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叶蓝】为你而为(下)#道士叶×狐狸蓝#

※200粉点梗之道士叶×狐狸蓝
※CP:叶修×许博远【叶蓝】
※特别鸣谢:感谢 @草二竹皿 姑娘提供的脑洞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上)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中)
┣【道士叶×狐狸蓝】为你而为(下)
┗【END】

※注意:
我……要谢罪……我好像跑题了OTZ
【抱歉,这篇“下”质量不高……OOC严重,莫名其妙的设定很多,烂尾啦,道歉声明在后记里,真的很抱歉,辜负了点梗姑娘的期望,我只是为了要完结它而结束了这个故事,实在很不负责任,我……很抱歉。】
☆*☆*☆*☆*☆*☆*☆*☆*☆

王杰希看着由内侍引入大殿的“蓝雨”正副首领,这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要知道,他微草后山那百草堂中最名贵的金叶杉,现在可是快被揪秃了。
“你们知道那金叶杉多少年才长一片叶子吗?”王杰希看着二人劈头盖脸就问,完全没有虚与委蛇,假意寒暄之意。
“王队莫气,咱们这不是来道谢了吗?”喻文州闻言莞尔一笑,抢在正欲开口的黄少天之前回答道。
“嗯?是吗?”看了眼喻文州的笑容,王杰希皱起了眉头。在世外之境活得久了,没人会把喻文州的笑容当成无害的纯良,这个一手掌控天下狐族的统帅,寻常的笑容下必定是运筹帷幄,步步为营的谋略。想到此,王杰希瞥了眼喻文州身后那由众狐抬来的十数个木箱,心下便已有了心思。“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吧。”王杰希回以微笑,眼睛却紧紧盯着喻文州的表情。
“呦,王杰希,这么久不见,你倒是聪明了不少啊,真是那个什么来着……对,就是那个……那个……士别三日后的刮目相看,想来咱们没见面这些许年,你的长进不少啊。”跟微草交涉,从来不用绕弯子,看王杰希已经明白他们这架势的含义,才被抢了话而选择闭嘴的黄少天,瞬间开启垃圾话模式,引得微草大殿内的内卫们个个都变了脸色。
想来,黄少天的垃圾话从来都是在量不在质。所以,比起内卫们护主心切的急躁,见惯了他聒噪的王杰希反而泰然自若,只见他微微一笑,抬手制止了咬牙拔刀的内卫们,云淡风轻的轻叹道:“你倒是一点没变。”
“少天,别闹。”看着黄少天因王杰希的反应而跃跃欲试,喻文州适时的制止了他的反击,一脸歉意的望向王杰希。“叙旧的话稍后再说,先来谈谈正事吧。”
“开什么玩笑!”听闻喻文州所言的瞬间,两人在异口同声的瞬间都露出不悦的表情。随后,发现对方跟自己有同样的反应,黄少天哼的一声别过头,王杰希则隐隐露出了懊悔的神情。
“好,谈正事。”喻文州笑着权当没注意到自己话语的杀伤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今日前来道谢确实不假,但也确有其他要事相商,这事绝不是与微草无益之事。”
“哦,是吗?”王杰希闻言眯起眼睛,刚才的懊恼表情已经荡然无存。“说来听听。”
“这事吧,还得从很久好久以前说起……”喻文州淡然的开了口,没等王杰希再说什么,便自顾自的打了个响指,变出把座椅后安然的坐了下来,随后才娓娓道出了来意。

那是大约一千年前的往事,自诞生以来便纷争不断的世界终于获得了统一,龙族之王独占鳌头,征服百灵,平定天下。然而,龙虽自居地上之主,却也躲不过百年一遇的“天劫”,这是自地上有灵以来,万物都逃不脱的劫数。
然而,就在那一年,龙王一统百灵的那一年,百兽所遇之劫却分外的与众不同。那一年,震雷滚滚的天空中狂岚大作,冰火交相辉映,轰鸣震耳欲聋。百灵均躲在各家的掩体内瑟瑟发抖,却不想一道青影扶摇直上,冲破云霄,游走于雷风电火之中,只留一道幻象于阴空之间。
蓦的,黑如锅底的阴空中响起震耳欲聋的炸雷,天边虚化的青鳞之姿变得清晰可辨。于是,呆若木鸡的百兽早就忘记了恐惧,一个个仰望着天际,目睹着狂风肆虐,坠冰如刃的末世景象中,那蜿蜒盘旋的身姿,被劫火与雷光贯穿,融化于耀眼夺目的光华之中。
下一瞬,一切的光影、声音都从这个世界消失无踪,漫无边际的黑暗笼罩着世界。百兽毫无所动,只是呆愣愣的看着,直到东天破晓,直到太阳高垂。

