*☆*☆*☆*☆*☆

前言:这可能只是个短打,也可能是个随心情而更的长篇………我一直是个不怎么有干劲的家伙,如果大家喜欢看就给我留个言,我再考虑之后或者之前的故事哈。

CP成分:
本文的CP只有韩叶,不过要写其他的相关故事的话,会有双花、高乔等的剧情。
此外,会依据情况把喜欢的CP融进去,但都是后话,不过韩叶是绝对不拆的。

最后警告:特别无聊又病的一个设定,OOC满天飞,大家要提高警惕!!

另:就算未来可能有男男生子但绝不是ABO,我不会写ABO的………←执着于男男生子←可能也许大概不会有,或者我可能根本写不到那里,我很相信我自己的。

☆*☆*☆*☆*☆*☆*☆*☆*☆

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未来,人类对地球的破坏反馈到种族之上,旧世界的原始人类均丧命于地球环境的骤变,仅有小部分人得以进化,获得“拟态”之能,度过了危机四伏的物种大毁灭。此后,地球环境在瞬息间回归如常,并以幸存者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生态,仅用了短短三天就恢复到未曾有人诞生于世时的样貌。
然而,地球恢复至植被郁郁葱葱的最原始阶段后,便停止了进一步复原,所以地球上除了一望无际的森林与海洋外,只剩下拥有“拟态”之能的幸存者了。
对此,幸存者们未做迟疑,而是在停止修复的地球上开始了生命繁衍工作。他们仍然具备恋爱结婚与一夫一妻的基础道德,并在双方允许下结婚生子,诞下继承了夫妻之一“拟态”能力的新人类——兽人。
兽人的婚恋系统与原始人类不同,迎合物种繁衍的需求,兽人的诞生并不局限夫妻双方为同“拟态”者,也不拘泥于性别,也就是说,即使为同性伴侣,也可以诞生新兽人,并获得父母之一的“拟态”能力。
因此,在全新的世界与繁衍需求下,兽人的世界摒弃了曾经的道德观与婚配定律,构架起更具爱与选择自由的繁衍逻辑。

在这样的繁衍逻辑下,兽人社会很快的重新建立,原有生态系统崩盘后,兽人集体回归素食体质,并如猛兽般以地盘为生存领土,组建各自的兽人社会。
而这其中,位于太阳升起的东方之地,一个以嘉世、霸图、皇风、百花等共计20个部落组成的联邦国家悄然崛起,并以荣耀为名,共同维护着东方之地的安宁。

然而,就在荣耀联盟成立的第十个年头,还没到联盟开国庆典的那一日,联盟最高统治阶层的元老之一——嘉世便传出解体消息。其当家话事人叶秋遇袭身亡,大长老陶轩被控阴谋篡权,已经携带刘皓等亲信逃亡海外,一时间荣耀辉煌的嘉世沦落到风雨飘摇的境地。
“嘉世不会倒。”就在人们为嘉世的未来担忧,甚至在嘉世所辖领地中已经出现暴动之时,嘉世内部推举的叶秋接班人,年仅19岁的邱非发表公开讲话,言明嘉世还在,并不会解体。可是,明眼人已经看出,嘉世此次元气大伤,别说短时间内恢复,就是能不能真的挺过去都不好说。
“后面虎视眈眈的家伙可多了去了,我们怎么办?管?还是不管?话说叶秋那老狐狸真的死了?我可不信。不都说狐狸有九条命吗?他要是真死了我可不饶他,我们PK还没分出胜负呢。都跟他说王大眼觉得刘皓那家伙不可靠,他总哈哈说没事。你看,这不出事了,我就说…”
“少天!”蓝雨部落的首领喻文州皱了皱眉,阻止了副首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他将于双指间挑动的原子笔放下,凝视着情报部发来的信息,语气凝重的开口道:“通知郑轩奔赴嘉世,协助他们稳定局面。”
“我们管?”黄少天闻言眼睛一亮,噌的一下从位置上窜了起来,吓了传令兵一跳。
“我们要信守承诺。”喻文州抬起头,直视着黄少天。在那沉稳而宁静的眸子深处,隐含着淡淡的忧伤。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还是蓝雨森林的一只雏鸟时就认识叶秋。那只总是会化身狐狸蹿进森林,蹲在老榕树下跟他们前首领扯皮,并会三不五时的抓着会化形的小精英们切磋一二,把整个蓝雨森林搅弄的乌烟瘴气的家伙,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心里,永远都是强悍的代名词。即使他们无比的尊敬自己的前首领,也无法改变他们对强悍的定义,然而,现如今,他们认定的最强者却……
“他比我们了解他周围会发生什么。”喻文州轻叹了口气,想起了最后一次与叶秋见面的情景。

