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情侣吵架要如何重归于好(上)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上】情侣吵架要如何重归于好(上)
┣【下】情侣吵架要如何重归于好(下)
┣【韩叶】退役多年仍一石千浪
┣【韩叶】千浪一浪又一浪
┣【韩叶】浪退海就平静了
┣【多CP】猫狗生来就绝配
┣【多CP】猫狗都是小天使
┣【韩叶】记录一只猫的故事
┣【韩叶】生日惊喜
┣【韩叶】荣耀里最萌的那只狗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

 

※注意:

√本文内容又臭又长QwQ
√废话很多,重点很少。
√OOC注意,雷者绕行。
√错别字语病未查,稍后可能修改。
√时间设定:包括“黄金一代”在内众多的第四期选手已经退役,韩文清退役但仍然在霸图中工作,张新杰也留在了霸图。张佳乐与林敬言趁着暑期来Q市玩,赶上了叶修和韩文清吵架。其他不重要的设定在(下)后记中补。

 ※※※※※※※※※※※※※※※※※

叶修与韩文清吵架了,吵的特别凶,吵到要分居的地步。这是在叶修退役N年后,搬去Q市跟韩文清同居以来的第一次,以至于无论是霸图还是兴欣,都有点束手无策。

其实,平日里叶修和韩文清的小摩擦也是屡见不鲜的。韩文清为人正直,叶修却活的随性,以至于这对个性明显不搭的凹凸组合隔三差五就要争执个两三句,但在韩文清的成熟,以及叶修的大而化之作用下,争执都是点到即止,小打小闹也成了增添生活情趣的调味剂,并让周围人深刻理解了“夫妻吵架狗亦不理”是何等的真知灼见。

不过这一次,叶修和韩文清的吵架明显有别于往常,这从荣耀神之领域近一个月来叫苦不迭的现状便可见一斑。要知道,叶修已经窝在兴欣网游公会办公室快一个月了,每天跟精神饱满的魏琛穿行于神之领域的各大战场,将野图BOSS争夺战搅弄的乌烟瘴气,还时不时的插手一下新服的副本记录,弄得各大公会谈兴欣色变,共同想起了那如梦魇般一年半时光。

“陈老板,现在能帮联盟的就只有你了。”荣耀联盟新主席喻文州亲自致电陈果,开口也没绕弯子,谈论的正是大BOSS兴风作浪这件事。陈果闻言苦笑,想着前主席冯宪君也算退的及时,要是再晚上半年,现在可能要被送去加护病房也说不定。只是,新主席这要求她也想帮,毕竟在联盟里混了有些年头,此次叶修又带着训练营的好苗子去刷职业选手了,这对比赛成绩的影响陈果都看在眼里,着实在心底念了一通抱歉,但要根除这“祸害”,还真不是她这老板就能办的到的。

 

要知道,早先叶修没跟韩文清吵架的时候,他也是有正经营生的,虽然工作内容没脱离荣耀这个圈子,但包括随公会抢BOSS,刷副本之类的活动在内,这些都是身为游戏主播的直播内容,其中娱乐成份多于竞技,自然没有现阶段如狼似虎的势在必得气势。另外,兼具个人的兴趣爱好,以及优化荣耀竞技水平的历史责任,叶修还于荣耀竞技视频专区开了档“回顾经典”的专栏,时不时的更新一些各阶段常规赛、季后赛的经典镜头并加以解说,将其中的战术意图,精彩之处剖析的淋漓尽致,就连号称“魔王”的徐斌那似磨洋工般的三分钟走位,在叶修的战术意图解读下都会充满玄机,决定着队伍的胜负。因此,叶修和他的“回顾经典”栏目被很多荣耀粉奉为神作,其点击率从来都高居视频榜榜首,并被众多竞技网站、纸媒引用传播,“荣耀教科书”这贴切无比的称号直至如今也被世人称道。

此外,就在上个赛季比赛开始前,叶修正式应联盟邀请,加盟了荣耀联盟官方网络直播室,成为了该节目唯一的特约解说员,全权负责联盟网络直播赛况解说。自此,荣耀联盟赛事直播迈入了专业化的正式轨道,叶修精准的局势分析,细致入微的战术解读令原本对荣耀比赛看的一知半解的纯粉丝如醍醐灌顶,真正享受到坐拥上帝视角,明辨赛局走势的待遇。而叶修对场上选手操作的点评与解读,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全明星票选的结果,这在很多荣耀专业人士看来,正预示着荣耀(为什么这里会有敏感词)电竞产业的理性化发展,同时也说明了荣耀粉丝群体的技术辨析度有所提升。

对此,电竞之家的记者曾专门采访过促成现有局面的前斗神,荣耀竞技领域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叶修,询问其对荣耀粉丝专业化的看法。对此,叶修本人表示,粉丝专业化将促使他们更理智的尊重选手的选择,这对于竞技体育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

