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韩叶#不期而遇与因缘际会(上)

※文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年龄操作,都是妄想,年龄差八岁
√本来是短篇,写了很久韩文清还是出不了场,为了符合韩叶CP的tag,强制成了长篇
√很抱歉,我是个一直在挖坑,很少在填土的混蛋,因为那些后续几乎都脑补完结了……
√BUG一堆别细究,OOC严重请注意
√一切行动皆有因由,给韩队长打电话(←请别在意我想表达什么,就是想说韩队男友力MAX而已。)

叶修今天的运气很差,非常差,差到了极点,所以他才会一脸无奈的站在超市一楼的大厅里,给一个脸黑如铁,看上去十分不好惹的大哥赔礼道歉。
现在想来,事情到底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叶修自己也很茫然,他一边低着头,听那满脸匪气的大哥严肃的批评他,一边斜眼去瞟逐渐聚起来的人群,脑中的思绪不禁飘回到了一切最开始的那一刻。

今天早晨,叶修如往常一样从租住小区附近的网吧里走出来,又实实在在的通了一个宵,此刻的叶修是懒得去上学的,于是他转头往家里走,然后就撞见了同居室友。
“你又一宿没归,想死啊!”张佳乐眼看叶修大摇大摆的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心下不免有气,但好赖认识多年,实在不想看着他被学校开除,于是也不管叶修那满脸的不情愿,硬是一把扯住他,二话不说的就向学校走。
“干什么,我要回去补觉。”叶修有气无力的挣扎了一下,但碍于张佳乐抓的紧,没吃早饭,身心俱疲的他实在挣不脱对方的力道,只能任由对方扯着,不情不愿的走着。
“回去个屁,今天可是韩导第一次上课,他是有名的严格,你要是缺席,这学期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张佳乐没好气的回道,感受着叶修半死不活的扑腾,他想到了案板上垂死的活鱼,那挣扎的力道都比他强。
“韩导?那个传说中的韩文清?”叶修听张佳乐这么一说,嘴角不免抽搐了下,心下毫无波澜的湖水,瞬时间卷起千层浪。
这个传说中的韩文清,是个叶修从未见过,但提起来就很胃疼的人物。计算机系最年轻的博士后,不满30岁就享誉全球的编程达人,自主研发的AI技术让世界都叹为观止,听说为人很正直,面相凶恶,是个人见人怕的主。
说来叶修没见过韩文清,为什么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这可不是校园传闻的功劳,而是叶修那个从教二十余年的母亲亲口宣传的。
“那么喜欢游戏,你就自己做一款啊!”被奉行“因材施教”的母亲赶鸭子上架,来了这所全国闻名的理工科大学,进了听说超级热门,叶修差点就被拒之门外的计算机专业,最终目的就是要接受这个个性正直,行事硬朗,做事果决的男人教导。为这,叶妈妈还特别只会了她这位得意门生,让他多提点她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结果,非常遗(xing)憾(yun)的是,叶修升学进来的时候,韩文清正好在项目组,因为工作繁忙,完全没时间带班,叶修最终就没有拜入韩文清的门下,有机会放飞自我,逍遥自在了。

“他不是在做项目吗,怎么有空带班?”本来快乐自由的生活,如果因为这突然杀出的程咬金而化为泡影,叶修是抵死不从的,于是他没来由的提起精神,十分认真的开口问道。
“项目已经结束了,这不赶上老冯心脏病发作,在医院静养,他就来带班了啊。”张佳乐一边解释,一边随手在包里翻找了下,把一张通知单甩到了叶修脸上。“你自己看,他从今天开始做咱们导员。”
“……”叶修扯下通知单,认真阅读起上面的内容,当看到韩文清三个字的时候,心下不免咬了咬牙。