那是个与平日没什么区别的日子,结束联盟会议后各自归家的走廊上,永远慵懒随性的家伙与喻文州擦肩而过。“嘉世就麻烦你们多照顾了。”毫无预兆的,叶秋丢下这句话,待喻文州回头去望时,只见他背对着自己摆了摆手,踏着窗外洒进来阳光渐行渐远。
喻文州伫立了片刻,冲着空无一人的走廊点了点头,接下来他未曾想到的最后的嘱托。
“如果要去就我去吧,我也想看看那家伙是不是真的挂了,我不信那家伙……”
“那就你去吧”喻文州看了眼摩拳擦掌的黄少天,知道多说也拦不住他,本想借着郑轩打探消息,不会显得太过刻意,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刻意也会变得很刻意,那么由谁去也就没有差别,再看黄少天已经按耐不住,真要强留怕他生事,便没太反对,应允了他的请缨。
得到首领的同意,黄少天喜出望外,二话没说的奔出会议厅,转身化作一只游隼向天冲去,直奔嘉世而去。

蓝雨派遣人员支援嘉世的消息迅速在荣耀联盟中传开,力挺嘉世的势力出现一支,第二支便很快会表明态度,只是看联盟里谁更快罢了。这不,蓝雨的游隼还未飞抵嘉世本部,号称嘉世最大的敌人——霸图便有所行动了。这个与嘉世分庭抗争十数年的强大部落,一上来就派出了从前呼啸转投霸图的森林狼林敬言,从百花出走霸图的绿孔雀张佳乐两位前往支援,这明白个中情由的,一看都知道二人与被宣布死亡的叶秋有莫大的交情。第三支有所行动的部落是新巩固地盘不久的义斩,百花部落曾经的另一悍将——东北虎孙哲平为先锋,率先向嘉世进发了。

“都凑什么热闹啊!”一只漂亮的白毛狐狸甩着尾巴听着霸图部落军师张新杰的报告,非常自然的舔了舔爪子,蹦上了霸图的会议桌。
“还不是帮你收拾烂摊子。”韩文清一把揪住狐狸的后颈,直接拖进自己怀里,抓着他的爪子检查指甲。
“老韩你干嘛?”狐狸冷冷的盯着韩文清,就看对方嘴角一扬,并未看他,云淡风轻的来了句。“昨晚挠的有点疼。”
“我去,你要不要脸,谁让你压我的。”狐狸说着抬起另一只爪,但没等落在对方身上,就被韩文清眼疾手快的抓住,顺势检查起来。
“咳,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对这对被外界传为十年宿敌的没羞没臊情侣,张新杰表示不想吃狗粮,一脸冷淡的打算撤退。
“你近视增加了吗?你们首领在性骚扰,你到底是怎么判断现在没事的?”狐狸露出惊讶的神情,话里嘲讽满载,听起来实在让人生气。只是,他现在面对的是张新杰,那个与他并称荣耀“四大战术师”的霸图军师,这点垃圾话才不会动摇他的心理呢。
“没事了,你去休息吧。”韩文清收了收抱着狐狸的胳膊,趁着他嗷嗷直叫的时候转头吩咐张新杰,对方礼仪周到的微微欠身,充耳不闻狐狸的哀嚎,转头离开了首领办公室。

