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恋人未满之时的约定

※文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原作向,私设如山,OOC严重,考据党慎入

√题目名随便取的,从我以往写文的尿性来看就可见一斑,起名恐惧症患者的名字都特别俗套OTZ,对付着看吧。

√03是敷衍,绝对是敷衍,蕴含后记补←喂

√不知道说啥了,大家自己看OTZ

 

 

>>01

韩文清初遇叶修之时,那个有点耿直,又有点随性的少年才只有十几岁。一直在竞技场排名中紧咬大漠孤烟的一叶之秋,很难不引起韩文清的注意。

“总有一天要战上一场。”好胜心极强的韩文清曾如此想着,在那之后便有意无意的留意着一叶之秋的动向。于是,就在荣耀开服一个月后的某一天,电视频道里闪过一叶之秋名字的那一刻,韩文清心下一动,朝着一叶之秋刷出副本记录的副本直冲而去,拦在路上下了挑战书。

那一日后来发生了什么,时隔多年后的韩文清早已记不大清了,只有那特属于战斗法师的冰属性炫纹,以撕裂一切的气势击碎他反击獠牙的瞬间让他印象深刻,以至于在过了很久以后,久到他甚至忘记了战败时掉落的橙武名字,却仍忘不掉,忘不掉那混合着挫败不甘与莫名兴奋交织而成的心情,忘不掉从那一日开始,便纠缠不清,错综复杂而又无比纯粹的,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之间的关系。

此后,韩文清与叶修的争斗逐日频繁,小到副本记录,大到BOSS争夺,今天团队混战,明日竞技切磋,凡是有争斗之地,便不乏二人胶着混战的身影。久而久之,宿敌这样的称号在荣耀圈中盛传,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成了势不两立的绝对代名词。

 

后来,荣耀联盟成立,韩文清进了霸图,而他这个网游里认识的宿敌去了嘉世,在网络中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个角色,终究共同步上了更高的舞台,将毫不妥协的精神带入了荣耀联盟职业赛场。

只不过,在联盟成立之初,由于各战队活动经费都很紧张,即使初生代荣耀选手们建了选手群来加强交流,但在季后赛之前,终究是谁都没见过谁,这其中也包括韩文清和叶修。不过,通过平日群里的战术探讨间隙,还有不着调的插科打诨,韩文清还是稍微了解了点叶修的信息,比如说他跟自己年龄相仿,都是混在二十多岁无业游民群众的网瘾少年;再比如说那个后来响彻整个荣耀圈的名字——叶秋。

于是,当第一赛季季后赛前八强齐聚B市之时,韩文清一眼便瞅见了嘉世队伍中那个穿着随意,走路踢里趿拉的小家伙,不用别人介绍,便自然而然的知道他是谁。

“跟我想的差不多。”居高临下的丢了这么一句,对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叶修,韩文清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让他的表情有些骄傲,本来以为会换来强力的反弹,却只听对方呵呵一笑,略显稚气的脸上浮现出可惜的神色,直盯着他的脸叹息道:“你倒是跟我想的差了很多。”

莫名的,韩文清有些恼火,他仿若品出了叶修话语间的含义,却又有些模棱两可,最终却并未多言,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很有男子气概。”叶修的话从后面飘来,害的韩文清微微一怔,刚还在心头的不快瞬间消失,以至于他的脚步都显得轻盈了许多。

“真是好懂。”叶修看着韩文清的背影扬起嘴角,换来了身侧吴雪峰惊讶的目光,然而他并未理会,只是自顾自的笑而不语。

 

很多年以后,当韩文清再回忆起这段初逢,十分坦率的表示那可能算是一见钟情,反而是叶修,只是嘲笑韩文清的单纯,四两拨千斤般的规避谈那场邂逅,将四目相对时心中那莫名的悸动之情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02

