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国家队&魏琛】生日惊喜#喻文州生日贺#【修正v.1.0】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喻文州生日贺,无CP
√纯纯的队友爱
√想让老魏摸少天的头,想让老魏宠一下喻文州。

★❤★❤★❤★❤★❤★❤★❤★❤★❤★

今日,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午后的气温虽然有些低,但凑在雪地里忙活的那帮家伙看起来却精神头十足。

“少天,你这计划能行吗?”看着黄少天全神贯注的埋头在雪地里鼓捣,叶修叼着烟闲庭信步的凑了上去,盯着对方手上的引线问道。

“我去!老叶,你离我远点!”黄少天闻声抬头一看,一眼就瞅见了那比阳光还要刺眼的香烟光火,瞬时间黑了脸,连珠炮似的轰赶起叶修来。“你想干什么!快点把烟掐掉!你是想破坏我的计划吗?快离我远点!苏沐橙!苏沐橙!苏沐橙!快把老叶拉走!快点快点快点!不干活就给我离远点!”

苏沐橙听到黄少天的喊声,转头看向这边,就看见被黄少天嫌弃驱逐的叶修,仍是那悠然自得的模样,一边抽烟,一边看黄少天忙活。于是,她轻叹一声,走上前去,把叶修拉走了。“你别闹他了,到这边帮忙。”

 

“我能提问吗?”一边接过苏沐橙递来的一大堆装饰物,叶修叼着烟问道。

“什么?”苏沐橙眨了眨眼。

“到底是谁让王杰希跟张新杰把喻文州拖出去的?”叶修想到今早用蹩脚的借口硬生生把疑惑的喻文州拉走的那个场面,心中不免好奇起来。

“是王杰希自告奋勇。”还没等苏沐橙回答,楚云秀突然闪到叶修身边,在他怀中的装饰物中挑挑拣拣,拉出一条彩带后回答。

“他们不会真的想去逛故宫吧?”叶修表示不信。

“张新杰说看到喻队浏览故宫微博时,对那些纪念品很感兴趣,所以他们就拉他去买了。”苏沐橙接话解释道。

“那是谁决定在这个小院里‘埋地雷’的?”叶修再次提问,他总觉得他就是去体育总局开了一天的会,怎么好像错过了很多有趣的话题。

“黄少天说好不容易有雪,就要物尽其用,这是蓝雨的座右铭。”苏沐橙一边回答,一边拉着叶修走到小院中的枯树旁,将一条条彩带挂了上去。

“我还以为他要谋朝篡位呢。”叶修瞥了眼兴致勃勃还在鼓捣的黄少天,叹了口气说道。

“那倒挺乐享其成的。”方锐凑了过来,把苏沐橙之前指挥他去拿的纸箱子搬了过来,将里面的礼品盒一个个堆在了树下。

“你们不觉得这种装饰应该放在圣诞节吗?”越来越觉得眼前的这棵树像极了兴欣圣诞节时总会登场的那一棵,叶修毫不客气的吐槽道。

“无所谓,反正是跟新年一起庆祝,有什么关系。”张佳乐扛着铁锹路过,听到叶修的吐槽回了这么一句。

“呵呵,等一会文州回来哭了,一定要好好记录啊。”不知是在感叹张佳乐语义的敷衍,还是在预测喻文州看到这一切后的感动,反正现在的叶修脸上,是那种风淡云轻,但怎么看怎么觉得嘲讽的笑容。

“他真的会哭?”不在乎叶修表情是怎么让人心中火起,同个阵营的方锐开启队友免疫,特别平常的凑上去问叶修道。

“嗯,大概吧。”叶修皱着眉沉思了片刻后,极为严肃的回答道:“不哭你就把他打哭。”

“这样不好吧。”方锐闻言想了想,随后耸了耸肩。“蓝雨找我算账怎么办?”

“我去,你不是吧……”叶修露出假嗔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看着方锐。“你以后还是离老魏远点吧,也离那帮小年轻远点。”

“我去!老叶,背后说人坏话,你还有点节操没!”没等方锐对叶修的话有何反应,他们身后响起了极具标志性的中年男声,还没等叶修回头,一只大手就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肩头。“没下限都跟你学的好嘛,别错怪老夫。”

“哦?”叶修被重击袭肩,脸色稍稍一变,挑了挑眉讥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你这么有自知之明好吗?”

“瞅你这话说得……”魏琛闻言也是不恼,自动屏蔽叶修的揶揄,泰然自若的回答。“咱们什么交情,你的没下限我是很清楚的,你能说出什么没下限的言论,我还能不知?”

“呵呵。”眼看讥讽是不能撼动这老家伙的,叶修话锋一转,笑着开口问道:“不说这个,你干嘛来了?”

