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情侣吵架要如何重归于好(下)【修正v.2.0】

┏【相关文章连接】
┣【文总目录】全部作品目录
┣【上】情侣吵架要如何重归于好(上)
┣【下】情侣吵架要如何重归于好(下)
┣【韩叶】退役多年仍一石千浪
┣【韩叶】千浪一浪又一浪
┣【韩叶】浪退海就平静了
┣【多CP】猫狗生来就绝配
┣【多CP】猫狗都是小天使
┣【韩叶】记录一只猫的故事
┣【韩叶】生日惊喜
┣【韩叶】荣耀里最萌的那只狗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

 

 

※注意:

√剩下的部分
√结尾有番外
√后记的设定其实并不重要

【※注意:(下)再次修改(修正v2.0)】

※※※※※※※※※※※※※※※※※

“总而言之,今天你给我好好休息。”陈果总算弄明白她家大神这次莅临为什么有种憋着口气的感觉了,虽然身为粉丝,仍然希望他在神之领域里再闹腾一阵,可是无论于公于私,这对于叶修来说总是不好。“得想办法解决问题。”这是陈果打定的注意,因此她计划的第一步便是示意看了半天热闹却未发一言的乔一帆与安文逸,将这尊荣耀历史最大神拖出了兴欣大门。

“好好逛逛H市。”陈果的这个指令让呆立在兴欣大门口的三个人面面相觑。说实话,叶修不是本地人,在H市生活的那么多年里也没真正的好好逛过,现最熟的恐怕就是去南山公墓那条路。乔一帆也不是H市本地人,当初提着铺盖卷直奔H市的时候,也没抱着游山玩水的心,这一晃数年已过,竟然也没好好逛一逛H市。最后再说安文逸,土生土长的B市人,但陪爸妈在H市逛过不止一次,加上他堪比张新杰的缜密心思,倒成了早他来H市却完全忘记了这是座山水名都的两个荣耀痴的向导。

于是,那一日直至晚上七点一刻,已经累垮的叶修与乔一帆才算是又见到了亲切无比的兴欣大门。与正坐在出租车前座上兴致勃勃的安文逸不同,纯宅且缺乏运动的叶修早已体力透支,与因顾及他而身心俱疲的乔一帆一起蜷缩在后座上,等待返回他那舒适而安逸的居所。

然而事与愿违,就在出租车刚刚停到兴欣门前,叶修都开始幻想他的高床暖枕之时,一个人影却突的从兴欣大门里窜了出来,几步来到他们所乘出租车面前,拉门催促乔一帆和安文逸下车,随后没等叶修反应,便坐进车里,指挥着出租车向机场开去。

“怎么回事?”叶修呆愣愣的看着陈果那一气呵成的动作,本来想揶揄几句,但端详她凝重的神色,却终究没道出半句戏言。

“师傅,你玩荣耀吗?一款网络游戏。”陈果没急着答叶修的话,反而询问开车司机玩不玩荣耀,在得到否定答案后才转回身,一脸郑重其事的开了口。“其实,刚才霸图联系我。”陈果一边说着,一边斟酌着词句,那煞有介事的样子,让叶修嗅出了几分不祥。“韩文清出事了。”

“老韩?”听到韩文清名字的瞬间,叶修脑子里“嗡”的一声,那份隐隐的不安迅速扩张,将他的疲惫抛出了九霄云外。此刻的他再不是慵懒的摊在靠背上的人形挂毯,而是正襟危坐,身体前倾,十分认真的听着陈果说话。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并不清楚。”陈果眉头紧锁,语气凝重。“但听说还在昏迷,所以让咱们马上过去。”

“不会是我踹的吧?”叶修有些不知可否的问道,他临出门前可是狠狠地踹了韩文清一脚,他记得是肚子,但若是偏了的话……

“应该不会,还是等到了再说吧。”陈果一脸担忧的望了叶修一眼,本想安慰两句,却找不到该说的话,徒劳的张张嘴,最终再没说什么。

二人之间再也无言,分别去望深夜的街景。尚是四月时节,夜色来的很早,不到八点的街头早就灯火通明,但此时的叶修,心里却一片灰暗。

陈果透过后视镜望了眼叶修,心中不免五味杂陈。她是叶修的粉丝,叶修的老板,叶修的合伙人,和叶修一起从艰难中一步步走过来的朋友。她面对叶修拥有很多身份,每一种身份都值得任何一个粉丝羡慕,但只有一种身份是她无法胜任的,也是整个荣耀,整个世界中都很少有人能胜任的。这种身份叫做“知己”,人生得一便以足矣的“知己”。这一生叶修看来是得到这“一”,但现在……。陈果不愿再想,无论跟叶修走的再近,她终究是大神的小迷妹,虽然现在能力微薄,也只能在心底祈祷曾经那怨恨到骨子里的“死对头”,现在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飞机抵达Q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张新杰和张佳乐早早的便候在了接机口,一看叶修出来,马上招呼了一声直奔停车场,上了早早等在那里的一辆汽车。