此言一出,不同思考角度下对语言本意的解读版本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荣耀圈。以叶修出走嘉世为背景讨论此发言者,认为叶修是讽刺曾力挺嘉世,重伤叶修抉择的粉丝;而有参与过某场野图BOSS争夺的某俱乐部精英团粉则认为,叶修发声的本意其实是力挺张佳乐,因为其曾经就在百花粉丝面前发表过疑似支持张佳乐的言论;而从叶修新组战队角度出发者,则表示叶修此言的画外音可能暗指方锐,因为其转型初期受到非议颇大,甚至有海无量粉丝联名让方锐放弃气功师职业。诸如此类,猜测之言花样百出,甚至有粉丝为各种猜测争得面红耳赤,但丢出这颗激起千层浪的大石头之人,却仿佛忘了说过的话一般,全然无视各路粉丝的各种质疑,依然过着我行我素的惬意生活。

 

这就是叶修跟韩文清吵架之前过的生活,不算忙碌,活的洒脱,偶尔累了就撂挑子不干,完全不理粉丝催更要吐血的心情。叶修还是那个叶修,爱荣耀,爱游戏,爱宅在家里的叶修。他被韩文清养着,过的惬意舒心,完全不用考虑任何事情,只要做韩文清怀里被疼爱的那个人就行。

然而,一件事的发生却改变了叶修的想法,他开始厌倦这种生活,厌倦韩文清的约束,厌倦被他禁锢在小小的,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于是叶修跑了,狠狠的踹了韩文清一脚后跑了,临出门时抓起韩文清的钱包和手机,头也不回的跑了。

“你到底为什么跟韩文清吵架。”陈果对现状也有些忍无可忍,叶修要是心情愉悦的来她这里帮忙,她自然欣喜的任由他去玩,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绝对不会多半句嘴。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叶修这前脚刚踏进她兴欣的大门,后脚就气势汹汹的跑网游里祸害人去了。这联盟主席,各战队老板实在坐不住,三天两头的就轮番打电话让陈果管管事,弄得她焦头烂额,实在是不能坐视不理。好在这两天软磨硬泡的套了话,才算知道他是跟韩文清吵架了,可若再任由他这样自生自灭,神之领域估计就要哀鸿遍野了。于是,陈果把心一横,和魏琛一合计,当机立断的架起还在网游公会办公室里的叶修,直接丢进了活动室,开门见山的询问起吵架缘由来。

“还能为什么,腻了呗。”叶修不耐烦的搔了搔头,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翻出一颗棒棒糖,刚要拆开包装塞进嘴里,却又露出厌恶的表情,直接把糖丢进了垃圾桶。

“别扯淡,你俩腻歪的就跟胶皮糖似的,还能腻?骗鬼呢吧。”魏琛闻言皱了皱眉,一副鬼才信的表情对着叶修。

“呵呵,你是不是眼睛老花程度增加了,老板娘快带他去医院看看吧。”叶修嘲讽一笑,接过一早就待在活动室里放松的乔一帆手中的口香糖,一边拆包装一边讽刺道。

“嘿,你个没下限的,还敢做不敢当。”魏琛说着撸起胳膊,好像要上去跟叶修真人PK一般,大嗓门嚷嚷的连走廊都听得一清二楚。“别问老板娘了,你就问问咱队里最老实的罗辑小朋友,你跟老韩天天那腻歪劲,谁受得了。”

“行了,你少说两句。”陈果没好气的扯了魏晨一把,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把人打发到那边去坐了,自己依然站在叶修面前,叉着腰厉声问道:“说实话,为什么吵架!”

“你这样跟我妈特别像。”叶修看陈果是真板起脸来,本想打哈哈蒙混过去,但被对方一瞪,终究是败下阵来,搔了搔脸颊叹气道:“他拔我网线!”

“什么?”陈果愣愣的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刚才没听清楚。

“我说他拔我网线。”叶修郑重其事的又说了一遍,随后把他跟韩文清吵架的因由说了个明明白白。

3月30日,韩文清生日的前一天,叶修本来筹备好一场突如其来的庆生晚宴,横跨3月30日晚到3月31日凌晨,势要做第一个给韩文清道“生日快乐”的那个人。其实,叶修和韩文清本来没有这么浪漫,早在两人还未交往之前,他们都会觉得这种行为很傻。可是,一旦有了心念之人,终究想做一些傻里傻气的事情,这种心情直到叶修和韩文清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才有了极为深刻的体会。因此,为恋人准备个别有意蕴的生日宴会,成为叶修今年为韩文清准备的生日礼物。可哪成想,傍晚时分韩文清一个急匆匆的“今天稍微晚点回来”的电话粉碎了叶修的计划,看着满桌子不算华丽,但也绝对不逊色于一般家庭的丰盛佳肴被可怜巴巴的晾在桌上,叶修那从未有过的小情绪慢慢的冒出了幼芽。

