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韩叶#狐狸与猎狗(上)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上)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中)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下)【待更新】
┗【TBC】


#叶修0529生日快乐##叶秋0529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OOC严重
√猎狗韩×狐狸叶(以《狐狸与猎狗》动画为灵感创作)老婆婆=苏家兄妹,没有猎人
√本来就是个梗……拖了好久赶上生贺,然而只有时间写个前篇OTZ
√争取上下两篇完结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从森林深处的狐狸洞醒来的小狐狸呆呆的凝视着外面的风雪。这时候,他身侧的胞弟顶了顶他的小腹,声音微弱的开口道:“哥哥,我饿。”
小狐狸皱了皱眉,又望了望风雪,心下已然了然。它知道,在三天前就出门觅食的母亲,应该是回不来了。小狐狸微微叹了口气,想起了母亲曾讲述的故事。那是个犹如黑暗童话般的故事,讲述着森林尽头的“食人魔”。在这个故事中,他会剥掉它们的皮毛,吸吮它们的骨肉,释放凶恶的邪兽攻击它们。小狐狸曾经不以为然,它觉得它可以战胜一切邪兽,但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它却突然想起了那种名为“猎人”的可怕恶魔。听说他有一根可以冒出青烟的魔法棍,可以在很远的距离让动物们丧命,当初母亲告诉他,唯一能保住性命的方式,就是不要让棍子的一端对着自己。
想到这里,小狐狸侧过头,看着身侧那瘦弱的小身体。它们已经两天没有吃过包饭了。这样想着,它俯身舔了舔弟弟的小耳朵,转头去扒身下的稻草,在其中翻出了一块冻的硬邦邦的肉丁,将它叼起喂进了弟弟的嘴里。“别担心,你含着它,吃完前我就会回来。”这样说着,小狐狸又舔了舔弟弟的脸颊,便叼着稻草把它盖住,转头望了望洞外的大雪,又确认了下弟弟的安全,便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风雪中。

越过了去年最后一场秋雨中被雷劈倒的参天大树,穿过了刚出生不久便跟着妈妈一起吮水,现如今已经结冰的湖水,在最大胆心细的雀鸟都极少逾越的森林边缘,小狐狸望见了灯火摇曳的山村。
“就是这里了?”不置可否的狐狸心下暗思,直到闻见那空气中飘香四溢的烤鸡香味。于是它捻手捻脚的凑到一户人家窗下,就看见靓丽的少女一边哼着歌,一边将热腾腾的烤鸡摆上餐桌,随后唤了一声,一个跟她长得甚为相似的男人便走了过来,一边伸懒腰,一边对着桌上的饭菜感叹:“沐橙你手艺越来越好了。”
“那是自然。”少女自信满满的扬起嘴角,但却在转头拿筷子去时轻呼了声“咦”。她眼角的余光略过窗户,分明见着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怎么了?”苏沐秋本是伸手去拽鸡腿的,但被苏沐橙的惊呼吸引了视线,一时间僵直在原地,只有眼睛顺着苏沐橙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窗户上的那个身影。
“狐狸?”与窗外的生物四目相对,苏沐秋的神经立刻绷紧,他起身拿起大衣,一个箭步窜出门去,吓得小狐狸转身就跑。
然而,小狐狸毕竟是把最后一块储备粮都给了弟弟的穷狐狸,穿越深林后早已体力透支,哪还有力气在雪地里奔跑,没挣扎两下,就跌进雪堆中无法动弹了。
苏沐秋算是捡了个便宜,他竟然连猎狗都没有就生擒了一只小狐狸,心下不免欣喜,迫不及待的拎起狐狸就返回屋内。
“快看,沐橙,是只狐狸。”
“你太粗鲁了。”看着哥哥揪着还未成年的小狐狸在她面前炫耀,苏沐橙马上走过去抱过小家伙,看它气若游丝的紧闭着眼睛,不免心疼的直叹气。“很久没看到狐狸出山了,想来冬天太难过了。你看,它还这么小。”
“确实呢,最近盗猎的人变多了,前两天刚抓到两个……”苏沐秋看着妹妹将狐狸放入柔软的毛毯中,小心翼翼的放到火炉边,若有所思的开口道。“不会是那只吧……”
“怎么了?”苏沐橙疑惑的问。
“前两天抓住的盗猎者打死了一只母狐狸,我在想……”
“那是三天前的事情了吧!”苏沐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它还这么小。”
“是啊!真造孽。”苏沐秋咬着后槽牙恨恨的说着。

