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那只狐狸捡了只猫

※文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前文连接:【韩叶】那一只狐狸的故事

√这是个叶修捡到猫咪乔一帆的故事,但却是韩叶(就是这么没有道理。
√提议乔一帆去兴欣的是王杰希,与原作有出入
√时间线错乱,按照自己喜好来
√这次老韩OOC的有点严重……QAQ抓不住性格了
 

☆*☆*☆*☆*☆*☆*☆*☆*☆

 

那一年的夏天十分闷热,到了八月份还是阴雨绵绵,白狐狸不耐烦的翻了个身,抬眼看了看雨幕,顺便用脚踹了一下身边的庞大身躯。

韩文清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怀中的狐狸正嫌弃的看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外挪了挪身子。

“我说老韩,你不回霸图能行吗?”狐狸用尾巴抽着韩文清的大腿,言语中的逐客令意味过浓,使被问者皱了皱眉。

“入伏的雨天太热了,让我自己待两天好不?”狐狸看韩文清没言语,又用尾巴去抽他。

“你给我变回来就不热了。”韩文清终于是忍无可忍,他一手抓住乱晃的狐狸尾巴,另一只手把他整只扯了过来,狠狠的揽入了怀中,害的狐狸嗷嗷直叫。

“大混蛋,杀人犯。”狐狸吃疼大声咒骂,顺便不客气的给了韩文清肩膀一口,将那锋利的犬齿陷入肉中,让韩文清的肩膀瞬间就见了血。

“你还真有余力。”韩文清恶狠狠的咬了咬牙,怒气在喉结处化为呼噜声,听的狐狸寒毛直竖。

“不闹了,不闹了。”狐狸说着松开了口,乖顺的舔起被自己咬出的伤口,顺便用爪子拍了拍韩文清的胸膛,示意他不要动怒。

韩文清对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坏,兽人的恢复力十分强,唾液更是有治疗伤口的奇效,狐狸的胡闹总是很有分寸,让他实在不好斤斤计较。于是乎,叱咤风云的霸图首领,在恋人那无伤大雅的血腥玩笑里也不好真气,只是狠狠的丢下句“给我记着”,顺便啃了啃狐狸的耳朵,便乖乖的原谅了他的恶作剧。

“不过说真的老韩,你这样乐不思蜀的,要是让霸图那帮家伙知道了,肯定会来拆我狐狸窝的。”狐狸看自己的胡闹得到了原谅,便不再献殷勤,而是挣脱出韩文清的怀抱,正襟危坐在床上教育道。

“那你狐狸精的名号不就坐实了。”韩文清微微一笑,拉过狐狸的爪子,极有情调的吻了下爪背。

“别胡扯!”狐狸眼急手快,没等吻落下就抽了出来,顺便给了韩文清一巴掌,拍的不重,却留下了浅浅的抓痕。

“你皮真的是痒了吧。”韩文清假嗔的瞪了狐狸一眼,象征性的释放了下威压,作势就要扑倒狐狸。但此时的狐狸位置占优,才不怕他的假意不满,在极为灵巧的躲过对方拍来的巴掌后,迅速窜下了床铺,一边化作人形一边扯过衣服,变戏法一样穿了个整齐,没等韩文清反应,便冲出了门,临行还丢了句“你不走我走”的垃圾话,实在让韩文清哭笑不得。

 

“您现在有空?”张新杰难得接到假期中的首领电话,一边翻看资料,一边推了下眼镜问道。

“他怕我乐不思蜀,所以溜走了。”韩文清微微苦笑,原本刚毅的脸看上去柔和了许多。张新杰一直认为,只要跟叶修扯上关系,韩文清那原本正直到冷酷的神情都会在不自觉间增添几分情绪,使这个固执且不懂变通的硬板更像个人,更有几分人情味。