后来,过了很久,百兽只能感受到龙王仍存于世,却再未寻得其身,就也慢慢忘了,任由他自生自灭。
“那家伙死不了!”粤山的老狐狸喃喃自语。
“他还没那么弱!”青丘的白额虎皱了皱眉。
这些跟龙王争过天下的族长都这样说,下边的小辈们自然不放在心上,只有那陪着龙王南征北战的小银龙姑娘,一直守在龙王消失的那片土地上。

与此同时,粤山的狐狸们开始了以往的日常活动,而蓝河作为很有资历的成狐备受器重。那一日,也就是龙王失踪的一个星期后,它与同属的几位兄弟被派去浙川西湖附近办事,一来是给小银龙姑娘弄些吃食,二来是查查此地是否有异,龙王不在期间,这是其他百兽分拦的工作。
然而,就是这次视察,蓝河得到了意外的收获。那是在西湖附近的一个山洞内,它捡到了一只怪异的生物,“他”生有双足,周身光滑,竟然没有半点皮毛,是蓝河从未见过的生灵。当然,后来大家才知道,这生物名曰“人”,是天神女娲所造之灵,而这西湖洞中出现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一周前渡劫成功,修成正果,得到天神所塑之姿的“龙王”。
不过,那时候的龙王尚未苏醒,谁也不知“他”的身份,而其修养调息之际,由于精元尚未恢复,一时竟未被察觉是龙王本人。因此,粤山的狐狸们并不赞同蓝河将“他”带回,恐为粤山带来灾祸。对此,蓝河明白大家的顾虑,却也无法对“弱小”弃之不顾,再说这“异物”也有危险,便决定留守“监视”,让同僚回山报告情况。同僚虽然担心蓝河,但也拗不过它的性子,便嘱托它多加小心,随后回了粤山。
至此,蓝河便独自留在了西湖,照看这个与它们截然不同的存在。夜深之时,它会以身为其御寒;拂晓之刻,它便去湖畔收集晨露润其口舌,就那么过了大概两个多月。
当“龙王”从世界上消失后的第八十一天,沉睡的“异物”悠悠转醒,他凝视着蜷缩在怀中,温热而柔软的雪狐,先是一愣,后又微微的扬起嘴角,眼含柔情的笑了。

自那以后,龙王成了粤山的常客,不仅经常龙占狐穴,还总时不时的调戏众狐,特别是对蓝河呼来喝去,戏弄的不亦乐乎。
然而,谁都不会因这龙王平日的嬉皮笑脸就轻看了他,自从龙王修成正果,通了七窍,明了大智后,他便得了神识,通晓了修仙渡劫之法,并将其毫无保留的传授于了百灵。
只是,这渡劫修仙并非易事,即使知晓方法,渡劫者还需拥有资质,千年的道行自不可少,渡劫的胆魄也不能缺。不过,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为渡劫者指点迷津,引路导航的“引渡人”。龙王,就是现阶段百灵的引渡人。
所以,粤山之主还是很欢迎龙王赖在这里的,毕竟能多指点些年轻的小狐,助它们早日飞升,也缓解下自己身上的担子。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粤山终于迎来了首批渡劫的双狐,作为粤山未来的掌舵人,他们将在同一日渡劫飞升,接过粤山之主的重任。但却正是这次渡劫,让一切的事情发生了改变。
那一日,粤山渡劫的场面异常宏大,早先飞升的各路仙兽也来观摩。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渡劫到了关键时刻,一声炸雷惊到了一窝刚出生不久,才可以乱跑的小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的众狐们眼睁睁的看着小狐们四下逃窜,竟有三只冲出了掩体,向毫无遮挡的空地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蓝河脑子里都未思索,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朝着一只眼瞅着就要被落雷击中的小狐处跑去。而此刻,眼见下界混乱一片,渡劫双狐之一的黄少天没有多想,奋不顾身的折返回来,硬生生护在了蓝河与幼狐面前。
直到此刻,其他众人才发觉事态有变,但想搭救为时已晚,原本会落在幼狐身上的落雷,结结实实的击中了黄少天。随后,坠冰、天火、风刃,当蓝河用力抛出幼狐,转身去帮黄少天之时,天劫的酷刑瞬间包裹住二狐,早已逃脱无门。
“我来想办法,你要趁机逃走。”黄少天自知凶多吉少,便想拼死杀出一条通路,却被蓝河阻止了。“不行,黄少。这劫若你一人来抗,定会灰飞烟灭,我不能让你一人留下来。”
“费什么话,你就快走吧。”
“不行!我绝对不会离开。”
拗不过蓝河,黄少天心中叹气。他虽于这小狐接触不多,但也算知道他的名号。工作能力强,自己的拥趸,叶秋常常逗弄的家伙。
“韧性很强,脾气很倔,团队精神很好。”这是叶秋的评价。
“这种人,不会丢下同胞的吧。”黄少天叹了口气。“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偶像?”
“不过,谁又不是呢?若是魏老大遇到这事……嗯,他可能会丢下我跑路……吧……糟糕,回头魏老大肯定要骂人了。”突然间心道不妙,可转瞬才想起来,自己都要死了,估计是听不到魏琛骂人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啊!”
直至此刻,黄少天的心中还在胡思乱想,却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抽离身体,和蓝河两狐奔向了阴府。

