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韩叶#欢喜冤家(04)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前文连接:

【双花&韩叶】两情相悦
【韩叶】欢喜冤家(00)
【韩叶】欢喜冤家(01)
【韩叶】欢喜冤家(02)
【韩叶】欢喜冤家(03)
【韩叶】欢喜冤家(04)
【韩叶】欢喜冤家(05)
【韩叶】欢喜冤家(06)
【韩叶】欢喜冤家(07) 
【韩叶】欢喜冤家(08) 
【韩叶】欢喜冤家(09) 
【韩叶】欢喜冤家(10)

 

  ※※※※※※※※※※※※

04.勇者难当01

 

韩文清一大早便背对着叶修家的大门站的笔直,如一周以来约定好那样等待叶修出门。其实,常理来说,两人约定一同上学之时,先走出家门的人去敲还未收拾妥当之人的家门,告诉他自己准备完毕是很正常的情况,但从韩文清与叶修被捆绑为“互助搭档”的那一刻起,本着“对搭档负责”的心理,在第二天就差点强拆了叶修家大门的韩文清,虽然成功的挖起了想要逃课的某只懒虫,但同时也列入了叶修绝不想与之来往的黑名单。然而,世界上没有你不想就绝对可以不做的事情,所以,即使叶修烦透了韩文清,这个软硬不吃、极为难搞的高墙还是杵在那里,动也不动,走也不走。对此,见惯了世面的叶修轻叹了口气,最终只能认怂,并在争取主动的讨价还价中获得了“我会准时出门,不准再敲我门”这样的承诺。自那以后,韩文清就再没敲过叶修家的门,而是换成了每日早晨的例行站岗,从他收拾停当开始,到叶修出门为止。

这样的约定坚持了一周,叶修很配合,只是每每出门都露出夸张的惊吓表情,嫌弃韩文清一点也不亲切。对此,韩文清也不回话,只是在第二日等叶修时背过了身,一是不想再看那假的不能再假的受惊样子,再则也是不想跟明显挤兑自己的叶修置气。不过,这也不能怪叶修每天的抱怨,看着韩文清那不阴沉,但也绝称不上和善的面容,得亏他们上学时间早,又恰巧住在六楼,七楼的住户不是晚起,就是没人,要不然这602的住户还指不定被传出怎样的可怕流言呢,收获热心群众的举报一枚都有可能。

这不,一边叼着早餐,一边急急忙忙走出家门的张佳乐,在看清如雕像般杵在叶修家门前的韩文清,都有个冲动想掏出手机来报警了。但是,他最终还是没那么做。跟叶修出出入入久了,张佳乐与韩文清的关系也越发熟络起来。跟叶修卯着劲想推倒韩文清这堵高墙不同,张佳乐心态很好,这种活泼、开朗、孩子气十足的家伙,很快便如韩文清的其他朋友一般,了解到这个男人的魅力所在。所以,即使韩文清依然是那个韩文清,张佳乐也能自如的跟他攀谈,甚至不受叶修敌视韩文清的骚扰,慢慢成了他在荣耀学园中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老韩,你这是干嘛呢,还二十分钟就上课了,怎么还有心情站岗呢?”作为韩文清的朋友,张佳乐扯下咬着的油条,一边说着,一边抓起韩文清的胳膊,一同向楼下走去。

“二十分钟?”韩文清脸色一沉,皱起眉来,抬手去看自己的手表。

“咦——你这个……停了啊?”张佳乐顺着韩文清的动作一起去看,很快便发现那手表的秒针根本不动。

“叶修呢?”韩文清脸色更加难看,说话的口气也微微带着怒火,要不是张佳乐跟他已算熟络,估计现在已经不敢开口说话了。

不过,已经摸准了韩文清的脾气,张佳乐自然不会再惧怕韩文清,跟外人看到的表象差异巨大,韩文清是个爱憎分明,刚正不阿的真男人,绝对不会因为迁怒而对周围人乱发脾气。所以,不是仇恨目标的张佳乐自然高高挂起,毫不隐瞒竹马的行踪。“昨晚发信息说去沐橙家了,所以应该是留宿吧。”

“沐橙?”韩文清眉头锁的更紧,这个听起来就像女孩子的名字,让他一时间浮想联翩,结合对叶修的印象,实在不觉得留宿会是单纯的睡一觉那么简单。

“别多想,那是他表妹。”张佳乐瞥了眼韩文清,见他阴沉的脸上又出现了点异样的神色,想是韩文清想多了,便马上补充了一句。

韩文清闻言看了眼张佳乐,最终没再接话,两人只是再加快了步伐,向学校奔去。

 