“老韩,你要杀了我吗?”狐狸不满的扭了扭身子,义愤填膺道。
“你不是本来就打算去死吗?”韩文清握着狐狸的爪子,毫无预兆的将头埋入狐狸的脖颈,口中露出猛虎的利齿。“你一定不记得了,我说过只有我可以杀死你。”
“笨蛋,我不是还活着吗?”狐狸微微叹气,抽出爪子拍了拍韩文清的头。“我一开始就打算活下来的。”
“少胡扯。”韩文清挥掉狐狸的爪子,抬起头瞪着狐狸的眼睛,琥珀色的猫眼里充满了肉食者掠夺的贪欲。“变回来。”
“我说老韩,我可是大病未愈。”狐狸尾巴一抖,想要从食肉猛虎的口中逃跑,甚至很没骨气的示弱了。
“变回来。”韩文清的情绪来了,才不管叶修欲拒还迎的蹩脚挣扎。要知道,早先从殷红血泊中把一只染成了红色的白狐狸拎回来,韩文清差点暴走。可把那家伙浑身的血都洗干净再找伤口,竟然连擦破皮的地方都没有半个。
“都是别人的血?”累瘫的白狐狸听韩文清一问,倒是露出了特别不高兴的神情,哀叹自己好容易有了身火红的皮毛,都是韩文清不解风情,连张像样的纪念照都没给留。
“等抓住刘皓,我再送你一身。”韩文清当时特慷慨的允诺,倒是狐狸谢绝了,人都跑了,太执着没必要。
“只有你才能这么大心脏。”韩文清叹气,但是也不强求他记恨,换做是谁被看着长大的孩子算计,气愤是气愤,但真要赶尽杀绝,也终究不会那么绝情。
“你不是挺精神的吗?”韩文清想到担心狐狸有内伤,连着一个星期好吃好喝的供着,结果是这家伙自己爬上床来没命的挑逗,害得韩文清差点把持不住,把他生吞活剥了。
“你不是让我好好休息嘛!”狐狸继续无意义的挣扎,直到老虎真的咬住他的后颈才停了下来,条件反射的伸出爪尖,眼看着就要化回人形。
“挺有效的。”韩文清含着狐狸的后颈嘀咕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狐狸的爪子,另一只手亮出指甲刀,正欲剪掉那好不容易亮出的利器。
“老韩你真是病的不轻。”狐狸看韩文清那么执着他的指甲,实在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他索性化回人形,把那十指修长的白皙手掌递到对方眼前。“剪到你满意为止吧。”
“算了。”看对方如此顺从服帖,韩文清叹了口气,将那手指拉到嘴边轻吻了一下。“猛兽还是留着利刃才迷人。”
“你会死的哦!”化作人形的狐狸扬起嘴角,锋利的指甲抵在韩文清的喉头。
“还不一定呢。”韩文清也是一笑,一把扯过即使化为人形也稍显单薄的狐狸,将他整个人锁在怀中。“不信我们就来试试。”
“停停停!好了,不闹了。”狐狸闻言又是一抖,想到自己曾经点火后的惨烈战况,现在小腿肚子都转筋,所以请咳出声,一本正经的开口。“明天我打算回嘉世去,现在的情况稳不住局面,剩下的还是我来处理吧。”
“复位?”韩文清闻言皱了皱眉。
“不是,邱非这孩子不错,我只是帮他巩固巩固而已。”狐狸看韩文清不高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拉起对方的大手拍了拍。“我最近找到个有趣的事,嘉世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你………真的要接管兴欣那地方?”韩文清看了狐狸一眼,对他新乐趣也不太感冒。
“那地方挺好,是我一直想要的地方。”狐狸望向窗外,轻声说道:“也是最可能达到理想的地方。”
“你高兴就好。”韩文清叹了口气,并不否定狐狸的想法,如果是个谁生活起来都会轻松的地方,他也想生活在那里。
“如果哪天你不干了,兴欣很欢迎你来养老。”狐狸转头看向韩文清,嘿嘿一笑显得特别欠揍。
“嗯,好,给我留个位置。”韩文清狠狠地揉了把狐狸的头发,充耳不闻他那句“老韩,你转性了”的垃圾话,紧紧的握着对方白皙的手。
如果真的冲不动了,你在的地方就是归宿。

叶秋复活的消息在荣耀联盟迅速蔓延,叛变消息是真,但叶秋身亡是假,不过他已经决定退位,在承认邱非的首领地位之时,还承诺永远是他的后盾。自此,嘉世内部局势趋于稳定,邱非的正统地位得到了巩固,然后叶秋如声明所言般退位让贤,从嘉世的政治舞台中隐退了。
“我就说你不该退。”一只老猫头鹰坐在树枝上数落树下的狐狸,对方甩了甩尾巴,轻声哼道:“扯淡,我不退你能活的这么安生。”
“别狂,老夫在蓝雨地盘上也还混的开。”猫头鹰不屑道。
“呵,别吹,老方都跟我说了,你混的不咋样。”狐狸憋了眼死鸭子嘴硬的猫头鹰,狠狠地戳了他一刀。
“他大爷的,方世镜嘴怎么那么欠。”猫头鹰狠狠地啐了一口,转身飞下来化成人形。“不扯了,回家。”
“这就走了,没劲。”狐狸又甩了下尾巴,叹气道。
“扯什么,你们家大猫来接你了。”魏琛扯了扯自己的衣襟,哼着歌离开了。
“啊,已经到吃饭时间了。”狐狸抬起头,看了看西沉的夕阳,露出淡淡的微笑,耳边传开了那浑厚而稳健的脚步声。

-Fin.