听这么一问,魏琛的眼睛动了动,随后轻咳一声,转眼四下瞟了瞟,在看到黄少天的背影后,全然无视了叶修的问话,转身凑到了黄少天身旁。

“你弄什么呢?”由于干的太专心而没注意周围的黄少天,在看到凑过来的魏琛瞬间,脸上闪过欣喜的神色,眼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魏老大你来啦,我就说你一定会来的嘛。你看,今天的雪特别棒吧,所以,我们可以用这个给队长好好庆祝下生日。嘿嘿,你看你看,这是我的设计图,这里是……这里是……这里啊……”因魏琛的到来而异常兴奋,黄少天说话语速都快了平日很多,那一脸兴奋仿若向家长展示发明的小孩子,满脸的欣喜连魏琛都不忍打断他,只能一边附和着,一边揉了揉他的头,开始帮着他一起筹备起来。

“你瞅瞅,跟陪儿子做手工的老爸似的。”这边看着滔滔不绝,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的黄少天,以及一直嗯嗯啊啊,也没显出不耐烦的魏琛,叶修没有刻意降低音量,而是如往常一样正常的吐起嘈来。

“叶修你大爷!”突然,一个圆滚滚的雪球冲着叶修面门就飞了过来,但好在他早有防备,稍一偏头,轻松躲过,却听到后面哎呦一声,转头一看,雪球正中孙翔后脑勺。

“老魏,你干嘛!”叶修迅速转身,表情严肃的谴责魏琛。“你干什么拿雪球打孙翔。”

“去你大爷!我是打你。”此刻的魏琛已经不再跟黄少天说话,而是站起来,手中攥着雪球。“我很早就想收拾你了,给我站着别动。”

说时迟那时快,魏琛还没等说完话,又一个雪球飞了出来。叶修也不含糊,早就料到魏琛的猥琐,根本没听他把话说完,已经掉头转身,扬长而去。

“我去,你别跑,站住。”魏琛不依不饶,攥着雪球追赶叶修,期间很多榴弹打中了无辜路人,一时间激起不满连连。

“老魏,你够了,你瞅瞅你都激起民愤了,小心仇恨拉太满挂了。”叶修一边躲着魏琛,一边喷着垃圾话。

“要脸吗,真正T脸的是你吧,你就问问现在在场的人,看谁不想揍你。”魏琛又一个雪球飞出,正砸在叶修脚边。此刻,叶修已经凑到了张佳乐身边,而对方正一边嫌弃他幼稚,一边尽职尽责的挖着雪道。

“借我用下。”说时迟那时快,叶修一把夺过张佳乐手中的铁锹,铲了一锹雪扬向魏琛,随后便看着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划过躲闪及时的魏琛肩头,劈头盖脸的呼了端着新装饰路过的楚云秀一脸。

“叶修!”呆愣了半秒的楚云秀很快分析出了战况,震得人耳根发麻的怒呵将周围人都吓了一跳。然而,平日里战斗直觉良好的叶修可没被“龙威”喝住,一个“抵抗”让他在大家做出反映之前,率先窜出了数米之远。

“给我站住。”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原本是个人恩怨的二人追逐,在牵扯到全荣耀宝贝又宝贝的女选手,烟雨战队当家——楚云秀后,逐步点燃了在场所有人的怒火,并在最终打扰到认真埋引线的黄少天那一刻,演化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于是,直到外出三人组一起回来,看到遍地狼藉的庭院的那一刻,本是布置装饰的那些家伙,还没记起来今天本来最为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你们说说,让我说你们什么好。”王杰希虽然不是荣耀国家队的队长,但其稳重程度远超叶修,相较于好脾气的喻文州,更能板起脸来指出队员的错漏,因此也很具权威性。所以,在看到自己好不容易争取的时间被这帮不靠谱的家伙浪费在玩乐上,立马板起脸来要训人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了。”喻文州粗略了解了下事情经过,马上笑着抢过话头,没给王杰希发火的机会。“很感谢大家的心意,这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我们还是搞砸了。”黄少天有些沮丧,方案是他定的,他很有自信能给队长惊喜,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无法如愿了。

“我说,沮丧什么啊。”突然间,坐在离大家有段距离的始作俑者突然开口了。他悠然自得的点燃了支烟,表情泰然的微扬起了嘴角。“虽然可能与原设定不同,但又不是没办法。”

“咦?有什么办法?老叶,你快说啊,别卖关子,快说快说快说。”黄少天闻言眼睛一亮,刚刚沮丧的话都懒得说的样子仿佛是假的。

“你们过来。”说着,叶修招呼了下屋里的大家凑到角落,眼看喻文州也要走过来,他冲魏琛使了个颜色,对方心领神会的冲了出去,将喻文州半强迫的按在了沙发里。

“接下来,我们……”叶修压低声音,对凑过来的13人耳语着,看大家都点头表示明白,于是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老魏,你过来。”吩咐大家各自准备后,叶修招呼魏琛。