现在的叶修已经十分的亢奋了,早先那没精打采的样子荡然无存,他确实非常疲惫,可想到要跟心中的假想敌碰面,不免全身精神抖擞起来。
说道假想敌,叶修为什么会把没见过面的韩文清当做假想敌,其实原因很简单,他跟韩文清的境遇非常相似,但是韩文清就目前而言比他有出息。
早先,韩文清还是他妈的一名学生时,成绩可没有现如今这么出色,沉迷游戏不听管教,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学生。然而,当叶妈妈接触这个学生后,却觉得韩文清不如外界传的那么不可教化,他耿直且认真的个性很得叶妈妈喜爱,于是下足了功夫将他导向正途,所以才有了现如今那闻名业界的韩教授。
因此,叶修没少被妈妈拿来跟韩文清做比较,虽然他妈妈总是强调他不比韩文清差,一定也会有光明的未来,但跟一个特定的对象比较久了,叶修那种敌忾心被完全调动,顺势也就将这个未曾谋面的家伙当成了假想敌。
“说来……”想到这里,叶修不免皱了皱眉头。“那样的家伙被我妈叫回家里好多次,又补课又吃饭的,可我还从没见过他呢。”
“确实奇怪。”张佳乐闻言叹了口气,非常遗憾的开口道:“按理来说,你们应该混的很熟,跟铁哥们一样,这样咱们哪需要如此战战兢兢,我都开始担忧我的学分了。”
“呵呵,想得美。”耳畔听到“学分”两个字,叶修心下也不免一跳,他用“孩子,你太年轻了”的神情望着张佳乐,语带无奈的叹气道:“那可是被我妈自豪的夸赞个性耿直,为人正派的主,你觉得他会因为我俩熟就网开一面吗?”
“那也说不定啊!”张佳乐瞥了眼叶修,转头继续快步走着。“你是谁啊,那个死人都能说活的叶修啊!我相信你的实力。”
“扯淡,死人都能说活的那是黄少天。”叶修咂咂嘴,脑中回想起黄少天聒噪的声音,突然十分头痛。
“不不不,黄少天是烦死人,你是说活人……突然觉得我活的真水深火热。”张佳乐说到这,脸上不免露出苦笑,心中暗叹自己真是生命力顽强,毕竟,那个能把活人烦死的家伙……也是他的同居室友之一。

“等等……”还没等张佳乐自我夸赞结束,叶修突然身子一僵,随后便如垂死的活鱼一般开始挣扎“你先放开。”
“干嘛?”张佳乐有些不耐烦,他可是正考虑到要不要换一批室友呢,叶修就又起幺蛾子了。现在是关乎他们能否拿到学分的关键时刻,他可不想由着叶修的性子折腾。
“你先放手。”叶修又挣扎了一下,空着的那只手还在自顾自的上下翻腾,摸索着全身。
“到底怎么了?”看叶修的表情难得的严肃,张佳乐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放开了叶修的胳膊。
“完了……”双手恢复自由的叶修又翻找了一阵,随后脸如死灰的抬起头,一脸沮丧的开口道:“我的那包烟不见了……”
“哈?”张佳乐真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有些气愤又十分无奈的质疑着。
“我的烟……”叶修仿若失去了全世界般的重复着。
“不就是一包烟嘛!”张佳乐本想发怒,可最终也提不起劲来生气了。
“不是……”叶修却马上反驳道:“我钱包没了,连再买一包都不可能了。”
“我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张佳乐真想上去抽叶修一顿,丢了的钱包竟然不如一包烟,这货怕不是在逗他吧。
“知道在哪丢的吗?”张佳乐再次抓起叶修的胳膊,这次不是向学校,而是调头往回走。
“可能是在去网吧的路上。”叶修回答。“上网时就不见了,我跟老板赊的账。”
“你真是个人才。”张佳乐头痛,他都不知道要吐槽叶修心大,还是感叹他人脉广,连网吧老板都肯赊账给他,他这客人当的也是很厉害的。
“我说我们这是去哪?”眼看着离学校越来越远,叶修不免疑惑,刚才叫嚷着学分拉他去学校的就是眼前这人吧,怎么现在又不去学校了。
“你身份证总没丢吧。”张佳乐不答叶修,只是问了这么一句。
“嗯,没丢,要不怎么上网。”叶修答。
“那就好。”张佳乐叹气。“先去警局报案,再到银行挂失。”
“不用去警局了吧,现金也就百来块,还特意去报警?”叶修惊讶。
“别废话,要是有人捡到了呢,不就不用挂失了。”张佳乐说。“你难道没有生活常识吗?”
“不,我是觉得即使捡到了也不会有人交给警察的。”叶修回答。
“大概吧。”张佳乐闻言点了点头,但所要去的目的地仍没有改变,眼看着就到了住宅区附近的派出所。
“喂,你没听我刚才的话吗?”叶修疑惑。
“你傻吗?”张佳乐皱眉道。“报警后让警察开个证明,今天不就不用去学校了吗?”
“你确定警察会给你开证明?”叶修斜眼看张佳乐,非常怀疑他的如意算盘能不能打响。
“反正现在已经迟到了,而且责任在你,你认为呢?”张佳乐反问。
“走吧!”叶修闻言转回视线,毅然决然的走进了派出所。