“那他可能多虑了。”张新杰理性的回答。虽然在心底欣然韩文清那毫不自知的小变化,但张新杰之所以在霸图中如鱼得水,同样是个不怎么懂得变通的硬板,没人情味这点跟不谈叶修的韩文清真是半斤八两,自然不会不谨慎的表达自己对韩文清转变的欣慰,任何时候都十分妥善的应对着这对现充不自觉的撒狗粮行为。“如果非要说乐不思蜀的话,他可能沉溺的更快吧。”张新杰说的是实话,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虽然总无意间接触到韩文清对叶修的宠溺,但在审时度势的他的眼中,叶修对韩文清的依赖绝对不遑多让,二人真不好说谁更沉溺于谁。

“是啊。”韩文清微叹了口气,不觉苦笑了一下,但也不太烦恼,再开口时,已经问起了霸图的近况。“嘉世的支援计划进展的如何?”

“长老和民众们还是有些情绪,不过考虑到嘉世的分量,长老们也不想动摇荣耀根本,毕竟外族虎视眈眈,内部和谐是必要的,在大局上这些长老比我们更懂得利弊。”张新杰回答。

“支援人决定了吗?”韩文清听闻霸图内有情绪时眉头紧锁,样子连张新杰看了都有点肝颤。

“先说好,您是不可能被派去支援的。”虽然肝颤,张新杰还是有话直说,这种耿直的个性总体来说是霸图一贯的风格。

“我知道。”韩文清板着脸回道,他心理确实有想法,但也就是想想,张新杰不说他也知道行不通,但被直截了当的否决还是有些惋惜。

“初定是张佳乐,他自告奋勇要去,长老会也觉得比较合适。”张新杰说出支援人选,令韩文清的表情不禁一动。“兴欣这边则选定了林敬言,目前来说他是最合适的。”

“其他部落的情况呢?”韩文清心中叹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不甘,但却并未多做表示,继续询问起情况。

“义战定了孙哲平,蓝雨则是郑轩,微草虽然说会让小辈出来历练,但依据情报很可能是袁柏清或者刘小别,其他部落还没有具体消息。”张新杰看了下资料总结道。

“烟雨也没定?”韩文清有些惊讶。

“是。听说烟雨最近人事调动,鲁奕宁转投雷霆,烟雨刚提拔一对姐妹花,现阶段还空不出人手支援,已经预先跟嘉世打过招呼了。”

“这样啊,那你再盯着点吧,有事再跟我汇报。”韩文清点点头,正要结束通话,却突然间想起件事,马上问了出口。“刘皓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陶轩的行踪可以确定了,但刘皓却音信全无,不过可以肯定,他不在荣耀境内。”张新杰早有准备的汇报着,顺便调出了陶轩的逃跑路线以及刘皓最后消失的地点信息给韩文清。

“嗯,这边也盯着点,特别是刘皓,他比较危险。”韩文清着重叮嘱了关照刘皓后便跟张新杰互道再见挂断了电话。此时,外面的阴雨仍未停息,韩文清凝视着雨幕,一边想着叶修什么时候回来,一边就迷迷糊糊的又进入了梦乡。哎,真没办法。当意识越发模糊的时候,韩文清自我吐了个槽,猫科动物就是觉多。

 

韩文清悠哉的躺在叶修的狐狸窝里美美的睡了一个回笼觉,直到怀中有些异样的感觉才缓缓醒来。不知何时幻化成拟态的韩文清眨了眨眼,盯着怀中蜷缩成一团的小小波斯猫,心中瞬间有点动摇。

