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韩叶#狐狸与猎犬(中)【修正v.1.0】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上)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中)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下)
┗【END】

√私设如山,OOC严重
√猎狗韩×狐狸叶
√因为想到了好剧情,所以硬生生的有了下(说两篇完结的我真的是个笨蛋)
√私设军犬动耳朵表示“了解”(毕竟军犬不能叫,点头也很奇怪,所以就私设以动耳朵来表示←是不是非常可爱!!)
√不定期修正……

韩文清,人送外号“韩队”,是一条英姿飒爽,人见人怕的德国黑背。早年,韩文清还是一只没有名字的小奶狗时,就因那凶神恶煞的长相不知吓跑了多少驯养员,甚至有坊间传闻,有刚入伍的小年轻因看了“韩队”一眼,导致一个星期都是在噩梦中迎接黎明的,所以它的“恐怖”一时间传为了警队怪谈。
然而,实话实说,韩文清虽然十分骇人,但深究而论,这并非因它拥有什么惨绝人寰的样貌,亦或是天生奇相的怪样,这只单论长相可以被划归为人见人爱,浓眉大眼高鼻梁的帅黑贝,不知是不是遗传了父亲的骁勇,还是综合了母亲的强悍,反正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已经是个带着肃杀之气的非凡军犬了,这让很多训了多年军犬的专业驯养员都扛不住,一时间成了整个训犬队的硬骨头。
“它绝对会有出息的。”那一年,看着韩文清出生的那个驯养员这样评价它,作为全队唯一敢接近这只霸气外漏的小黑贝者,他毫无争议的成了韩文清的驯养员,并因他姓韩,所以这条征服了整个驯养队的“名犬”便也跟着姓了韩。
“这孩子就叫‘文清’吧,综合综合它身上的霸气。”眼看着整个警队的人看到韩文清都绕道而行,韩驯养员呵呵一笑,给了韩文清一个十分儒雅清新的名字,然而他并不知道,正是他的这个举动,让整个驯养队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看到“文、清”二字都心慌。

就这样,韩文清如其他军犬一样,在军犬驯养营里茁壮成长,并如它的训导员所言一般,成长为一名骁勇善战,功勋卓著的战士,从一岁奔赴战场以来,不到三年便战功累累,荣誉满载。然而,对于韩文清而言,作为一个不能理解人类授予功勋价值的犬科动物,这片险象环生,危机四伏的战场于它来说,却从未曾留下半点美好的回忆。
那一次也是一样,在混合着硝烟与血腥味的空间里,韩文清逐渐感受到驯养员的异常,逐渐冰冷的指尖早已没有抚摸它的力气,日渐缓慢的呼吸也提供不了他唤它的力量,在那个枪声大作,硝烟翻腾的世界中,韩文清被不可名状的恐惧侵蚀着。
下一刻,再也无法思考的“警队英雄”冲着犯罪分子的枪口冲了上去,它不在乎飞驰而来的子弹是否打中了它血肉,也不在乎那上一秒还狰狞狂妄的歹徒在如何哀嚎,它只记得,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它的利齿正死死的咬着犯罪分子的咽喉,而那些被它的举动吓傻了的同伴,此刻正惊慌失措的对它举起了手枪。
此时此刻,韩文清的心中没有半点忧伤与委屈,它只是条军犬,终究没有人类那种复杂的情感,它会去挚爱某些东西,但除此外在便毫无意义,因此成为众矢之的,也终究没有被背叛的感觉。
后来的事,韩文清已经不太记得了。它只略微记得自己被一阵刺痛分散了注意,待它想要有所行动时,浓重的睡意却消磨了它全部的精神,直到它再次醒来,便身处于狭小的牢笼之中,而且还带着不知道名字的铁质头套。

