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叶蓝】为你而为(中)#道士叶×狐狸蓝#

※200粉点梗之道士叶×狐狸蓝
※CP:叶修×许博远【叶蓝】
※特别鸣谢:感谢 @草二竹皿 姑娘提供的脑洞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上)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中)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下)
┗【END】

※注意:果然有了【中】,不过【下】很快就能诞生
此外,其他点梗的小伙伴请耐心一下,文有在写,就是哪个梗鸡血灵感多一些吧了。

☆*☆*☆*☆*☆*☆*☆*☆*☆

许博远自从成了粤山的狐狸,他的注意力便不再似曾经一般,仅注意着一人的一言一行。这只初来时不会化形,不懂人言的小家伙,不知不觉间已然成长为谦谦君子,优雅而干练。
现如今,他作为粤山之主——狐族“蓝雨”旗下,隶属于后勤部队蓝溪阁的精锐,凭借其精明强干,善于统筹,资质尚佳的优势,已经成了“蓝雨”众狐中不可多得的佼佼者,被尊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统领着“蓝雨”的后勤部队,为“蓝雨”全族的衣食住行忙前忙后。

其实,就在许博远刚至粤山之初,灵智尚未通透的它尚不知自身的未来会如何。有那么些年月,还是只小狐狸的它总是守在粤山入口处,等待着那位只谋过一面的方士。因为它知道,只要它将义父嘱托的信函交给方士,它便可以回家与义父团圆了。
“义父一定会夸奖我的。”还是单纯的小狐时,许博远总是如此想着,根本未发觉它的时间已然与现世迥然有别,而那心心念念的义父,也在它起程前往粤山不久后,便葬身于人世贪毒的业火之中了。

就这样,数月时光悄然而逝,小狐仍不知疲惫的每日在山口张望,它知道,凡是有人进入粤山,势必要打此路过。
“那只小狐还在等吗?”粤山之巅,巍峨的蓝雨楼中,一只火狐隔窗远望,虽见不到粤山入口的雪狐身影,却似是与人攀谈,又如喃喃自语般的嘀咕道。
“劝也不听,只会痴痴的等。”喻文州览完手中的狐账,抬头望了眼窗旁,也不管火狐是否和自己说话,擅自接口道。“所以前辈才不想见它。”
“他是因为事情办砸了才躲的吧。”火狐听喻文州谈起前辈,脑中瞬间浮现出那欠揍嘲讽的嘴脸,心下不免不忿,悻悻的嘀咕道。
喻文州闻言浅笑,并未附和对方的猜忌,心下倒是自有自的思量。
“见了也无意义吧!”内心叹气的喻文州随手拿起身旁的卷轴,继续处理着政务。
“叫那小家伙明天给我送饭。”火狐并未期待喻文州能附和自己的猜测,他平日里那人前背后的嘲讽多半是过过嘴瘾,也不期望着有人附和,他那多话的好徒儿也就罢了,眼前这位谨慎到有些无趣,是理解不了战术上鄙视对手的乐趣的。于是他丢下了这似是嘱咐,又似命令的一句,便悠哉的哼着小曲离开了。
“前辈们啊!”喻文州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心下叹气,脸上露出了无奈的微笑。“都是一个样。”