后来,韩文清倒是有再打电话来叮嘱他早点睡,自己忙完后就会回去。但耳尖的叶修听得出来,韩文清那边的吵杂绝对不是训练室的键盘敲击声,因为他分明听到了张佳乐那极具穿透性的声音正大喊着“老韩,主角可不能跑啊。”

再后来,韩文清带着一身酒气回了家,前脚刚脱下鞋,后脚就瞥见书房的灯还亮着。二话不说的冲进书房,就看到叶修在荣耀里激战正酣,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一点钟。

“还不睡?”韩文清语气中带着火气,对叶修还醒着表示不满。

“你不也是!”叶修没回头,淡淡的丢过来一句,便冲着网游里那帮队友们喊了起来:“大家都注意了,这个BOSS在水里,都打起精神来,照我之前说的做。”

全团闻言各个精神抖擞起来,分别在电脑前擦了把手汗,开始全神贯注的等待大神安排。然而,他们并未等到大神发出开怪的指令,全团人屏息静气,生怕听漏了大神的任何一句口令,但直到叶修使用的神枪手“举起手来”突然下线,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团队指挥,全荣耀最了不起的大神掉线了。

“我说一团怎么在最终BOSS处集体扑街了呢,原来是韩文清拔了你的网线啊。”魏琛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那天他带二团刷到一半,就传出一团扑街的消息,他本想嘲笑下叶修老了,连带个百人团都做不好的时候,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原来是被拔网线了啊。

“就是,你说这是人干事?”叶修故作生气的拍了下桌子,把要递水给他的乔一帆吓了一跳,已经说得口渴的叶修见状,一边跟乔一帆道谢,一边将水杯里的水喝了个干净,之后便继续抱怨起来。“所以我就理直气壮的跟他理论,我说:你也玩荣耀,拔网线这么龌龊的事情你怎么干的出来?”

“结果呢?”陈果叹了口气问道。

“结果他没说话,扛起我就给扔床上了,还整个人压上来,摆出兴师问罪的架势。”叶修说着咬了咬牙,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真没想到,韩文清是如此人面兽心的家伙。”

“然后呢?”陈果本想吐槽,但最终放弃,面无表情的继续催促道。

“然后我就踹了他一脚,拿着钱包跑路了啊。”叶修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陈果,一副你干嘛明知故问的表情。

“没了?”问话的是魏琛,他十分震惊叶修踹了韩文清后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坐在这。

“还想怎样?”叶修不满的反问。

“他追你出十条街,然后你被他打的天昏地暗,最后民众报警,他被警察拘留十五天,你趁机出逃呗。”魏琛条理清晰的侃侃而谈,仿佛他看到现场了一般。

“抱歉啊,让你这没下限的失望了。”叶修对魏琛的猜想嗤之以鼻。“首先,老韩正直的很,没有家暴的臭毛病。其次,就实际而论是我把他踹了个昏天黑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问题,Q市警察就算出警,估计也是拘留我十五天。”

“因为你没下限?”魏琛问。

“滚蛋,因为我把霸图队长踹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叶修随手抓起桌上的空烟盒丢向魏琛。里面早就空空如也,却煞有介事的放在那里引诱叶修,怎么想都是魏琛这没下限的想出的缺德主意。

“韩队没来找过你?”陈果按住了正要站起来跟叶修好好比比下限的魏琛,一边掐了一下他胳膊,一边转头问叶修。

“没啊,我一直在兴欣,他要是来过你们能不知道吗。”叶修满脸带笑的看着魏琛吃瘪,自己许久不回一次兴欣,今次回来发现管理体系变化挺大。为了延续兴欣至始至终的团队默契,训练营实操训练一般都是在网游公会办公室附属的精英训练场中完成的。伍晨负责组织和调派,魏琛负责指挥与指导,双前职业选手教练养出的孩子们,各个都是人精。相对的,陈果保姆打杂的性质也有了根本的转变,越来越有战队老板的架势,特别是在管理魏琛上,已经探索出了颇具成效的门道,就连叶修也不得不佩服。

“连个电话也没打?”陈果有些惊讶,要说这韩文清没有亲自上门,可以归结为工作太忙,但是连个电话都没有,这实在有违常理。

“谁知道,手机下了火车就被顺走了。”叶修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在眼尖的陈果眼中,却捕捉到了他眼神中闪过的一丝不悦。“还是很在意。”陈果做出了判断,并将叶修最近过分热衷的网游活动归类为“闹别扭”的范畴。

“人家小两口吵架,多半也就是互相呕个气,为什么轮到这尊佛,就要全荣耀跟着一起受委屈啊。”这是后来听闻事件经过但完美错过了叶修家庭内部矛盾的唐柔发出的感叹,同时也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萦绕在陈果心头久久不能释怀的疑问。

 

-TBC.- 

 ※※※※※※※※※※※※※※※※※

后记:头一次知道,过万竟然不让一起发,内心有点小崩溃。

评论(1)
热度(206)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