韩文清第一次吻叶修是在嘉世三连霸后的那个晚上。第三年的选手聚会,狂欢的十分嚣张,所有人都以最热烈的喧闹方式来消减离别的痛楚,不忍去品味即将到来的离别。荣耀联盟成立三年,很多的初生代选手却早已迟暮,就连用脑子打比赛的吴雪峰也抵不过岁月,即使他身侧的搭档在茁壮成长。现在回想起来,刚刚咿呀学语的联盟,还未能发展完善,那些建立起各战队基石的老将便已卸甲归田,容不得任何迟疑与感伤。

叶修听闻吴雪峰退役的消息时,就是在一片欢腾里,他正要抬手去拿饮料,只这一句便让他顿住了动作。有那么一瞬,吴雪峰以为会见到他家小队长落寞的神情,可等叶修抬头,脸上却只有了然的浅笑,以及微微扬起的酒杯。

所有嘉世队员看到这情景脸色都是一变,可还未等众人提醒那是啤酒不是汽水,满满一缸子泡沫液体就已被叶修灌下了肚。

“我去,不是吧。”叶修字迹清晰的吐了个槽,随后在嘉世队员内心附和的同时直挺挺的向后栽倒下去,要不是他身侧的韩文清眼疾手快,估计后脑会跟大理石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什么情况?”韩文清身侧的霸图队友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韩文清投毒药死了死对头,可回头想想自家队长不是那样人,所以开始转为怀疑叶修碰瓷了。

“你的酒就不能自己看好了吗?”嘉世队员此刻都很不满,吴雪峰更是慌忙跑过来查看状况。

“你没见过我们家小队长的酒量吧。”检查完发现只是睡着了,吴雪峰轻轻叹了口气,十分歉意的开了口。“他有什么事都是憋着,很少正八经的发泄,这也算是个机会,醉了也好。”

“真的要退。”韩文清板着脸问,看不出他是惊讶、惋惜,还是有其他什么想法。

“老了,不能再拖累小队长了。”吴雪峰无奈的笑了笑。

“并不会。”韩文清一本正经的答,不知是代叶修回答,还是在陈述自己的想法。

“是吗?”吴雪峰抬眼,心下略感欣慰,又望了眼叶修那稚气未脱的睡颜,转头对韩文清开口道。“以后就拜托了。”

“嗯。”韩文清轻答,搂着叶修的胳膊加重了力道,一点也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那一日直至散场叶修也没醒,并在不知不觉间紧抓着韩文清的衣角不放,弄得两队人为如何处置叶修争得面红耳赤。霸图的主张自然是掰开叶修的手指好还他们队长自由。嘉世一听急得跳脚,指着叶修那白皙修长的手指骂霸图没人性,明摆着要毁他们家王牌,末了还酸霸图太抠,这时候应该舍弃一件外套,送给他们家小队长拉倒。于是,就是不是该掰开叶修的手指,以及是不是该大方的送件外套这件事,一直积怨颇深的两支战队唇枪舌战起来,最终差点发展成动手事件。全程围观两队人扯皮的韩文清眉头深锁,终究忍不住的大喝了一声“废话那么多干嘛”,随后一把扛起叶修,二话不说的就朝外走。

有那么一瞬,韩文清扛着叶修的身影与身侧扛着喝醉的张佳乐的孙哲平构成了微妙的风景线,吓得前台小姐差点没报警。好在荣耀里练就的眼观六路与洞悉分毫让这群大岭职业选手们发觉到问题,及时阻止前台报警并说清楚了经过,否则那年刚上任的冯宪君主席估计干不了十来年的联盟主席。

 

于是,到最后,韩文清非常顺理成章的将叶修塞进了自己的房间,完全无视强烈抗议的嘉世队员,以及有些担忧的自家选手,大大方方的跟这个外界盛传的死对头躺进了同一张床铺里。

 

叶修醒来的时候,韩文清那平日里严肃到令人生畏的脸庞就在身侧。此刻的他不似平日里紧锁着眉头,安静而平和的面庞上多了几分稚气,少了些许倔强,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叶修曾想的模样。叶修很是惊讶,并不是惊讶韩文清睡在身侧,而是惊讶自己一点也不惊讶身侧之人是韩文清。

“如果是美女大概会令人惊讶吧。”叶修心底暗笑,手却不老实的摸向韩文清的眉头,却在还未触及之时便被一双大手抓住。

“你要干吗?”韩文清略显沙哑的嗓音问道,显然是刚睡醒不久,可能比叶修还要晚上一点。

“没什么,就是好奇。”叶修笑了笑,想要抽回手,可是对方的力道很大,他最终失败了。

“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吗?”韩文清无视了叶修想要抽手的动作,看着叶修问道。

“老吴退役那事?”