苏家兄妹是这片森林的护林员,他们在很小的时候,父母便为了守护森林,被盗猎者误杀了。那时候,年龄尚幼的苏沐橙还不懂事,但苏沐秋却深刻的记得父母临死前最后的呢喃。
“去……去救……去救……那些动物……”苏沐秋看着父亲吃力的抬着手,眼睛死死地盯着盗猎者的笼子。而此刻,盗猎者因为惊慌已经逃的无影无踪,只有瑟缩在笼子中的禽兽们惊恐而无助的望着这边。
“啊,是这样吗?”苏沐秋凝视着那些恐惧的眼睛,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使命感,他伸出手握紧了父亲的手,以无比坚定的声音开口道:“我会的,相信我,我一定会。”
父亲的气息渐渐微弱下去,但那倔强伸直的手臂却缓和了下来。他的意识在消散,心下却已经安然,于是,秋木苏在渐渐没有了生气的父亲的脸上,见到了他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容,那安然而又欣慰的,浅浅的笑。
从那一天起,苏沐秋成了这片森林的守护者,继承了至死不渝的父母的遗志,认真而又忠诚的守护着这片森林。

而现在,苏沐秋正端坐在火炉旁望着那边蜷缩成一团,只有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小家伙。
那是一只拥有晶晶亮眼眸的小家伙,它毫不畏惧的样子看不出一点野狐狸的模样,仿若一只孤独自傲的狼,警惕而毫不动摇的瞪视着他。
“这小家伙有意思啊。”苏沐秋脸上浮起笑容,眼看着苏沐橙把烤鸡最肥美的后腿切成肉丁,一粒粒的喂给小狐狸,没来由的突然开口。
“嗯?”苏沐橙没想那么多,只是一边开心的投喂着小狐狸,一边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哎。”感觉到了明显的敷衍,苏沐秋不再做声,只是轻叹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本属于他们的晚餐,被只来路不明的小狐狸吃掉了最为肥美的部分。

当两只后腿都被小狐狸吞如腹中后,蜷缩在壁炉旁的小家伙开始有了困意,它很清楚自己不能睡,但三日里从未有过的安心舒适感萦绕周身,理性终究未能战胜本能,很快就将它拉去了黑暗。
再一次听到耳畔的响动,小狐狸突然惊醒,太阳不知何时已经挂上高空,房间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然而,这一次的狐狸没有被食物吸引,前所未有的恐惧让它迈开了脚步,冲向了紧紧关闭着的门口。
一次又一次的,当苏家兄妹发现时,小狐狸发出呜呜的叫声,完全不知疼痛的撞着房门。
“怎么回事?”苏沐橙有些惊慌,她四下望了望,肯定了屋内没有回伤害小狐狸的存在后,十分担忧的望向哥哥。
“它可能要出去。”苏沐秋皱了皱眉,凝视了狐狸的举动一会后开口道。
“那怎么办?”苏沐橙想去阻止狐狸,但是被哥哥拦住了,只能焦急的转头问哥哥。
“我跟去看看。”苏沐秋说着,转头拿起了巡山的工具和衣服,一边穿戴整齐,一边走到门旁。
“别撞了。”他这样跟小狐狸说。“我这就开门。”
一瞬间,本来还在撞门的小东西停下来了,它抬头望了望苏沐秋,随后退后了两步,倒是给苏沐秋让出了开门的路。
“真是机灵啊。”苏沐秋一边感叹,一边打开了房门,下一个瞬间,小狐狸仿佛一只离弦之箭,迅速的窜了出去。
“你先吃吧,我会尽快回来的。”苏沐秋说着穿上衣服,顺手抄起门旁的警笛与警棍,寻着狐狸的脚印追了出去。

“沐秋哥这是要去哪?”眼看着哥哥急匆匆追出去,甚至连房门都忘了关,苏沐橙走向门口,正打算关门,便看见来给她家送蔬菜的张新杰,望了眼苏沐秋的背影,转头开口问道。
“那个啊!”苏沐橙闻言微扬嘴角,一边把张新杰让进屋里,一边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个大概,末了微微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开口道:“希望一切顺利就好。”
“这样啊……”张新杰听完前因后果后若有所思,他也望了望窗外,突然间站起身,快速的走到门前,打开门,冲着门外喊道:“韩队,你去看看。”
听到张新杰的呼喊,端坐在苏沐橙家院门口的一条德国黑贝站了起来,它转头望了张新杰一眼,便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寻了过去。很快,狐狸跑向森林方向的脚印被找到,它凑上去轻轻的嗅了嗅,便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向着森林的方向跑去。

“应该没问题的。”看着黑贝冲入森林,苏沐橙轻声道,只是语气中有些不确定。
“没事,以防万一。”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再说,从今天起,韩队就是你们家的猎犬了,让它熟悉熟悉环境也好。”
“嗯,确实。”苏沐橙闻言微微一笑,再次把张新杰让入屋内,随后走如厨房,不大会的功夫便端出了热气腾腾,香喷喷的早饭。“机会难得,我们就先吃早饭吧。”
“多谢款待。”张新杰没有推辞,每三天的清晨送一筐蔬菜,就能换来一顿鲜美丰盛的早餐,这已经是他最期待的事情了。而现在,唯一担忧的事情交给它处理,现在屋子里的二人也不再担心,开始率先享用起一日之初的动力之源。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