“这事我知道。”王杰希皱了皱眉。“但是重点呢?”
“前辈当年为救堕入轮回的少天和蓝河,元神离体同入轮回,转生引渡二者之事你也清楚。”
“嗯……”
“现如今,二者皆已回归,但仍有一事未了,所以想求微草帮忙。”喻文州微笑,看起来异常微笑。
“我为什么要答应?”王杰希皱眉,听不出这对自己有何好处。
“你欠前辈一个人情,还了便就了了。”喻文州笑答。
“那些引路金叶还不够?”王杰希挑眉。
“那是我们粤山欠的,他一开始应该就言明了吧。”喻文州叹气。
“也不知道究竟谁是狐狸。”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肯定了喻文州的猜想。
“那么……”
“好,我帮忙。”未等喻文州再言游说之词,王杰希便不再纠结,拍板答应了粤山之主的请求。只是,刚脱口答应,他的脸上便再浮为难之色,口中轻叹道:“你们想对谁出手?”
“怎么?”喻文州不解,开口问道。
“叶秋如今的身体已经时日无多了,他精神耗损过剩,再不回归恐怕……”王杰希皱眉,掐指算了算,回答道。
“我们本想恢复许博远的记忆……”喻文州垂下眼帘,思索了片刻开口道:“看来,还是先处理前辈的问题比较好。”
“他已经准备好了。”王杰希接口道。“只是现在还没拿定主意。”
“那个前辈?”喻文州诧异。
“因为此法不能两全。”王杰希叹了口气,微微皱起了眉。“他与黄少天的情况截然不同,黄少天被天劫之灾击中时是心存善念的,因此精魂未散,堕入轮回历劫修渡,百世之后得了大智,自然忆起了前尘,修成了正果。可叶秋是由神入轮回,又凭外力维系了千年的肉身与神智,现在已是极限,即使抛弃肉身,回归本体,势必也要缺损部分记忆,忘却部分情感。”
“他会忘了粤山上的小狐?”喻文州道。
“念的越深,便忘得越彻底。”王杰希答。
“这是代价吗?”喻文州叹。
“他早就知道。”王杰希答。
“可恶!真希望他忘记我们欠他人情这种事,这样我就不用内疚了!那个笨蛋笨蛋笨蛋。”黄少天闻言暗自嘀咕,那一日未能救得同伴的懊悔仍萦绕心头,不曾忘怀。
“看来,我们本次所求大可免了。”喻文州沉默片刻微微一笑。“帮我们转告前辈,缘未尽,情可以重修;缘尽了,情在也是断肠。”
“你这是让他欠你人情吗?”王杰希嘴角挂笑,意味深长的望着喻文州。
“毕竟,我们才是狐族。”喻文州未闪避王杰希的试探,保持着泰然自若的微笑。
“原来如此,受教了。”王杰希笑叹,心下已是了然。“我会尽量让他不忘记这点的。”
“有劳了。”

不知过了多少年,许博远已经成长为能够独挡一面的优秀狐狸了,自从他的“义父”回到粤山,他就再没见过给他指点迷津的那个道士。他有时候好奇想问,但都忍了下来,他总是觉得,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他们有缘,必会再次相遇。
直至那一日,狐族之首亲自给许博远下了道命令,让他去西湖之畔查查水患成因。对此,许博远虽然心有疑惑,却并未迟疑半分,转头便下了粤山,前往了西湖之畔。