“我有个亲戚,他家附近就是保护区,最近需要一只退役军犬,可以把它送去那里。”韩文清的驯养员此刻隔着单面反光玻璃,一边抚摸着它的轮廓,一边说:“它是功勋犬,又是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的功臣,并不应该因咬死罪犯而被判处死刑,这对于一位英雄来说非常不公平。”
“这我知道。”上司阴沉着脸。“但它毕竟是狗。”
“它不仅仅是!”韩驯养员转回头,直视着上司。
“你能保证吗?”上司皱了皱眉。他也是看着韩文清一路成长过来的,在这个他最得力,上一次任务险些丢命,现在还绷带满身的家伙身边,依据感情来说,他并不希望送一位“英雄”上死刑台。
“我相信它。”韩驯养员回答。
“我相信你。”上司看了自己的部下几秒钟,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就这样,韩文清被带到了韩驯养员乡下的老家,这片有着富饶的土地,善良的人们,以及充满活力的大森林之地。

“韩队已经完全适应了。”张新杰放下筷子,非常诚意的说了句“感谢招待”后进去了今天来的正题。
“嗯,有它在我就安心多了,只有哥哥一个人我会不放心。”苏沐橙微笑着收拾着碗筷,顺便端上了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
“不过……”张新杰取下眼镜,接过苏沐橙的递来的茶杯道:“那件事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苏沐橙笑的一脸灿烂,转头去望窗外的雪景。“因为韩队是好孩子。”

此时此刻,与苏沐橙和张新杰的所处境遇完全相左,追着叶修脚印跑进森林的苏沐秋,已在冰天雪地的丛林里犯了难,他望着湖面清晰的脚印,无论如何也下不定决心踏上半步。
“不会是要跟丢吧。”心下哀叹的苏沐秋急得团团转,但小时候掉进冰湖的经验告诉他,这片湖泊的冰面可没看上去那么结实,他这种人高马大的成年人是绝对没有立足之地的。
不过,就在苏沐秋一筹莫展之际,身后隐约传来的踏雪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一开始以为是冬眠一半被饿醒的觅食动物,但这踏雪奔跑的急促声却否定了他的猜测。于是,苏沐秋也不再多想,而是干脆转头观望,打算确认身后疾奔而来的生物真容。这一看不要紧,身后那踏雪而来的漆黑身影瞬间让他眼前一亮,不禁一边喜上眉梢,一边高兴的招呼道:“韩队,这里,这里。”
韩文清自然早就看见了苏沐秋,这个它用三个月来熟悉的男人,是自己未来的合作伙伴,这一点韩文清很清楚。
那一日,在得知驯养员平安无事,自己也不用重返那硝烟合着血腥味的战场后,韩文清来到了这里,它的新家。于是,每天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外,它最常做的事情便是陪着苏沐秋巡视山林,穿行于山村间。这一刻,韩文清才真正的感觉到了活着的快乐,在那漫无边际的森林,宽阔无垠的草地,硕果累累的稻田里,有无数生机盎然的动植物,它们努力而富有生气的活着,治疗着被硝烟麻痹了的,韩文清的神经。韩文清喜欢这里,非常喜欢这里,所以它想要守护,跟着它的新搭档一起,一直守护这里。

“真是太好了。”待韩文清奔到近前,苏沐秋蹲下身子揉了揉它的头,指着叶修留下的脚印说:“顺着这里过去,把小狐狸带回来吧,它还太小了,只有自己活不过冬天的。”
韩文清闻言抖了抖耳朵,低头闻了闻脚印的气味,随后起身踏上湖面,继续向密林深处追去。