“嗯。”

“记得啊,早就猜到了。”叶修语调淡然,他微微的扬起嘴角,斜靠在床头,抬眼去望窗外的夜空,用一种早有所料的口吻继续道。“那天他跟老陶谈话时我就大概猜到了。”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无声的沉默,只有二人的呼吸逐渐清晰。韩文清依然没有松开叶修的手,自顾自的感受那手脉上传来的律动,那是属于对方心脏的声音。

突然间,韩文清坐了起来,他放开叶修的手腕,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我不会退役。”

“哈?”叶修茫然的转回头,看着韩文清的背影眨了眨眼。“你多大?”

“不是说现在。”韩文清语气不善,转头瞪了叶修一眼。“我是说我不会退役,一直不会,一直战斗,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即使老了?”

“嗯。”

“即使永远都打不过我?”

“你欠揍是吧。”

“呵呵。”叶修轻笑,轻轻的移到了韩文清身边。“那么就约定一下,直到我退役之前,你都决不能放弃。”

“即使你退役,我也不会放弃。”韩文清订正了叶修的约定。

“好吧。”叶修轻笑着叹了口气,紧紧盯着韩文清,在脸与脸的距离仅有咫尺的瞬间开口道。“即使我退役,你也绝对不能放弃。”

下一刻,温润的嘴唇贴上了韩文清有些干燥的嘴唇,在韩文清来不及惊讶的瞬间,对方湿漉的舌头便划过唇瓣,不着痕迹的舔舐了下唇上干裂的褶皱。

“契约达成,要成为魔法少年吗?”叶修狡黠一笑,依然是那副欠揍的表情。

“不知死活。”韩文清的声音骤然降调,低沉的让人不寒而栗。叶修闻声想要退身,却已经被对方扑倒,牢牢的压在身下。“让我看看你要怎么将我变成魔法少年!”

凶猛的吻如洪水猛兽般向叶修袭来,有那么一瞬,他深刻的体会到“自作孽不可活”的深邃奥义,并在心底里反省自己的年轻与鲁莽,这导致其在未来的很多年里撩汉技巧与日俱增,嫌少有如今日这般趋于被动的局面。

很多年以后,叶修再回想起这段过往,很是感慨当年韩文清的稚嫩。如果放在现如今,那个写作“硬汉”,读作“猛兽”的成熟男人,是绝对做不出接吻到筋疲力尽,然后相拥而眠这么简单而又纯粹的仿佛青春期小鬼恋爱般的事情来。

 

>>03

“我绝不会放弃,会永远一往无前,你愿意跟我同路吗?”

“仅限荣耀?”

“还有人生。”

“你啊,别为了一个吻就盲目的奉献一生啊。”

“你不会借一句‘酒后乱性’来逃避吧。”

“不,我只是不喜欢手下败将而已。”

“你等着吧!”

 

第四赛季,霸图VS嘉世,霸图夺冠,终结嘉世三连冠。

 

“有何话说?”

“少年,你别太轻狂,人生一定是很长的吧?”

“是啊,我们的未来还有很长。”

“是吗?”

“是的。”

 

 

FIN.

 

后记:

“少年,你别太轻狂,人生可是很长的。”这句是谁说的大家应该都知道。03里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了疑问句,暗喻其实是对未来的不确定,然后老韩给了肯定答案。

此外,虽然看起来有点示弱的语气,但是全程叶修都是一如既往的笑容和轻松的语气,只是我懒得描写,就敷衍了事了。

嗯,所以说,03就是敷衍。

以上,各位可以抽我了。

评论
热度(45)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