“是外遇对象?”韩文清开始怀疑自己,左右看了看家具陈设,嗅了嗅屋子的味道,这里绝对是叶修家没错。

“难道是我把外遇对象带到恋人家里了?”仔细端详了下球状的波斯猫,怎么看都像是一段拟态到二段拟态过渡期的小猫崽,按照韩文清的经验来看,这孩子应该是进了不稳定期。

“不会是对未成年出手了吧。”韩文清内心戏份从来没这么足过,但是刚毅果敢的个性却让面部表情毫不动摇,甚至连身体都没动过分毫。

“呦,老韩,你醒了。”叶修端着热气腾腾的水盆进来时,就看见一只老虎被施了定身法般僵直在那里,眼睛直盯着怀里的波斯猫,一脸复杂的凝视着。

“这个可不能吃。”叶修一个箭步窜过去,将球状的波斯猫抢了过来,仿佛韩文清真要吃了他一样。

“哪来的?”韩文清保持着定身的姿势扭过头,看着叶修问道。

“你刚才生的啊,你忘了。”叶修望着韩文清,从那略微困惑的神情中看到一丝纠结,不知怎地心血来潮,胡诌起来。

“哪来的。”韩文清现是猛虎之姿,身手矫健的可以,他迅猛的从床铺上跃起,冲着叶修就扑了过来,以实际行动表示着对叶修回答的不满。

“别闹别闹,吓到他了。”叶修说着背过身去,也不理冲到背后的韩文清,只是极为娴熟的撬开成球的猫咪,将他头上脚下的慢慢放入水中。

小小的波斯猫那瘦弱的身子刚一接触水面,恐水的天性令他瞬间挣扎起来,叶修心道不妙,慌忙一只手托住猫咪尾根,一只手温柔的抚摸起他的脊背,等到他情绪稳定,不再挣扎,才又小心翼翼的放入水里。小波斯猫不再挣扎后变得十分顺服,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紧紧的盯着叶修的动作,瘦小的身形在叶修的抚摸下慢慢松弛下来。

“现在只给你暖暖身,等能幻化回来后自己再打理一下吧。”一边给小猫搓了搓前爪,叶修转身将早就准备好的吹风筒拿过来,迅速捞出水中的小猫,开着热风给他吹起毛来。小猫刚开始被吹风的声音吓了一跳,叶修故技重施的又抚摸起他的脊背,直到他又正襟危坐为止,才一点点小心的将吹风筒靠近。吹毛的过程小猫也十分安静,眯缝的眼睛显示出对热风的青睐,叶修心理好笑,想起了韩文清,每一次给他吹毛时,他也总是这个神情。后来,等毛发干的差不多了,叶修抓起一条大毯子,将小猫裹得严严实实,并确认好不会闷坏他,才终于是放下了心。

“哎,给老韩洗澡时也就这样吧。”叶修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总结出“猫无论大小都很累人的结论”,然后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等他转回头的时候,韩文清放大的虎脸近在咫尺,即使叶修早就见怪不怪,此刻也不觉吓了一跳。

“捡的?”韩文清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推敲出大概的他虽在疑问,说话的句式却是肯定句。这源自于韩文清对叶修的了解,也源自于他身处之地的特殊性。如果是在早期的嘉世,为了获得稳定局势,在某些事情的抉择上叶修会更加果断。然而,这里不是嘉世,这里是扬言要建立“任何人都能找到容身之地”这种理想国的奇幻乐园,叶修有充足的任性资本让他放手一搏,而他最大的靠山来自于自身的强大,来自于盟友的支持,来自于不能抉择但又不愿放弃的所有人的支援。韩文清知道,叶修在进行疯狂的理想实验,而如果是他,他有信心他能成功,他也会全力支持,让他成功。

“越过那边的小溪,在大树下看到他蜷缩在那边,毛发被打湿了,招呼也不会回应,应该是突发性的不稳定期,不知是离家出走还是跟家人走散,所以我就带回来了。”看着毛毯中小家伙已经蜷缩着睡了过去,叶修讲起了见到他的经过。“等他稳定下来,看看是送他回家还是如何,到时候再决定。”

“哦。”韩文清点了点头,同样望向小猫咪,那小小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脆弱,让人心生怜悯。

“我说……”讲完小家伙的身世后,叶修突然嘴角一扬,一脸揶揄的望着韩文清笑道:“刚才吓坏了吧。”

“哈?”韩文清闻言挑挑眉,转头看向叶修。

“突然怀里多了个未成年,是不是以为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有了外遇?”叶修眼中带笑,显然预料到韩文清起床时的心理活动,已经认识了十数年光景,他们都太了解彼此的想法了。

