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叶蓝】为你而为(上)#道士叶×狐狸蓝#

※200粉点梗之道士叶×狐狸蓝
※CP:叶修×许博远【叶蓝】
※特别鸣谢:感谢 @草二竹皿 姑娘提供的脑洞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上)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中)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下)
┗【END】

※注意:本文预计写上、下,最多只多个【中】,我会把它完结的←因为毫无信用,所以说这句话提醒自己。

另:起名困难户今天的名字也弱爆了。
☆*☆*☆*☆*☆*☆*☆*☆*☆

在远离尘世的世外之境,名为粤山的丘陵是狐族蓝雨的地盘。此地群狐的首领名为喻文州,是条修为已达千年,平安渡劫成仙,举止儒雅的聪慧银狐。这一点,他比他的大前辈,一条年纪已经超过一千三百岁的老狐狸——魏琛可要强太多了。那个有事没事就瘫在窝里等小狐狸们给它送食,百年一劫都要缩在喻文州家床底下的懒散家伙,虽然是蓝雨的创始人,但至今为止仍不够道行,修不得仙身。
“要引以为戒。”喻文州算是谦逊有礼的儒家公子,平日里亲和友善,嫌少动气,更不愿道他人是非,但每谈及魏琛,心下都不免叹息,也不忘教导狐族,不要跟他学习。

“魏老大真的是蓝雨的创始人?”有那么一日,一只懵懂的小狐凑到大前辈跟前耳语道,瞥着首领口中的反面教材毫无形象的瘫在一旁,对喻文州言中的不敬毫不在意,小狐心里不解,于是开口询问,结果只换来了对方意味深长的笑容。
说来,也不怪这小狐少见多怪,毕竟其不是粤山土生,自然不了解蓝雨的过往。这小狐名唤“许博远”,本是俗世一财主家的座上宾,因被财主收为义子,便有了“许博远”这个名。
许博远的义父名曰许近之,跟那些鱼肉乡民,无知愚蠢的暴发户不同,他祖上为朝廷的封疆大吏,被赐了片世袭传承的土地,他先人中出过丞相,有过将侯,传到他这,却仅仅做了个土财主。这倒不是他许近之资质平庸,而是他不爱仕途,只爱吟诗作对,享受生活。有人说他不思进取,对此,许近之只是笑笑,道一声“人各有志”便自在逍遥去了。
当然,许近之也不是个只爱吟诗作对,风花雪月的浪荡公子,拥有博古通今之才,识达天下之智的他,本身是远近驰名的“许大善人”。无论是遇到流落至此的异乡可怜人,还是看到饥肠辘辘的走兽鸟禽,他都会毫不吝啬的布施赠食,向穷困潦倒的生灵施以援手。因此,乡邻们都道他生了副菩萨心肠。

那年,大雪封山,百兽生活难以为继,临近村庄的野兽们便逃下山来搅扰百姓。许大善人听了,心下可怜野兽,也了然家畜对农人的价值,便出钱买了这些家畜,喂给山中野兽。
只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一只雪狐在觅食之时,被村人调皮的孩子盯上了。在雪狐带着食物回洞后,村人家的孩子伙同几个小伙伴尾随而至,把包括雪狐母亲在内的一窝狐狸全用石头砸死了。
其实,也不能怪这帮孩子心狠,要知道,即使许大善人心慈,但乡野村夫的见识却十分浅薄,他们只道是善人怜他们,又怎想到他是连这荒山中的百兽一起珍爱。所以,背地里的村人们没少骂这些畜生,骂他们让自己平白损失,也骂他们给许善人添累赘,咒其断子绝孙者不在少数。听这样的抱怨久了,孩子们也逐渐认为这些畜生就是该死,不知者无畏,本就没上过几天私塾的他们,哪知道生命的可贵,虐杀起生灵来自然残酷无比。
于是,在那个漫天飞雪的冬日里,那狐狸窝成了人世间真实的地狱。面目全非的狐尸和充斥于空气中的血腥,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孩童们的兴奋,让他们逐渐感觉到恐惧,最终落荒而逃。
值得庆幸的是,雪狐母亲拼尽全力未能守护的幼崽中,尚有一只未受伤害,那只拥有碧蓝色瞳孔的小生灵,在母亲尚有余温的身体旁蜷缩着,并未察觉那冲天的血腥味不是来自于猎物,而是来自于亲人。

许大善人发现小狐狸时,它已经奄奄一息了。那时正逢他来村周围巡视,发现了慌张的孩子们,询问后知道事情的始末,便一边哀叹幼童无知,一边快速向山里赶来,想看看那窝狐狸里是否还有余存。
这一看,许大善人心下稍安,毕竟这里还留了个后,不算灭门也少了几分罪孽,当下便亲自动手抱出小狐,后又命人好生安葬狐尸,建一座祠堂供养狐灵。
自那天起,许家多了只乖巧可爱的小狐,许善人收它做了义子,取名曰“博远”,天天形影不离的带在身边。许博远虽然是只狐狸,但自幼便通灵性,许善人读书、会客、出游,它都伴在身旁,听多了古今奇谈,学问不知长没长进,眼神倒是一日比一日清亮。

