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韩叶#狐狸与猎犬(下)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上)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中)
┣【猎犬韩×狐狸叶】狐狸与猎犬(下)
┗【END】


√我终于写完了
√用了分角度叙述的方式,写的很开心
√感觉这个故事的结尾是写出了要写的东西,但好像表达的不够好……emmmm有机会再修改。
√之所以有很多坑不填,那是因为它们在我心里已经写完了OTZ←对不起,我懒QwQ

☆*☆*☆*☆*☆*☆*☆*☆*☆

叶修,一只令人头痛的混世魔王,作为这片荣耀森林的小魔头,自那年冬天被一只叫韩文清的德国黑贝叼回了护林员——苏沐秋的家后,就变成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就连韩文清也敢骂的“小坏蛋”。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叶修出生的那年冬天,包括这个森林在内的方圆百里都下了场百年难见的瑞雪,而在随后的三年里,这片土地不仅连年丰收,让邻里乡亲的生活水涨船高,就连那些家中有求学孩子的家庭,小孩的学习成绩也开始突飞猛进起来。此外,在坊间流传的谣言中,多年无子家庭喜得贵子;总是拌嘴夫妻日益恩爱;长年卧床病患奇迹康复等传闻更是多不胜数。一时间,冬日里护林员救下的狐狸兄弟被奉为狐仙,大家都认为是它们保佑了这片土地,不禁对它们疼爱有佳。可能是相邻们默认了狐狸兄弟的一切行为,他们的善良与宽仁在培养出礼仪端正,态度稳重的乖弟弟——叶秋的同时,也让那个胆大心细,心思敏捷的哥哥——叶修成了个不太好对付的小刺头。
“都是吃一样的饭长大的,怎么差这么多?”看着一个加速冲到韩文清食盆边,在对方还未反应就放下嘴中鱼骨头,把一块肥美的大腿肉叼走飞奔的叶修,苏沐秋瞥了眼正安静的啃食着自己碗中鱼肉的叶秋感叹道。
“没啥啊,个性差异嘛!”眼见着叶修马上被韩文清追到,突然一个急弯,掉头向自己的方向扑来,苏沐橙心领神会的微微一笑,蹲下身抱起冲到近前的叶修,随后顺手拍了拍转眼冲到的韩文清,从桌上拿起另一块新鲜的大腿肉,将它投喂给了韩文清。
“原因在你吧。”眼看着苏沐橙任由叶修干着明抢的勾当还帮它善后,苏沐秋无奈的叹了口气,随手揉上了叶修的小肚子。“你看它肥的,小肚子上这么多肉。”
此刻,也不知是听懂了苏沐秋说它肥,还是被小肚子上的揉捏弄到火大,叶修停止了咀嚼嘴中的肉,抬爪拍掉了苏沐秋的手,随后吐掉肉便开始舔起爪子来。
“我突然有点火大……”眼看着叶修表现出嫌弃的样子,苏沐秋望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道。
“谁让你说人家胖的。”苏沐橙轻哼了一声,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笑意,一边将叶修放回地上,一边捡起它丢掉的大腿肉,转手就递还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看着眼前的大腿肉并未迟疑,娴熟的叼起来走到一旁,不像平日里的狼吞虎咽般的耐心撕扯起来,转眼就把一块肉撕成了容易咀嚼的小肉块。
苏沐橙看了心下不免微笑,而此时的叶修也早就不舔爪子,而是凑到韩文清身侧,将它撕好的肉丁衔了一大口后跑去叶秋食盆旁,将肉丁丢去食盆,随后转头又蹭回韩文清身边,理所当然的吞食剩下的部分了。
其实,无论是叶秋还是叶修,都并不太在乎这些大腿肉,如果它们想要,无论是村里的哪一家都会非常欢喜的为它们准备够它们吃的饱饱的分量。不过,叶修还是有这样的习惯,即使自己吃饱了,还是会窥视韩文清碗里的食物,并从来不忘记分给弟弟一部分。
起先,苏沐橙以为叶修的食物不够吃,所以总是会多准备一些,但即使自己的碗里有剩,叶修还是不厌其烦的招惹韩文清,并最终迫使韩文清为它的任性服务。所以,苏沐橙也算明白了,叶修并不是非常想吃,它只是想跟韩文清玩而已。

