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那一日,张副队的开门方式错了

※文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前言:

本文以#韩叶#CP为主,#叶修#出场机会较少。

辛苦张新杰了,捂脸。

 ❤❤❤❤❤

张新杰作为荣耀职业联盟中最有生活规律的职业选手,其的生物钟精准到分秒不差。这一点,即使是霸图这种以“严以律己,勇于拼搏”为核心奋斗目标的队伍,也只能自愧不如。因此,自这名被誉为“黄金一代”的战术大师进了霸图的那一天,无论是霸图战队主力、替换选手,亦或是训练营的训练生们,都必须严格按照张新杰制定的作息表行事,除特殊原因外,不得违背作息时间。

从那一天起,霸图战队全体人员的起床、锻炼、吃饭、训练、睡觉时间都被严格的规定了,而张新杰,其作为作息表的制作者与监督人,同样是制作表的执行表率,从来没有一刻违背过时间表的规定,哪怕是一分一秒。

然而,这一天的早晨,当霸图队员睁开眼睛望向时钟之时,内心充斥的违和感被墙上时钟指针对着的九印证了。因此,不知道是哪一个人突然爆炸了一句“我去”后,整个霸图战队寝室瞬间乱成了一锅粥,热闹的跟隔壁街的早市不相上下。

韩文清走出房门的时候,被走廊里嗡嗡嗡的说话声吵的头痛,他刚想出言制止,就看到张佳乐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跑,在看到韩文清的瞬间惊喜交加,却没刹住车的掠过他身边,直接向拐角的楼梯口撞去。

“这是要干什么?”看着张佳乐直接跑远的背影皱了皱眉,韩文清内心叹了口气,可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身后的林敬言开口了。“老韩,今天看到张副队了吗?”

林敬言这问题问的韩文清一愣,他稍微思考了下摇了摇头,就早上的行动做了说明,“没有,今早我比以往起的早,就自己先去锻炼了,这刚回来想换件衣服,就听这走廊里炸了锅,直到现在还没看到新杰,发生什么事了。”

“是……是张新杰,他…他没叫我们起床。”不知何时,张佳乐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接过林敬言的话头解释道。

“就为这?”韩文清闻言皱了皱眉,瞥了眼乱哄哄的霸图宿舍,不禁对自己的队员非常不满。之前就已经告诫过他们,即使泰山崩顶也要临危不惧,他们这是把这话扔风里了是吧。“看来还是训练的不够。”

 “咦?老韩,这就不对了。”张佳乐闻言马上替队员说话,那话中内容条条在理。“你想想,张新杰是什么人?那是天崩地裂也要准时走完一遍生物钟的人啊,今天竟然没叫我们起床,你说这可怕不?世界末日都没这么可怕。”

张佳乐说的夸张,但理是这个理,韩文清不由的开始思考。虽然不敢说张新杰是十年如一日的人,但自从他来了霸图以后,别说迟到早退、无故旷工了,就连发烧、感冒都没请过假,十分严于律己的个性,不愧霸图的标杆。这样的人突然有一天没准时出现,那确实会引发骚动。

“去他寝室看看。”话刚出口,韩文清便转身迈步,还没等林敬言和张佳乐反应过来,张新杰的寝室门便被敲响了,他们雷厉风行的队长,已经在呼喊还未在队员面前出现的副队长的名字了。

❤❤❤❤❤

张新杰是个严以律己,自律性极强的人,自入霸图以来,他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他的生理习惯也被霸图充分的信任,这让他有了为霸图奉献一生的觉悟。因此,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天晴阴雨,他都从未懈怠,一步一步的协助霸图,管理队员的身体。

 

这一日,张新杰如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带上眼镜,开始了他一天中的第一份工作——叫队员起床。

其实,张新杰不用费太大的力气,他的队员们都会乖乖起床,即使是训练营的未成年少年,也会听命于这位鼎鼎大名的第一牧师。因为,无论是霸图的队员,亦或是训练营里的孩子,他们十有八九至现在都还是霸图的粉丝。而只要身为霸图粉,都会是张新杰的拥护者。虽然跟因张新杰而玩牧师的粉丝不同,但只要张新杰是霸图的牧师,霸图粉们就绝对不会反抗张新杰的决定。所以,张新杰每日的第一份工作并不费劲,他只要敲响队员们的寝室门,并报告现在的时间,不过一会,大家便会起床开门,绝不会让张副队久等。

只是,令张新杰没有想到的是,今日的晨间工作却与往日有着天差地别的遭遇。这一刻,张新杰已经站在韩文清的门前,他轻轻敲了敲门,报出了现在的时间,然后就安静的等着韩文清开门。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韩文清的房间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张新杰有些奇怪,但没有催促,就那样静静的等了五分钟。