“如果真是我的外遇对象可怎么办。”韩文清盯着叶修的眼睛,看着他恶作剧得逞的得意洋洋,毫无预兆的问了一句。

叶修闻言一愣,眼中闪过杀机,他微扬嘴角,直视着韩文清,一字一顿的开口道:“那我就咬死你。”一边说着,叶修已经化为狐面,锋利的犬齿闪着寒光,衬托着刚才的誓言更为凶残。

“那真可惜。”眼看着叶修的杀机外露,韩文清却悄然褪去虎型,以壮硕的身姿将叶修揽入怀中,给了那狰狞的狐面一个漫长而浓郁的深吻。“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后来,叶修捡来的波斯猫终于熬过了二段拟态的不稳定期,可以正常化形回人类,并在兴欣顺利的安了家。只是,直到很久以后,这只稳重、优雅、大局观很强的一帆喵心中都有一个无法释怀的疑问。他清楚的记得,在二段拟态不稳定期时,他隐约被一个宽大的身影揽在怀中,抵御了刺骨的寒冷;也曾在畏惧害怕时被温柔的抚慰,温暖的大手让他无比安心。他一直觉得那身躯是韩文清的,那大手是叶修的,但等他真正的接触到二人之后,却不觉得任何一个人会做出如他记忆中那样温柔的事情。韩文清和叶修,叱咤风云的豪杰,即使为恋人关系,也嫌少优柔寡断,儿女情长,是不太可能对乔一帆做出如母亲般呵护的举动的。

“可能是潜意识的心理映射。”乔一帆曾试着询问过微草部落的首领,亦是曾经建议他离开微草,前往兴欣的前辈——王杰希,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结论。乔一帆总觉得哪里不对,但终究认可了这种说法,并强行忽略掉了心底里觉得不对的地方。

 

 –Fin.–

 

☆*☆*☆*☆*☆*☆*☆*☆*☆

 

 

【相关设定】BUG超多,别当真

 

乔一帆:波斯猫(稳重而优雅的猫)

高英杰:鼯鼠(自由飞行的啮齿动物)

王杰希:鼯鼠

徐斌:海龟(因为是“魔王”和第一骑士嘛)

刘小别:欧洲野兔(最快)

 

这里乔一帆的父母是松鼠,本来他也以为自己会是个松鼠,结果二段拟态却是波斯猫,然后自我压力过大进入了不稳定期,化作猫咪时会有原始冲动,不得以离开了微草。

 

郑轩:云雀(云雀会将巢穴修在地上……总觉得太随性了,跟郑轩还挺像的)

周泽楷:虎鲸(美丽,凶悍,具有文明,真的很棒。)

可是他吃海豚……………………江副队快跑

 

※二段拟态不稳定期:二段拟态的不稳定期并非所有经历二段拟态者都会出现,当父母是一种生物,而子女呈现出不同种形态时,子女心中可能会产生对二段拟态的排斥反应,由此出现二段拟态的不稳定期。不稳定期从二段拟态出现开始不定期出现,随着拟态者的心情转变,一般出现不稳定表现者会及时就医,通过心理疏导与药物控制来稳定情绪,直到一段拟态消失后,不稳定期会同时消失,此时拟态拥有者的情绪变化也不会引发不稳定副作用。

※二段拟态不稳定期副作用:不稳定期的副作用类似于强制接受,一般二段拟态拥有者会拟态成二段拟态所标志动物,无法化形回人,不能说话,记忆也十分模糊,全凭本能行事,不能服药,也不能经受刺激,直到强制拟态结束为止。一般副作用会持续三至一周,拟态解除后会送医治疗,但效果其实很局限。

※兴欣:兴欣存在的价值被定义为“任何人都能找到容身之地”的存在,所以有时候会成为不稳定期孩子的收容所,利用价值肯定的方式让他们逐步迈出心理障碍。

评论(4)
热度(67)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