“干嘛。”魏琛凑过来问道。

“一会我们准备完了,你再带文州出来,到时候就是你的自由时间了。”一边说着,叶修拍了拍魏琛的肩膀,笑得不怀好意。

“滚蛋。”魏琛狠命的拍掉叶修的手爪子,转身离开了。

 

荣耀国家队12名队员外加他们的领队分别站在了庭院里的不同角落,他们面前都有一根引线,本来应汇聚于庭院中间,由寿星亲自点燃的引线。很可惜,因为下午的混战,现在引线没法汇聚,只能由13人分别点燃。

“准备好了吗?”叶修如指挥团队战一般询问道。

“准备就绪。”12人齐声回答。

“开始!”一声令下,13条引线被齐齐点燃,在闪烁出短暂的火光后隐没于花火的底座处。下一个瞬间,13个烟火点的烟火齐齐窜上天空,绽放出炫彩夺目的色彩。

 

“生日快乐。”魏琛对站在身侧的喻文州开口道。

“谢谢。”喻文州微笑。

“也没什么能送你的。”魏琛说着搔了搔头,略微迟疑了下才从怀中掏出一张贺卡,特别普通、特别平凡的贺卡。“我只能想到这个。”

“嗯?”接过贺卡的瞬间,喻文州稍显迟疑,但在打开的瞬间,他却瞪大了双眼。很长一段时间,喻文州静静的凝视着贺卡上的文字,不是很好看,却充满了熟悉感的字体。

“你,是最棒的继承者,生日快乐。”这是魏琛送给喻文州的礼物,只有一句话,却满含了沉甸甸的情谊,是早在许多年前,魏琛迟疑、犹豫、彷徨、不甘下未能道出口的一句话。

“你……你可别跟少天瞎说。”看到喻文州有些发呆,魏琛难得的窘迫起来,他甩下这句话,也没管喻文州,快步的向点燃烟花后,聚拢到庭院中心的人群靠去。

说实话,在喻文州的印象中,他是非常了解魏琛的。为了学习、继承、超越这位前辈,他曾细致而准确的研究过这位前辈,无论是他的打法、秉性,还是思维方式。他学习着,效仿着,将所有有利于自己的内容吸收,融入到自己的思考方式与行为习惯之中。然而,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有些陌生于眼前的男人,有些羞涩、有些窘迫、有些惊慌,那个蓝雨的前队长,在把真心展现给他人之时,竟然生涩的犹如少年。

“他,终究不善于表达真挚的赞许啊。”喻文州看着庭院中已经闹作一团的众人,脸上浮现出一如既往的笑容。他低头再看了眼贺卡,将其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决定将它与其他的荣誉一起,珍藏在美好的岁月记忆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最为忠诚的传承,是我坚定的走在你所期许的那条路上,以我最棒的姿态。

 

fin.

★❤★❤★❤★❤★❤★❤★❤★❤★❤★

-番外-

黄少天:队长队长队长,魏老大送了你什么啊?可以给我看看嘛?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

魏琛:小鬼,别闹,我那么用心的礼物可不能让你看,要不你该嫉妒了。

叶修:你就吹吧。我敢肯定,你也就买张贺卡,用你那歪歪斜斜的破字写上一句“生日快乐”拉倒。

喻文州:前辈你是看着魏老大写的吗?

叶修:什么?还真是张贺卡啊!禽兽!

方锐:禽兽不如!

魏琛:哎呦我这暴脾气,你俩给我站住,看我打哭你俩。

叶修:别扯淡,下午被打哭的是谁。

方锐:就是,老魏,你太没下限了,明明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魏琛:你们还真敢说啊,是谁把雪全都灌我脖子里的,看我不报复回来。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黄少天:队长,真的是贺卡吗?

喻文州:不能跟你说,你会嫉妒的。(微笑)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队长,你怎么能这样啊!队友爱呢?你看我这么可爱,你就跟我说说呗,我绝对不外传,说吧说吧说吧。

喻文州微微一笑,无视了黄少天的死缠烂打。

fin.

★❤★❤★❤★❤★❤★❤★❤★❤★❤★

后记:【一点感言】

即使有所不甘,即使有所不舍,老魏对蓝雨仍然有难以割舍的感情,他会为“夜雨声烦”拼尽全力,会为铸造“冰雨”付出辛劳,终究是对蓝雨有浓浓的爱,深深的情。正如蓝雨无法割舍对魏琛的感情一样,即使魏琛是兴欣的一份子,即使魏琛对兴欣充满了热爱与忠诚,蓝雨,终究是那个让他不舍,让他魂牵梦绕的存在。
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后,久到魏琛可以不再抱有悔恨、不甘,他一定会很正确的,很理性的,很认真的评价喻文州这个存在,肯定其为蓝雨所做的一切,为整个荣耀所做的一切。

真的太棒了,你用你的方式,创造着别人称之为奇迹,但对于你而言,是确实属于你的未来。

【最后】

年前好忙,但我还是写完了。
QwQ虽然晚了,但是我能弄完太好

评论(8)
热度(58)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