其实,这也不能怪叶修任性,谁都知道韩文清是护林员家的工作犬,它的工作除了每日巡视山林,看家护院外,偶尔也会去田里帮助村民守守麦田。这导致了韩文清工作的时间比休息的时间多了太多,很多时候叶修想跟它玩,也只能赖在韩文清身上,跟着它一起穿林过户。不过,随着叶修一天天逐渐长大,赖在韩文清身上已经显得很吃力了,但韩文清依然每天例行它的公事,这样缺乏锻炼,耐力有限的叶修无法适应,两只黏在一起的时间明显减少了很多。
“它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直到那一日,张新杰来苏家送新鲜的果蔬,恰巧看见那只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德国黑贝在气势汹汹的追着狐狸,而被取名为叶修的小家伙身手矫健的越上窗台,以胜利者的姿态俯视怒瞪自己的德国黑贝时开口询问,苏沐橙才第一次意识到,它们俩这种闹腾的相处方式,是从小狐狸不能再像狗皮膏药般黏在黑贝身上的那一刻开始的。
“可能是从感到寂寞之时开始的吧。”苏沐橙微微一笑,走过去把叶修夺来的食物取下来,又还给了韩文清。于是,韩文清乖巧的叼着食物回到食盆旁,把它撕的很细碎,抬头轻轻吠了一声,狐狸就主动跳下窗台,凑到了韩文清身旁,心满意足的吃起食物来。
“哦。”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没问题就好。”

自此以后,宁静的保护区旁的村庄里,多出了一道喧闹的风景,那只永远不知腻烦的小狐狸,不知疲惫的与它中意的猎犬在林间嬉戏,上演着永远都未改变剧情的戏码,引得大家啼笑皆非。
不过,就在所有人将这样的喧闹当做日常,并感叹生活的惬意与美满之时,贪婪的掠夺者却带着死亡的气息靠近了这个宁静而又和谐的小村落。

那是如往日般宁静祥和的早晨,韩文清一如往昔的跟着苏沐秋巡视山林。然而,走进森林里行了半刻,与往日不同的违和感逐渐显现。虽然没有叶修跟着的巡视安静了很多,但今日的安宁却透漏着不寻常的气息,毕竟连平日里最聒噪的鹰隼都消失无踪,这样的反常事还是头一回发生。
“总觉得不太对……”苏沐秋谨慎的关顾了下四周,虽然外面早就日上三竿,但森林里茂密的树木却遮挡了大部分日光,这导致晨间林间的浓雾,直至此刻仍未全部散尽。
突然间,韩文清闻到了它无比熟悉的味道,混合着硝烟那死亡气息的血腥味,唤醒了它尘封已久的记忆。
“发现什么了吗?”看着韩文清望向一个方向,嘴中露出尖锐的獠牙,冲着虚空无声的低吟着,苏沐秋握紧了手中的麻醉枪,向着韩文清面对的方向走去。

干枯的树叉被踩断的轻响在森林中响起,苏沐秋还未来的及反应,一声枪响便划破寂静的丛林,当他有所感觉之时,子弹的灼热正撕裂他的血肉,焦糊的恶臭与疼痛令他几欲昏厥。
“别……”含糊不清的话语还未出口,那走在身侧的黑色身影便已冲出,根本未给他再说半句的机会。

韩文清再一次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硝烟混合着血腥,充满死亡与恐惧的味道。韩文清没有回头,它仿若听到了主人的召唤,但它并未停下,它的脑子已经没有了思考,它的身影犹如离弦之箭。