【番外】

许斌带着微草的小未来跟轮回的江波涛一起赶到嘉世的时候,雷霆的戴妍琦和皇风的田森还在路上,此时楚云秀早就收到消息亲临嘉世,正跟苏沐橙聊天下午逛街的事情。
“结束了?”许斌跟江波涛对视了一眼,满脸疑惑的转头去望嘉世的接待者。
“呦,微草跟轮回的也来了,正好,回去带点土产。”叶秋热情的招呼着二人,令他俩不仅呆愣当场。
“别愣着,快里面请啊。”叶秋尽着地主之谊,拉着三人进了会客厅,蓝雨、霸图、义战的人正围坐在一起打扑克呢。话说……霸图来的真全啊,除当初获报的张佳乐与林敬言外,张新杰和韩文清竟然也在。
“要跟他们玩吗?”叶秋瞥了眼剑拔弩张要拼命的扑克牌桌后叹了口气问道。“还是打麻将?听说田森和肖时钦已经进了嘉世的地界了,再等等能凑一桌。”
“不,比起那个,叶神你怎么还…”许斌谢绝了叶秋安排的余兴节目,直接切入正题问道。
“说来话长。”叶秋为难的皱了下眉毛。“反正就当我死里逃生吧。”要是从被排挤开始一步步的跟叛徒周旋,直到后来险中求胜,顺便早就叫了韩文清来支援,那就要说到明天下午了。叶秋不好解释他跟霸图的私人关系,就含糊的一笔带过,顺便给了刚到的三人一个“懂吧,别问”的表情。许斌和江波涛在叶秋这里算是晚辈,被称为微草未来的高英杰更不用说,三人看前辈已经不再想提,便没多他言,准备起身回去。
“别啊!等大家都来了我们好做个声明,也就这两天的事,你们赶路辛苦,休息两天,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叶秋看人要走,慌忙拦了下来,那热情程度让人实在难以拒绝。
“前辈莫非有事?”江波涛看了眼过分热情的叶秋,不禁眯起眼来。作为轮回的智囊,江波涛虽尚未入选战术师之列,但他的智杰也并不逊色。
“算是吧。”叶秋微扬嘴角,神秘的一笑。“你们就当度假。”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微草和轮回也不好硬回,便留在嘉世等了两日,然后就等来了嘉世首领换届的说明会。
“存的这个心啊。”看着满屋子各部落的正负首领,许斌叹了口气,他是不觉得叶秋会用假死跟大家来玩笑,但是这种危局见人心的法子还是有很大效果的,除了中小部落自顾不暇的那一群,剩下的部落几乎都出动了副首领级别以上的人来嘉世助阵,皇风、雷霆、霸图、烟雨更是首领亲临,这不正好就给嘉世换任声明搭了最好的舞台吗?
“不愧是战术师之首。”江波涛心中腹诽。
但其实他们想多了,叶秋虽然预估到烟雨与蓝雨会来助阵,其他部族则会伺机而动,却没想到他们一来就都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级别,心里卓识也是有点兴奋的。
“霸图也将成为新嘉世的有力后盾。”如果没有韩文清这句有力发言的话。
“喂喂,你干嘛!”叶秋皱了皱眉凑过去嘀咕道。
“干嘛?避免后顾之忧而已。”韩文清面不改色,全没打破别人心目中“十年宿敌”设定的愧疚,微扬嘴角道。“叶修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一瞬间整个会议室都炸庙了,“叶修?不是叶秋吗?”、“韩文清这是吃错药了”、“张新杰,你们首领被灌迷汤了!”诸如此类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连转播通告的新闻主持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这韩文清也太小心眼了。”喻文州看着电视屏幕叹了口气,心里倒是猜出了韩文清的几分意思。
“老叶,你这名啥时候改的?”听韩文清叫叶修已经快一个月了,张佳乐早就好奇的不得了,现在会议室也乱的很,在意的人不算少,他就做了代表,问了问题。
“这怎么改记者招待会了。”叶修皱了皱眉头,瞪了韩文清一眼,特别无赖的一扬眉毛。“我乐意。”差点把张佳乐气死。
“叶修你大爷的。”张佳乐也早就改了口,一言不合就水瓶甩了过去,韩文清眉毛一动,眼疾手快的挡下了,可那水瓶是开口的,天女散花的水珠来了个百花绽放,淋了路线上一路的与会者。
“完了。”张佳乐暗道不妙,这一把仇恨拉的有点广,坐不住的几位可都要起身了。
“幼不幼稚!”韩文清眼睛一瞪厉声喝道,却没打算找张佳乐寻仇,但是他身后的叶修却不安生,一边咋舌一边叹气的附和了一句:“是啊,幼不幼稚。”
这一句瞬间吹飞了张佳乐的恐惧,只见他身手灵活的串上桌子,疾步向叶修冲了过去。
“张佳乐!”孙哲平想拦下张佳乐的行动,但这绿孔雀速度太快,眼瞅着就到韩文清近前了。
“我说,别闹了,电视直播呢。”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拉住张佳乐的裤腿,指了指摄影机,电视台的人已经傻眼了,荣耀联盟让这么一群不靠谱的人当家做主真的好吗?
“没事,刚才我让他们把画面切了。”肖时钦微笑着应声道。早在韩文清宣言作为嘉世后盾之后,他便示意了转播方停止转播,虽然摄影机还转着,但是信号传输已经切断了。
“哦,那你们继续。”张新杰松开张佳乐,起身挪到了不太能被波及的角落,接过楚云秀地过来的一把瓜子,就跟同样移动过来的肖时钦,还有不太想被波及而退了过来的其他人一起进去了看戏模式。
“不管真的好吗?”许斌是老实人,特厚道的开口问道。
“嗯,累了就停了。”张新杰回,顺便也慷慨的分了点零食给他。
那一日会议最后以会议室内杯盘狼藉的结果落下帷幕,各战队副首领在与首领联系并同嘉世新首领会务后踏上了返乡的旅程。临行前的各类土产馈赠自不必说,最后还听闻叶修养老之地将不在嘉世境内,这倒是让各方势力都略感惊讶。不过,后来的事情证明了他们猜想中事有蹊跷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嘉世换天之后的半年后,联盟公立区域中嘉世与霸图临近的土地,稍微靠向蓝雨一侧的地方成立了“兴欣”这个组织,其并非部落组织,而是以公立身份运作,吸纳所有无法融入部落的个体生物。
“那就是叶修的理想国。”王杰希看着手中的报告,那是一只从微草出走的花栗鼠安全抵达兴欣的报告。“真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将报告随手递到有些忐忑的高英杰面前,王杰希微笑着开口。而此刻,得到花栗鼠平安的消息,这个将接任微草未来首领职务的青涩少年露出了心安后的羞涩笑容。