于是,叶修和张佳乐这两个自认是社会主义三好青年,一辈子不会劳烦民警叔叔的乖小孩,就为了个钱包而兴师动众的报了警,还死缠烂打的让值班民警给他俩开了个事件证明,打算交上去当旷课理由。
随后,他俩故技重施,在挂失银行卡和信用卡的时候,也缠着大堂经理写了证明,盖了公章,这才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
“看你也挺可怜,兄弟请你吃个甜筒?”一切手续办理妥当,为避酷暑躲进附近商场的二人路过冷饮摊,张佳乐眼睛一亮,心情颇佳的提议道。
“看我这么可怜,兄弟给买包烟可好?”比起冷饮,叶修对香烟的需求更胜,要知道昨晚丢了钱包后,就是一包香烟支持了他一宿,谁想一大早连这半包财产都没了,却还要忙忙碌碌的跑一个上午,比起饥肠辘辘,酷热难耐,对香烟的想念倒是更甚一筹。
“有个甜筒就不错了。”没有抽烟习气的张佳乐显然特不顾及叶修的心痒难耐,一边递给他个甜筒后就转身而走,方向是这商场的更深处。
“你干啥去?”眼见着张佳乐完全不理会自己的艰难,叶修心下有恨,可这难得吃瘪的时候被逮了正着,再巧舌如簧,牙尖嘴利的他也只能自认倒霉,本想快点回宿舍去求助他人,却见张佳乐往商场深里走,连宿舍钥匙都丢了,身无分文的叶修还真不好就这么撇下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忙活一上午你不饿啊!”张佳乐白了叶修一眼,便继续向商场内走去。“大爷(二声)看你可怜,再施舍你顿饭,可别感激地爱上我哦。”
“哦,是嘛!”叶修听了这话,表情略显蓦然,他一边舔了口甜筒,一边毫无表情的开口道:“那还真是感谢你了,大爷(四声)。”
“你大爷!”听了叶修毫无感情的感(chao)激(feng),张佳乐心中火气,抬手就抽了叶修一巴掌。只是,张佳乐忘了,他俩现如今并不是在开始进来时的平地上,这一路互怼的不断前进,已经走在滚梯上的二人周围都是腾空的。这一猝不及防的巴掌下去,非常凑巧的把叶修的胳膊打出了滚梯边缘,并在他疑似帕金森症发作(张佳乐语)的情况下,造成甜筒呈现自由落体动作,落在了下层顾客的头上,非常幸(dao)运(mei)的创造出了一只“愤怒的独角兽”。

“你到底有没有再听我说话。”黑脸大哥特别不客气的打断了叶修的回想,把他拉回了现下。
“是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叶修无奈叹气。“可是我也说过了,我的钱包丢了,现在身无分文,所以没办法赔偿您,所以……”
“韩教授!”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一个看上去十分干练的男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看到黑脸大哥的瞬间喷笑出来。“你……你……哈哈哈哈……抱歉……噗……不是,你是不是先处理下那个……那个蛋卷。”
一瞬间,场面十分尴尬。