“那……那个……是人……吧……”盗猎者A看着远处模糊的身影倒下,心下不免发慌,胆战心惊的向同伴确认。
“管……管他呢……比起那个,现在咱们应该快跑!”盗猎者B被问之时,仍然保持着那副瞄准射击的模样,心下也是发寒,手心里渗满了汗水。
“可……那是杀人啊……”盗猎者A仍不死心,死盯着那人倒下的方向看。
“那你要在这里等被抓?”盗猎者B已经从初射杀人的惊慌中取回了冷静,他不着痕迹的深吸口气,将手中的枪支背在背上,转身就要收拾行李跑路,却不想身侧窜出一条黑影,死死的咬住了他的手腕。

惨烈的叫声响彻整个丛林,叶修机敏的竖起了耳朵。
“是那边?”火色的狐狸眯起眼睛,低着身子望向声音的来源。
“你可要小心,那帮家伙手中有魔法棍,要是被那个指到,就没命了,你可不能贸然行事。喂!我说,你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一只鹰隼飞落在叶修的脚旁,虽然说话声不大,但却非常聒噪的念叨着。
“闭嘴,话唠,你再这样就会被发现。”叶修动了动耳朵,一尾巴糊住了鹰隼的脸,可算让这个家伙闭嘴了半刻。“你现在快回去,等我处理好了再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确定你办得到吗?还是跟韩文清它们汇合后再说吧,你一个人太危险了,真的真的真的……)”
“别废话了!”叶修呲了呲牙。“我过去看看再说,你别跟来。”

“你这个废物,快点帮忙啊!”盗猎者B从巨大的疼痛中回过神来,就看到盗猎者A傻愣愣看着他被一只大狗咬着手腕,心下不免急火攻心,破口大骂起来。
“哦……哦哦……”被B大骂才如梦初醒,盗猎者A迅速反应,架起背着的猎枪,对准了扭打做一团的一人一狗。“你……你别动啊!”
“废话,我能……”还没等B把话说完,一颗子弹便擦着他的鼻尖划了过去,打在身侧的土地里,溅的尘土飞扬。“你这白痴,瞄不准不会用刀吗,军刀不是在你那嘛!”
“哦哦!”被B这么一提醒,A才想自己身上的军刀,于是慌忙丢下猎枪,从腰包里掏出军刀。

叶修凑到战场附近的时候,盗猎者A手中的军刀正向着韩文清的方向逼近。叶修很清楚,没有獠牙的人类都是用它来剥夺动物的生命,无论是鸡鸭鹅,还是猪牛羊,只要被它刺穿便会失去生命。所以,它不能让它靠近韩文清,绝对不能。于是,在盗猎者A还未发现一只狐狸正向他扑来之时,他那拿刀的手腕便以被利齿咬住,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有些惊慌的他瞬间无措,紧握的军刀脱手滑落。
“东西我就收下了。”一声鹰啸响彻丛林,一只灵敏的鹰隼划过盗猎者A眼前,优雅而精准的衔住掉落的军刀,将它准确无误的丢入了前方大树的洞穴中。
“可恶!”此时的盗猎者A才如梦初醒,他望了眼咬住自己的狐狸,顺手向身旁的大树上甩去。狐狸的个头比黑贝小很多,也没有平日锻炼的那般强壮,被这样一甩,便重重的撞在树干上,疼的它嗷嗷直叫。
听到狐狸的呻吟声,韩文清脑中稍稍一顿,用了半秒响起了声音的主人,随后便不再与B多做纠缠,转身向盗猎者A冲去。
“小畜生,我让你好看。”此刻的盗猎者A已经被狐狸的举动惹出了火气,在甩落对方之后,仍然不依不饶靠近它,抬脚就要把它踩个稀烂。

说时迟那是快,已经调转攻击目标的韩文清一个飞跃,将要抬脚踩狐狸的盗猎者A扑倒,面露狰狞的亮出獠牙,一口咬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韩文清!”心下发慌的狐狸发出悲鸣,完全顾及不到满身的疼痛,歪歪斜斜的靠到韩文清身侧,温柔的舔舐起韩文清的耳朵。“没事,没事,已经没事了。”