“此狐非凡品,恐惹祸端。”某一日,许家门前有一方士路过,对刚要出门的许善人言道。
“我儿是我地祥瑞,哪来祸端可言?”许善人呵呵一笑,回方士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方士叹道,俯下身去,召唤小狐上前。
“你父与你有缘,心善必得正果,此后你去粤山,终有再会一日。”如此吩咐后,方士起身,将一片金叶交于许善人,微笑道:“遇难时将其含入口中,心念归所便能得道,否则将再堕轮回,你可明白?”
许善人心下犯疑,迟迟不接。他本无心向道,一直不信道术方士,也没请过神佛入宅,怎会引来这一江湖骗子。
“别磨蹭,拿着。要不是你师父托我来找你,我才懒得理你,别耽误我时间。”方士见许善人迟疑不接,心下甚为不悦,扯过对方的手把金叶塞进去,转身发着牢骚走了。
许善人满脸疑惑,低头去望小狐,小狐也正疑惑不解,懵懂的注视着他。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许善人好爽的一挥手,把金叶子收入怀中,哼着小曲领着他的小狐狸逛街去了。

后来的事情如方士所料,朝廷中有人听闻许家有一灵狐,便向皇帝觐言,说这是大瑞之兆,古有明君治水得一狐仙,共结白头后风调雨顺,创了盛世明朝。今许家这灵狐听闻是许近之义子,若可以许家小姐身份出嫁,势必能福泽社稷,庇护万民。
皇帝听了觐言,心下自有思量,自古皆传狐仙貌美,妖娆妩媚,能得其一,幸甚至哉,哪有不乐之理,便传下命令,要纳许家小姐为妃。
许近之接得圣旨后不觉发愣,想自己漂泊半载,未曾娶妻,膝下只有一只灵狐义子,本想暮年时散尽家财,寻个隐蔽之处了却余生,现哪有女儿嫁入皇宫。
传令太监看许近之的面色,心下也是了然,便将朝堂上的言论说与他听,末了道了声恭喜。
不曾想,许近之听完事情始末,脸上的迷惑变成盛怒,他哄走了太监,回头去望他的义子,突然间明白了方士的意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他轻叹出声,招了小狐过来,耳边还听得到传令太监那非男非女的尖锐咆哮声。他苦笑了一下,拍了拍许博远的头,温柔的呢喃道。“你还记得那方士吗?”
许博远听闻此言,表情微微一愣,脑内瞬间闪过了某个身影,那身影的主人散漫随性,叼着烟斗面带讽笑,但他的声音清澈而干净,伸开的白皙手指美丽而修长,他告诉它,等它义父百年,它便去往粤山,等待与义父重逢那一日。于是,许博远点点头,言明它还记得。
“那便好。”许近之又揉了揉许博远的头,柔声道。“我有一物要马上交于他,不得耽误片刻,你能帮我送过去吗?”
许博远闻言更楞,它自懂事,便随着许近之,从未离开半刻。然而,此次竟要远行,实在有些忐忑。
“我只能交于你了。”许近之一脸凝重,注视着小狐蓝色的眼眸,郑重其事的开口。
许博远寻思片刻,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愿意为义父分忧。
许近之见状大喜,快步走到书案前奋笔疾书,在取来信封滴蜡塑封,让许博远务必交给方士本人,随后为它备了些干粮,送它出了门。
转回头,许近之散尽家财,遣散仆拥,叮嘱他们远赴他乡,免得朝廷怪罪,平添囹圄之灾。随后,他紧锁院门,口含金叶,一把火烧毁了祖宅,葬身火海。

“没回来?”道士模样的男人叼着烟斗含糊不清的问,一只银狐点了点头,脸露愁容的叹了口气。“是不是修行还不够?”
“是他玩心重。”道士叹了口气,踢了脚舔食葡萄的老狐狸。“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去,你轻点,我这老骨头不抗折腾。”狐狸不满的挪了挪身子,远离了道士身边。
“就这只知道吃的饭桶,赶紧撵下山去得了,留着占地方。”道士磕了磕烟袋,特鄙夷的瞥了眼老狐狸,凑到银狐耳旁说道。
“前辈,你说笑了。”银狐微微一笑,礼仪端正的四两拨千斤,这帮老神仙的互讽揶揄,他就当玩笑从不当真。“倒是引路金叶,前辈应该没有了吧,微草堂这次又要发牢骚了。”
“王杰希?”道士闻言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诈。“他欠我个人情,这东西随便拿。不过……”话锋一转,道士盯着银狐。“这样你也欠了我个人情哦。”
“别说笑了,前辈。”银狐的眼中闪过锐利的光,神态自若的开口道:“收那只小狐已算是还了这恩情吧。”
“你这才是开玩笑。”道士同样面露微笑,盯着银狐的瞳孔说道:“那雪狐是你粤山的血脉,我没多算一份人情已是仁义,怎么另一份也想赖掉。”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没等银狐回答,火狐在旁插嘴了,蓝雨的事它都不管,但是凡牵扯眼前之人,老狐狸便成了真正的话事人,哪怕他话中十句,八句都不着调。
“你们家那只可还没回来呢?”道士都懒得瞥它,又添上一袋烟,自顾自的吞云吐雾。
“……”老狐狸闻言闷哼了一声,终究没再言语,心里倒是把这道士骂了千百遍。
“那就这样吧。”看老狐狸不吭声,道士微微一笑,起身扯了扯衣襟。“小狐狸你们就收着,那话唠我帮你们弄回来,至于还人情的事,到时候有需要再说,我不怕你们偌大的粤山赖账。”
“赶紧滚,事不办成就别回来。”老狐狸没好气的吼着,刚才吃瘪的一口闷气转瞬间发了出来,连旁边的银狐也不免正襟危坐,态度凛然起来。
只是,这怒气的影响范围内,让百兽都得俯首的气势却未撼动道士分毫,只见他轻哼一声“手下败将”,便神态自若的踱出狐狸洞,转头化作一缕清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评论(2)
热度(58)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