后来,喻文州特别找小狐狸谈了话,在再三承诺若有人来会第一时间通知小狐狸后,才终于说动它跟着蓝溪阁的管事人一起,每天给魏琛送饭。
以此,小狐狸与魏琛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个满口跑火车,岁数比最老的的狐狸还大了一两百岁的“蓝雨”创始人,总是会抓着小狐狸们回忆曾经,把他还是小时候的事情一遍一遍的絮叨出来,总是从午后说到傍晚,或者从黄昏讲到黎明。
本来,许博远不太想听这些过去,但日子久了,即使不想听也阻止不了对方说的它终究选择了顺从,反正除了送饭,这时候的它也什么事都没有,在山门口浪费时间和在这里听故事也没什么区别,反而是这里还更热闹呢。
于是,许博远开始长时间的待在魏琛的狐狸洞外听他讲故事,偶尔会帮忙维持下同来听故事的其他幼狐们的秩序。久而久之,它渐渐懂了人言,能说出人话,不用借由鸣叫来让大家保持安静。再后来,某一日的清晨,许博远竟无意间化作一名少年,赤身裸体的“它”慌张的摇醒了身侧睡的横七竖八的同伴,随后被很无情的鄙视为“大惊小怪”。
“你知道你每天都跟谁在一起吗?”拥有一道剑眉的帅气红狐笔言飞说道:“那可是创世一代的神狐啊,在他身侧,即使是顽石也会通灵的。”
“那他还怕天劫?”许博远痴痴的问。
“额……”笔言飞无言了半秒,但很快就辩驳道:“人无完人嘛……大概。”
看着笔言飞有些局促的轻咳了一声,厚道的许博远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也清楚,那个毫无威严的大前辈魏琛,究竟有怎样强大的力量。
要知道,在这粤山之上,即使是现任的狐族之长也不会否定魏琛的力量。在很多人看来是随和而不着调的大前辈,却是个收敛气息也无时无刻不释放着足以碾碎弱小者灵魂威压的强者。因此,处于魏琛身侧,本身便是锤炼,若未被威压撕碎吞噬,便会经受捶打,越变越强。
因此,许博远由“它”变成“他”,真正的成为了粤山之主——“蓝雨”中的一员。

此后经过了很多年很多年,现如今的许博远再不是当初的那只小狐。他的灵智开了,视野宽了,便被告知了自己曾经不懂,现在能懂了的事实——他的义父已经不在,但是那灵魂的主人终究会再与他重逢,只要他是粤山中的一员……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许博远已经由青涩的少年成长为干练的勇者。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蓝溪阁里工作,但偶尔有机会,便会溜去魏琛的洞穴旁,挤在一堆小狐狸中间,听魏琛讲过去的故事。
“不对啊,老魏,你上次跟我们不是这样讲的。”有时候,听到跟当年听过的故事完全不同的地方,许博远便会跟同样偷闲来凑热闹的同伴一起挤兑大前辈,这个在他们眼里就像是老朋友,毫无创世一代架子的家伙便会耍赖,一边说着:“小屁孩,你们记错了,还没老夫记性好呢”,一边将跟原来故事全然不同的内容继续编下去。

直到有那么一日,魏琛正口沫横飞的描绘着他与初代龙王叶秋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哼笑出声,伴着一阵清风划过,本是空无一物的平地上竟升腾起一阵青烟,待青烟消散,一袭道袍的俊郎男子立于空地之上,手持烟袋,满脸讥笑。
有那么一刻,许博远的记忆瞬间倒退,他仿若记起了早就遗忘的那个午后,陌生的方士拦住了他与义父的路,对还是小狐的他轻启笑颜。他白皙修长的指尖触感还留在毛皮之间,许博远甚至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阳光、烟草、淡淡的汗水,以及那直至今日,仍不会遗忘的故人气息。
“与其在这里吹牛,快点去看看吧。”道士吸了口烟,抬下巴点了点山门方向。“弄这货回来真不容易。”
“我去!还真回来了。”魏琛闻言整只狐狸弹跳起来,一边化形成人,一边火急火燎的向山门口冲。“我以为你小子这次指定又不成呢。”
“谁没事跟他耗啊,我也是有正经事干的。”道士呵呵一笑,扯了扯自己的衣襟,但对方根本不理他,早就冲出几十米开外了。
对此,道士也不鄙视,反而转头,直视着楞楞的盯着他看的雪狐。
“按照约定,我带他来了,你也去看看吧。”道士如初逢那日一样,对着雪狐露出了温柔的笑,走到近前拍了拍他的头。“如果你记得,就去老地方找我。”