在跳过不知何时被雷劈倒的大树,踏过早就被积雪覆盖,只有一只小狐狸踏出脚印的兽径,在一个被荒草与树枝掩饰起的树洞前,韩文清停下了脚步。
“你在里面吧。”稍微等待了片刻,韩文清知道里面的家伙肯定知道自己在这,但却没有动静,于是开口问道。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它。
“出来。”韩文清继续道,依然无人应答。
“你是想让我进去吗?”又过了一会,看对方依然毫无反应,韩文清知道它不会自己乖乖出来,于是便迈开步子,向树洞的方向走去。只是,就在它踏前还没几步,却不想一条红色的小身影却从洞前的枯草中极速冲出,以十分惊人的反应力与弹跳力冲至韩文清面前,轻轻一跃便叼住了韩文清的脖颈。
然而,不得不说,这个小家伙实在太小了,小到它的牙齿都穿不透韩文清的皮毛,小到韩文清甩甩头就把它抖落在地了。
“真没礼貌。”韩文清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一爪按住小家伙,另一只爪瘙了瘙被它咬到的脖子,心下不免感叹:“自己真是大意,这要是成年体,自己就糟糕了。”
“放开我!大混蛋!别靠近我家。”被韩文清按住的小家伙不知道它心里的感叹,此刻倒是很有精神的乱扑腾,一边挣扎一边警告它,虽然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就是了。
“成王败寇,你没学过吗?”眼看着这倔强的小生命那顽强的模样,从来不苟言笑的韩文清也突然来了兴致,一边露出獠牙,一边凑近小家伙:“你就乖乖被我吃掉吧。”
“放……放开……放开我哥哥!”突然间,从狐狸洞的方向,一个虚弱无力的声音传来,那中气不足的样子,跟爪下的家伙实在比不了。
“哦,有力气折腾的原因是自己吃了全部的食物吗?”韩文清眼中闪过危险的光,眼睛直勾勾的瞪着爪下的小家伙。
“不……不是的……”这样说着,虚弱的小狐狸向这边爬来,打算阻止眼前的大家伙伤害它哥哥。
“喂,大混蛋。”这时候,韩文清脚下的小家伙停止了挣扎,抬眼直勾勾的回瞪韩文清,一脸坦然的开口道:“你也看到了,那家伙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瘦的不像样呢,如果吃它的话,只有骨头可是填不饱肚子的。比起它来,我就不一样了,正如你看到的,我吃了全部的食物长得很壮哦,吃了我吧,肯定比吃它合适。”
“你还真有勇气呢。”突然间,高文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只有一瞬,随即消失。下一秒,它放开了爪下的小家伙,转头扑向了狐狸洞口。
“你个混蛋!”小家伙瞬间愤怒起来,死命的站起来向回扑去,口中声嘶力竭的大喊道:“快跑,叶秋!”

“真是有骨气的小家伙。”一口叼起叶秋后颈的韩文清含糊不清的开口道,飞扑回来的叶修慌不择路,一下子撞到韩文清的后腿上,仰面朝天的滚了回去。“这里不适合你们,跟我来。”
“去哪?”叶修看韩文清扑向弟弟,却没有将它一口吃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以仰面朝天的姿势开口问道。
“很温暖,又有好吃食物的地方。”韩文清瞥了眼露出雪白肚皮的叶修,眼角带笑的回答,随后便叼着叶秋自顾自的走了。

现如今,叶修就算不想跟着这个混蛋也没办法了,怎么也得把弟弟弄回来吧。当然,叶修并不知道韩文清是苏沐秋家的猎犬,但它却莫名的觉得这家伙可能不是坏人。虽然它扬言要吃掉自己,但从它的眼睛中,叶修看不到杀意,因此在对方人质在手的当下,叶修也打算凭借直觉相信一次对方,哪怕这直觉它第一次用,哪怕对方它第一次见。

就这样,翻越了去年被雷劈倒的那颗大树,在踏过动物们夏天吸水的湖泊后,叶修看到了一个身影,昨天那个月夜,将自己从雪洞里捞出来,与自己在壁炉旁对视的那个身影。
“你们回来了。”当韩文清叼着叶秋走到苏沐秋身旁时,这个男人显得十分高兴,他望了眼韩文清脚边的小家伙,又看了看韩文清口中的小东西,很是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虚弱的叶秋。
“看来需要好好补充养分呢。”一边这样说着,苏沐秋将叶秋裹在怀里,随后指了指韩文清旁边的叶修:“那边就拜托你了,这个我先带回去。”
为了尽早给叶秋调理身体,苏沐秋吩咐完这些话便转回身,快步向家的方向跑去。而此刻,韩文清微微的动了动耳朵,低下头去看叶修。
“你……你要干嘛!”觉得这个比自己大了很多倍的家伙可能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叶修不禁有些害怕,自顾自的向后退了半步。然而,韩文清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下了头,一口叼住叶修的后颈,任由它不依不饶的哇哇乱叫,只是心情愉悦的闲庭信步,不急不慢的向苏沐秋家的方向走去。

☆*☆*☆*☆*☆*☆*☆*☆*☆

后记:我…………其实不想写下的…………可是,我还有剧情想写…………毕竟我都想到好内容了QwQ

评论(4)
热度(57)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