“再不到下一个地点就不行了。”张新杰看了看手表,内心有些焦急。他望了望走廊那一头,最终下定了决心,再一次敲响韩文清的房门。

这一次,张新杰的手刚刚落在房门上,韩文清寝室的大门就悄悄的打开了。张新杰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并没有迟疑,直接走了进去。

 

当张新杰看清眼前的景象时,他不禁退后了三步,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早因惊恐而瞪大的眼睛比平日里大了一倍。他下意识的捂住嘴,并没有惊叫出声,但就算不这样做,他觉得自己也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声线了,现在的他除了目瞪口呆,竟不知要作何感想。

“如果是黄少天,不,哪怕是张佳乐,都一定会想得出怎么形容吧。”惊讶过后而有些木然的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张新杰终于恢复了一些思考力,他开始确认,这到底是不是他们严肃、认真、精益求精的队长的房间。

“房门,没错。窗子,没错。衣柜,没错。拳套,没错。床,没错。君莫笑等身抱枕,没……不对,这个不对。君莫笑限定海报,这个也不对。君莫笑1/7手办,这个肯定也不对。叶修国家队队服版1/7手办,还是一对?这都什么玩意。还有这个地毯、床单、窗帘,这里到底是哪?”张新杰痛苦的呻吟着,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君莫笑挖的陷阱,此刻只能听到某大神妖孽般的呵呵声。

❤❤❤❤❤

“新杰,新杰,张新杰!”耳边传来哐哐的敲门声,张新杰艰难的睁开了眼,头晕目眩、耳鸣心悸,那种天旋地转的恶心感伴随着耳边的呵呵声,与砸门的哐哐声一起震碎了张新杰的噩梦。他不由的转过脸,就看到从兴欣那边寄过来给他的生日闹钟,那是君莫笑限定款录音闹钟,里面的闹铃声是叶修亲录的呵呵声。

“我的噩梦之源吗?”张新杰不由的抽动了下嘴角,抬手按下了取消闹铃的按键,转头想要起身,却怎么也爬不起来。最终无奈放弃,顺手去拿床边的手机。

韩文清接到张新杰电话的时候,张佳乐正好从管理员那边拿来了房间钥匙,大家快速的开门冲了进去,顺便拨打了120,可算把病的都起不来床的张副队送进了医院。

❤❤❤❤❤

“你用那种闹钟难怪会生病。”张佳乐一边给输液的张新杰削苹果,一边吐槽那个没品位的闹钟。想到跟张新杰的闹钟一起寄过来的君莫笑限定笔记本上,用歪歪斜斜的难看字写着“乐乐,再接再厉。”他就想直接打飞机去H市,用笔记本糊叶修那熊脸。

“韩队,那个抱枕你还留着吗?”张新杰抬眼去看阴沉着脸坐在角落里的韩文清。他刚听了张新杰噩梦的内容,此刻不知是生气,还是郁闷,反正一脸不高兴。

“那种破玩意早就扔了。”韩文清说着站了起来,看了下手表说道。“队员们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我回去告诉他们,张佳乐你就留下照顾新杰吧。”

“好的,没问题。”张佳乐点了点头,欣然的接下了这工作,随后便跟张新杰一起,目送着韩文清离开,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口。

 

“我说,老韩有点怪怪的。”张佳乐转回视线嘀咕道。

“确实,就是说不好哪里怪。”张新杰符合,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

❤❤❤❤❤

回到霸图,韩文清通知了战队张新杰的情况,随后便前往训练室安排工作。在全员心态回归常态后,他支会了林敬言一声,便再次返回寝室去换衣服。

“这些得藏起来才是。”站在寝室的地板上,韩文清将一个个崭新的手办再次放回包装盒,和那些并未用过的君莫笑周边一起封进了纸壳箱中,藏到了床底下极为隐秘的角落。

“真是可怕的直觉。”一切搞定后,韩文清叹了口气,对自家副队长的灵敏度感慨良多。

❤❤❤❤❤

插花小剧场

-君莫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你说真的?

-大漠孤烟

为啥骗你

-君莫笑

我以前一直以为张新杰只有生物钟厉害,原来第六感也这么准啊。

-大漠孤烟

还不是你的错

-君莫笑

那个闹钟是我的诚意之作,要是给我的粉丝,那他们都得疯了啊,别不识好歹。

-大漠孤烟

要脸吗

-君莫笑

我去,不是吧老韩,你不想要?

-大漠孤烟

…………

-君莫笑

不想要直说,那哥给别人了。

-大漠孤烟

想死?

-君莫笑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看看,想要就说嘛。

·看你这么迷恋哥,下次再有好货哥肯定给你留着,到时候你自己来取吧。

-大漠孤烟

评论(6)
热度(175)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