那一刻,许博远并不懂道士口中的意思,他只是听从道士所言,冲去了魏琛消失的方向,并在那里见到了他这些年来一直等待之人——许近之的身影。
只是,在这次重逢中,他知道了一件事,这个他心心念念等待的义父,其实从创世之初,便是这粤山之狐,因天劫损了精元,便去凡尘修炼,每世都修善德,却因心性不定而渡不过境界,害得引渡者试了千百回。
“那名方士是引渡者?”许博远有些惊讶,虽然他感觉到了那道者的不凡,却不想他竟高深到可以渡灵的地步。
“咦?小蓝,你不是吧?你不知道吗?不对啊!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你怎么会不知道……等等,你刚才是不是叫我义父?……我想想……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该不会……”还没等许博远的“义父”絮叨完,魏琛一把堵住了他的嘴巴,喻文州满脸微笑,不等许博远发问,便吩咐他去筹备晚会,为“蓝雨”副首领回归庆贺,硬生生的把许博远支走了。

“咦?没有恢复记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支走许博远,转头跟他大致说了下情况,心下不免惊叹。要知道,比起许博远那等待了千年的“义父”,黄少天对他的记忆则更深刻的停留在创世之初那时。毕竟,流转百世的黄少天脑中,与“许博远”相处的岁月不过短短一瞬而已。
“正是如此。”喻文州叹了口气。“所以他一无所知。”
“即使如此……”魏琛摸了摸胡茬。“总是追着少天跑倒是一点没变。”
“这不好笑。”黄少天严肃的板起脸,拧眉思索着。“我不想欠王杰希人情,但这事只能他帮忙了。可是一想到向他低头,就莫名的有点生气。嗯,但是没办法啊!比起向他低头,我更不想……嗯,话说回来,我用的‘引路金叶’是微草的东西吧。让我想想……我天啊,我用了那么多,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让我用了那么多还没被王杰希打死?”
“我以为你小子只是在自言自语……”突然被抛了个疑问,魏琛还有点措手不及,转头看向喻文州,对方却像早有预感般转向黄少天,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拜托了前辈。”
“天啊!果然!我就说为什么会是那家伙来引路!终于还是欠了最不想欠他人情之人的人情。”黄少天痛苦叹息。
“亏你能说出这么绕的台词,不愧是话唠。”不知何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屋内三人背后,实实在在的吓了三人一跳,魏琛和黄少天的尾巴都露出来了。
“老叶,你要死啊!”看清来人,黄少天毫不客气的骂道,虽然同是晚辈,但黄少天跟叶秋极熟,自然说话毫无忌讳。
“对恩人就这样说话。”叶秋闻言哼笑一声,找了把椅子坐下,悠然的叼起烟斗说道。
“……”黄少天闻言张了张嘴,最终没想好说什么,遂走到他身侧的椅子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其实我来没别的事。”叶秋挤兑了下黄少天,心情变得大好,他悠然的吐了口烟圈,扫了眼屋内的三人,慢条斯理的开口道。“过去的就过去吧,我从没纠结,你们也别在意,好好活着就好。”
“老叶你……”黄少天眨眨眼,盯着叶秋不知怎么开口。
“如此也好,算还了他的。”叶秋一笑,身影变得飘渺,随风消散不见。
“说的轻巧。”黄少天咬了咬牙,握紧拳头叹道。就在刚刚的一瞬,他从叶秋的眼神中读出了,那一如既往的不羁与释然中,一闪而逝的落寞。
“不会只有那样的。”喻文州走过来,拍了拍神经紧绷的黄少天。“虽然不想,但只能一试了。”
“啊,确实。”黄少天难得的简练附和:“我最讨厌欠那家伙人情了。”
“哎,年轻真好。”魏琛望向被点燃斗志的重逢拍档,心下叹气,却又不免欣慰。他的孩子们,经历了那么多,却有好好的在成长,这比什么都好。

-Tbc.
☆*☆*☆*☆*☆*☆*☆*☆*☆

下次完结。

评论
热度(25)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