韩文清有生以来第一次与迟到擦肩而过,当他气势汹汹的压着预备铃冲入学校大门时,站在门旁查迟到的教导主任都不免退后了半步,心下一阵冷汗。而此刻,脸色完全没有好半分的韩文清正压着上课铃走入教室,那铁青的脸色与难掩的怒气仿佛爆发前的猛兽,弱小而卑微的人类都不觉的低下了头,回避触怒他的可能性。

 

“绝对要收拾那小子。”韩文清一边如此打算,一边气势汹汹的走向自己的座位。本来预估的四十分钟是韩文清和叶修的极限。叶修最多能提前四十分钟出门,韩文清最晚能压到提前四十分出门,所以他们有了共识,他们也一直坚持这个共识。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概从叶修心血来潮钻进韩文清家开始,无论是手上的机械表,身上的手机,以及家里的座钟、挂钟,凡是能显示时间的,都被叶修动了手脚,整体调慢了二十分钟,以至于影响到韩文清正常的作息规律。

“他是想看我笑话吗?”韩文清脑中蹦出了如此的念头,但很快便被否决了。经过一周的观察与了解,叶修每一个行动的寓意都并非如此简单。他看起来无心的举动,往往能左右很多事态的发展;而他疑似心血来潮的行为,却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很多人。所以,韩文清断定,他不会简单到想看自己的笑话,才如此大费周章,那个鬼精鬼灵的小恶魔,必定还有后手。

 

韩文清的料想果然没错,当放学的铃声宣告着一日课业的结束之时,韩文清身前的座位仍然是空着的。叶修旷课了,没跟任何人提起,没跟任何人报告,就这样全无消息的不见了。当然,这种全无消息,并不是没人知道他在哪。至少在这个班级里,张佳乐就能准确的说出叶修的所在之地。但是,叶修如此的消失,在韩文清看来极为可怕。他并非担心叶修的安危,只是在面对叶修那空荡荡的座位时,无论是周围的学生,亦或是班级导师,再或是来来走走的科任们,没有一个人过问过叶修为何没来。对于这个将荣耀学园搅弄的昏天暗地的小恶魔,所有人的处理十分冷漠,没将任何多余的力气分给他,甚至不愿意了解他的去向。

叶修的存在,终究是不过如此吗?韩文清心中有些异样。他听过太多荣耀学园的过往,那些或鸡飞狗跳、或荣耀满载的事迹中,无论是好或不好,故事的中心永远围绕着“叶修”这个人物,这个让荣耀校长冯宪君深恶痛绝,让荣耀学园师生们又爱又恨的存在,他本应是举足轻重的,甚为耀眼的,但在消失的那一刻,却那么的孤独而寂寞,仿若未曾来过般不留痕迹。

韩文清默默叹了口气,抬眼望了望暮色渐浓的天空。归鸟早已还巢,血色的夕阳染红了苍穹,看的人触目惊心。“他……也有梦想。”如此想着,韩文清不禁苦笑,那个看到自己只有厌恶神情的少年,只有眸子的晶亮熠熠生辉。见惯了混世魔王、无赖地痞,韩文清分辨得出,那个被慵懒、随性、毫无斗志的表象困禁的,是苍穹暮色也关不住的振翅鸿鹄,只有这一方天空,终究满足不了大鹏的野望。

对此,韩文清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他可以坚定的走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但他并未狂妄到认为那适用于全人类。他的努力与坚持,拼搏与奋斗,都是最适合于他自己的方式,而对他人,有可能毫无用处。所以,韩文清与叶修的互助搭档关系,并非想扭转他慵懒而散漫的个性。他只是觉得,有那么一次也好,能帮下这个孤独而单薄的身影,至少让他在独自斗争之时,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你啊,骄纵他可不好。”这句话是很多年以后,一位老友对他的苦口婆心。对此,韩文清无奈的笑了笑,并未多话反驳。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值得他骄纵一回,还有谁能取代这高飞的鸿鹄之影呢?

※※※※※※※※※※※※

文卡的不要不要的,整篇文重写了三次,开头一句话写了不下八回还是觉得OOC好严重
啊,好痛苦QwQ我到底都写了些什么啊[鸵鸟埋头.jpg]

评论(1)
热度(36)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