-END-

☆*☆*☆*☆*☆*☆*☆*☆*☆

实在写不出全部二十支队伍的所有人,所以故事中没提到的,以后有机会再写………
不过我真的要道歉,我忘记虚空了,如果当时想起来我绝对是要写吴羽策的。呼啸和三零一我都想到了,不过考虑到唐昊的个性,我又把他副队长流放了,所以他这边真没想好让谁来,就忽略了,不过肯定是派人来了的。三零一的也有来人,可是不是杨聪,我又想不好没有许斌也没有白庶的情况下到底谁能代表副首领,所以也没写。

☆*☆*☆*☆*☆*☆*☆*☆*☆

【相关设定】BUG超多,别当真

喻文州:乌鸦(最聪明的鸟)
张新杰:浣熊(最洁癖的动物)
江波涛:海豚
邹远:蓝孔雀(就是他,当设定张佳乐为绿孔雀的时候,邹远就被设定为蓝孔雀了。)
【另外:轮回几乎都会是鱼,蓝雨几乎都是鸟,微草都是啮齿类】
当然,设定是可以重复的,并不是每一个人对应一只动物。就好比邱非,他是一只红毛狐狸,火红火红的皮毛,叶修最喜欢的那种,所以叶修特别器重邱非(当然,器重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皮毛,但是皮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拟态:是以模拟动物来进行自我防御的能力,初代“拟态”能力者的能力均非动物拟态,而是环境拟态,例如变成沙、石、岩、土等。当地球系统再生后,初代“拟态”者的环境拟态能力全部消失,而是根据个人基本情况(包括智力、知识掌握程度、性格、职业)等多方面原因进行动物拟态分配。
※拟态继承:拟态继承仅为一代内,即父母传给子女,不传给孙子女。
※二段“拟态”:如初代“拟态”者拥有两段“拟态”一样,兽人一族均有两段“拟态”。
在出生到十二岁之前,兽人的一段“拟态”继承自父母。例:父亲为鹿,儿子继承为鹿,在十二岁之前儿子的拟态只会是鹿。
在过完十二岁生日后,二段拟态会根据兽人的个性定型,这一阶段兽人将具备两种拟态。例:儿子十二岁定义拟态为狼,在十二岁到十八岁之间儿子会拥有鹿跟狼的两种拟态身份。
到了十八岁之后,一段拟态会彻底消失,但是基础能力会留存。也就是说,虽然十八岁后儿子只能拟态为狼,但是属于鹿的弹跳力、灵敏度等可以继承。
一段“拟态”的所有能力均不能遗传给后代。

评论(3)
热度(62)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