在那里,阴雨下了一月有余,湖水虽未上涨,但生灵已经溃逃,偌大的自然中,只有雨声与许博远踏水而行的脚步声。
“这雨实在太大了。”许博远心下嘀咕,正待找地避雨,就看见眼前出现一个山洞。
“这也太巧了吧!”心下还在吐槽,离许博远不远处突然落下一雷,直劈中棵参天古树,吓了许博远一跳,二话没说的冲入了山洞。
突然间,外面的风雨声瞬间消失,许博远惊讶的回头,只看得见哗哗的雨幕,燃烧的古树,还有天空中的雷光滚滚。
“没有声音?”许博远心中惊讶,但当他探头想要一探究竟之时,却被无形的墙壁挡住了去路。
“结界?”直至此刻,许博远才算了然,自己是误闯了结界,现在被困在其中了。
“还有那种可进不可出的结界吗?”虽然听闻道法无边,但这种可进不可出的结界却从未听闻。如果世间真有这等神通,老魏那极好吹嘘的个性应该早就念叨的粤山之狐尽知的程度了。
“难道是祸乱妖术?”想来最近越来越多生灵不走古法,以邪术渡劫,惹得民不聊生,该不会这里便有一只吧。
这样想着,许博远不仅机灵起来,他寻着洞穴向内走去,绕过一个转角便看见一间石室。想来已经出不去,许博远把心一横,快跑了几步冲入石室,却突然间有些恍惚。
摇曳而缥缈的记忆深处,一只雪狐伸展着身体遮挡着赤身裸体的男人,它要为他驱寒,它在为他取暖。下个瞬间,男人睁开眼眸,揶揄一笑,轻轻吻了雪狐的耳朵。
“谢谢你。”酥麻而柔软的温柔拨动着雪狐的心弦,让雪狐的视线离不开那深邃的双眸。
“我会用一生来报答你的恩情。”男人温柔的抚摸着雪狐的脊背,直到尾巴跟处。“你也要用一生来承受,我那无休无止的爱。”

蓦然间,耳边再次响起一声惊雷,许博远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身上。此刻,男人仿若被惊雷惊醒,眼神迷离的望着他。
“你在给我取暖?”沉默了不知多久,也许只有一秒,又或者过去数分钟,许博远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眼前的景色似曾相识,他却记不得在哪里发生过。
“谢谢你。”男人微微一笑,一把抱住了许博远,那温热的手掌扶上了他的脊背,沿着脊梁一路向下,直至尾巴跟处。“我会用一生来还你恩情,所以……”
许博远听着对方的承诺,心中某处在隐隐作痛,然而更多的,是宣泄在耳中的心跳声,经久不息。
☆*☆*☆*☆*☆*☆*☆*☆*☆

-【恶搞】番外-
叶修:成不成仙先放一边,为什么我的设定是失忆,黄少天就跟没事人一样?
王杰希:你在说什么?难道你忘了曾经的黄少天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吗?
叶修:啊!被你这么一说……
黄少天:滚蛋吧,你们俩是不是傻了,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吧。不信你问问我家首领我是不是一直都是那个帅气、潇洒、英俊不凡的我?你们快问快问快问啊!!
喻文州:哎,没办法,即使不再是安静的美男子…(含泪哽咽)他也是少天啊!
王杰希&叶修(同情的望着喻文州):节哀顺变。
黄少天:你们……你们……你们这帮滚蛋!!(泪奔)

不远处,霸图、轮回的各家面面相聚。
韩文清:幼稚!

✿ฺ ♡ ✿ฺ ♡ ✿ฺ ♡ ✿ฺ ♡✿ฺ ♡✿ฺ ♡ ✿ฺ ♡ ✿ฺ ♡ ✿ฺ ♡

后记:实话说,这篇烂尾了……对不起,又跑题又烂尾我……我是笨蛋【自我嫌弃】
因为摸鱼严重,点梗都拖了好久,现在才完成一篇,真是抱歉QwQ

哎,答应朋友的文也还没写……我……我……我不想狡辩了【泪奔】

最后,真是对不起,这么糟糕的故事我还是发出来了,不是为了骗赞什么的,实在是我想让它有个结果。
所以,大家不用给心点赞啦,跟点梗的姑娘说声抱歉。以后有机会我会重修,或者从新写一篇,如果到时候姑娘还愿意看的话,随时欢迎哈。

评论(9)
热度(24)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