“刚才的事情太震撼了,一时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在黑脸大哥去洗手间处理仪容的时候,新来的自我介绍为孙哲平的男人劝散了人群,大概了解了事件经过后听叶修这样说道。
“嗯,真的很吓人,我以为是黑社会。”张佳乐也心有余悸,刚才那黑道大哥的派头让本来看到“愤怒的独角兽”而略有些想笑的二人瞬间绷住了,差点都怀疑会不会被丢进江里喂鱼了。
“别看那家伙那样,他好歹是大学教授,不会干违法勾当的。”听到二人的发言,孙哲平又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开口道。
“大学教授?”听到这样的答案,二人显然有些惊讶,而这反应也不出孙哲平所料。
“嗯,很惊讶吧,他可是XX大学计算机工程系的最年轻教授。”
“啊……”听到自己学校名字的瞬间,叶修和张佳乐都是一愣,随后便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怎么?”看到二人神色不对,孙哲平开口问道。
“他……不会是韩文清吧。”叶修瞥了眼洗手间的方向问道。
“对啊!哦,这么说……”一瞬间,孙哲平明白二人在惊讶什么了。很显然,这两个孩子一听到学校的名字和教授的学系就能知道那人是谁,这很有可能是他们学校,他们系,甚至是韩文清都还不知道的,尚未谋面的学生。
“啊,你该不会是……”经这么一提醒,孙哲平眼中顿时一亮,一把抓住叶修的胳膊,好像要说什么。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待孙哲平马上要说出来的瞬间,洗手间的大门“哐”的一声被打开了,一只虽然洗了,但很显然还湿淋淋的大手伸了过来,在孙哲平全无防备的时候糊了上去,把口鼻都遮的严严实实。
有那么一瞬间,叶张二人脑中瞬间蹦出了“杀人灭口”这个词,虽然不知道“凶手”到底为什么“灭口”,但看孙哲平那逐渐变色的脸色,张佳乐都下意识的去掏手机,打算报警了。
“你干什么!”最后,没等看傻眼的二人施以援手,差点就挂了的孙哲平自己动手反击了。只见他毫不留情的一记肘击,结结实实的撞在对方的肋骨上,终于松动了那看起来固若金汤的钳制,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没好气的质问道。
“去联系学会,说明理由,推后会面时间。”被孙哲平实实在在的肘击当事人,一边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擦手,一边面色平静的下达指示,看起来是以命相博的攻击,对这人也仿若小猫瘙痒,完全面不改色的消化殆尽了。
“你是叶修吧。”吩咐完孙哲平办事,韩文清转回身,虽然身高并不比叶修高到哪里去,但现在叶修面前仿若也是在俯视一般。“今天旷课,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等下,我旷课……等等!”叶修刚想为旷课之事辩解,却转瞬间感觉不对。“你怎么认识我的?”
“这不重要。”韩文清依然是那个态度,一边随手叠好手帕塞回口袋里,一边继续说道:“明天傍晚之前,交一篇5000字的论文,题目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利与弊》,跟旷课理由及证明文件一起交上来,要不然就算你挂科。”
“等……你什么意思,我不是说我是有原因的吗?”叶修听到韩文清的这种安排,心下不免有气,但很显然,对方不打算继续听下去,已经转身打算走人。
“我说……”叶修看人要走,正要追上去再说两句,没想到韩文清又停下了脚步,突然间转身直勾勾的看着他。
“干嘛!”叶修吓了一跳,被这黑脸看着,差点就怂的退回去了。
“你刚才说你钱包丢了是吧!”韩文清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啊!是啊!”叶修一时没回过神,愣愣的回答。
“先拿着这个,其他事明天交论文时再说。”韩文清说着掏出钱包,抽了两张百元钞塞到叶修手里,也没等他再说什么,转头便跟着孙哲平快步离开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叶修被这莫名其妙的发展弄楞了,眨眼呆了好半天,突然回头对围观了全过程的张佳乐开口道:“我去,他大爷的,他都知道我旷课理由了,还让我写论文?是不是人啊!”
“我觉得……”张佳乐望着韩文清消失的地方,不知如何评论的开口道:“你应该先感谢他解你燃眉之急才对。”

TBC……

☆*☆*☆*☆*☆*☆*☆*☆*☆

后记:这是一篇吃着甜筒坐滚梯时想到的梗,写着写着就想起了“愤怒的独角兽”。
本来这就是个很短的文,但因为我话唠,所以它被拖长了……
下篇已经在动笔了,可能,大概,也许会在旋转小火锅店里发生……

评论(3)
热度(29)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