腥臭而昏暗的泥泽身处,一只小狗在瑟瑟发抖,弥漫四野的硝烟与血腥,让它无法睁开眼睛。
“没事……”谁在轻声地呼唤……
“没事……”谁在温柔的抚慰……
“已经没事了……”谁在安静的低吟……
“韩文清!”“碰”的一声轻响伴着微微的疼痛将韩文清的理智拉回现实,被扑倒的那一刻,盗猎者A便被黑贝的气势吓到昏厥,而在它身侧用头锤换回它理智的火红色狐狸,此刻正眼角挂泪的直哼哼。“好痛,你的头比大树还硬。”
韩文清闻言微扬起嘴角,转头望了眼趁着同伴被袭击,自己起身逃跑却被鹰隼追的甚为狼狈的另一个盗猎者,心下不免稍安,便用舌头舔了舔叶修的头表示安慰,随后开口道。“主人他……”
“那家伙没事。”叶修被韩文清舔得非常舒服,眯着眼睛回答道。“刚刚确认了伤情,那个魔法棍的子弹只是打中了手臂,有些失血过多,不过罗辑兔已经用止血的草药处理过了,文州也带着染血的手绢去报信了,大家很快就会来的。”
“他不会有事吧……”韩文清望向苏沐秋倒下的方向,失去主人的恐惧让他仍然十分不安。
“不会有问题的。”叶修说着靠上韩文清的身子,语调温柔的呢喃着。“大家都在,不会有问题的。”

后来,听到了森林里的枪声,又得到了衔着染血手帕的白乌鸦指引,村里来搜山的人很便发现了受伤昏迷的苏沐秋,以及被韩文清吓晕,与被鹰隼追的慌不择路,掉进天然树洞里的两名盗猎者。
苏沐秋虽然因失血过多而导致昏迷,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在医院的治疗与家人的呵护下,很快就出院了。
相对的,在森林里差点杀了人的盗猎者,也受到了国家严厉的制裁,而他们口中“被野兽袭击了”的言论,则并未被任何人重视,最终仅成为了他们未来无数个年头中永远也无法摆脱的噩梦。

-END-

☆*☆*☆*☆*☆*☆*☆*☆*☆

【番外】
“话唠,不是让你躲起来吗?”红毛狐狸点着落在面前的鹰隼脑袋数落道。
“开什么玩笑,本大爷可是森林第一护卫,怎么能临阵脱逃?那只不起眼的罗辑兔都派上用场了,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再说,要不是本大爷,你们就有危险了,所以快谢谢我,快点快点快点!”
“我看你还是歇歇吧!”叶修甩了下尾巴,转头望向白乌鸦。“文州,你们是不是天天虐待它,不让它说话啊?”
“嗯……”喻文州闻言沉吟片刻,眼带疑惑的开口道。“可能它祖先有鹦鹉血统。”
“鹦鹉?”叶修听闻这种猜想,不免转头端详了一会黄少天,随后微扬嘴角笑道:“那韩文清的血统里肯定有石头的血统,又臭又硬的那种。”
“你说我有什么?”悄无声息的,韩文清已经摸到了叶修身后,刚才的话它听的很完整,在质问它的时候,已经整个身体把对方压实了。
“我说……我说你最棒了!”叶修感受着身后的威压,顺从的折下耳朵,压低身子,顺便舔了舔韩文清的前爪。
“不对啊……这不是叶修吧!我觉得这不是真的……难道……”还没等话唠的黄少天感叹完,只见本是舔着韩文清前爪的叶修突然露出獠牙,不重但也绝对不轻的给了韩文清一口,在对方吃痛一慌神的功夫,迅速后腿等地,从韩文清身下遛了出来。
“笨蛋,果然是块石头!”叶修得意的摇着尾巴,语带讽刺的嬉笑着。
“叶修!!”韩文清低喝一声,冲着叶修开溜的方向追去。
“你太低估他了。”白乌鸦看到此情此景微微一笑。“森林还是这样比较好。”
“嗯!”鹰隼难得回答简单明了,看着越来越远的两只,默默地道了一句:“永远这样最好!”

评论
热度(56)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