“老林也来了?”看到驾驶室里开车的是林敬言,叶修招呼道。对方闻言仅“嗯”了一声,也没多寒暄便全神贯注的开起车来。

“到底什么情况?”叶修虽然稍觉纳闷,但也没细究,转头去问张新杰。然而,对方也跟林敬言一样,沉吟了片刻挤出句“到了再说”,就陷入了沉默,只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看着一个个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叶修终究是沉不住气了,他望向张佳乐,极为不悦的质问道。“到底说不说,不说我可不去了。”

一边说着,叶修作势去拉身旁的门把手,一副要马上从疾驰的车内跳下去的架势。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张佳乐慌忙开口,说话的内容确实比其他人多了几个字。“我说你急什么啊,到地方再说呗,现在说不清楚。”

“什么叫说不清,是生是死不就一句话嘛!”叶修皱了皱眉,说话一点也不忌讳。

“要是死了的话,现在就是去殡仪馆而不是医院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接了句十分在理的回答,但在其他人听来,却怎么感觉都有点不太合适。

“张新杰,你能不一脸严肃的说这话吗,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张佳乐心直口快,直接说出了不满,而在其他人心中附和时,叶修却稍稍松了口气。

“能开玩笑就是事不大。”叶修小声的嘀咕了句,坐他身侧的陈果听了一阵感叹,能听出张新杰这是玩笑话的,估计也就只有叶修这样的荣耀教科书了。

 

就这样,一行五人再无多言,就这样任由汽车飞驰于Q市的夜色之中,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抵达韩文清所在的医院。

“现在还能探视吗?”迈进医院大门的时候,叶修瞥了眼墙上已经快指向12点的时钟问道。

“韩队住单人房,没有严格的规定探视时间。”张新杰回答。

“单人房?”叶修迅速捕捉到张新杰话中的含义,马上转头问道。“不会是加护病房吧?”

“没那么严重。”张新杰回答,说着就向电梯方向走去。“再说加护病房是有探视时间要求的。”

“我说,现在已经到了医院了,你就快说吧,到底韩文清怎么了。”叶修说着疾走几步,追上张新杰问道。

“到了病房你就知道了。”张新杰回答,仍然没有透漏病情的意象。

叶修叹了口气,最终不再多话,反正病房就在眼前,自己去看了就清楚的话,也无需他人多言了。

 

电梯的指示灯停到五楼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张新杰在前面带路,叶修非常配合的跟在后面。他在给自己的心理做准备,以便能应对面前出现的任何状况。

到了503号病房的门口,张新杰打开房门后做出了个请的手势。

“你不进去?”叶修疑惑的问道。

“哪那么多废话。”此时行至叶修身后的张佳乐突然发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了叶修一把,并在他还来不及抱怨时关了病房门,插钥匙、锁门、动作一气呵成,灵巧快速的手法让人看了叹为观止。

拜张佳乐手法娴熟的关门落锁所赐,被断了后路的叶修呆愣在503病房的大门前,跟听到响动抬头观望的韩文清面面相觑。说实话,叶修曾想过千万种韩文清现在的情况,无论是因为车祸而命在旦夕;还是因为事故而生命垂危;甚至是因为疾病而面容憔悴,但哪种可能中都不包含眼前这种,这种悠然靠坐在病床上,悠闲翻阅着报纸,看起来精神抖擞的韩文清。

“你不是住院了吗?”叶修木讷的问道。

“我不是正在住院?”韩文清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回答。

“住院十二点还看报纸?”叶修皱了皱眉,总觉得这话不应该是他说,因为平日都是韩文清催他去睡觉的。

“新杰让我等他过来,说有事找我谈。”韩文清也皱了皱眉,感觉自己跟叶修的立场有点对调。

“既然住院就不要熬夜啊。”叶修说着一个箭步窜上去,抓过韩文清手中的报纸甩在桌上,抬手就去掀韩文清被子。

“你要干嘛?”韩文清眼疾手快的抓住叶修的手腕,直直的看着他。

“我看你伤哪了。”在上半身没发现绷带包扎的痕迹,叶修想要掀开被子确认下,看韩文清快速阻拦,心中的不满不免陡增。

“我没受伤。”韩文清回答。

“扯淡,没受伤住什么院。”叶修不信,还要去掀被子,却被韩文清一扯,整个跌进他的怀里。

“我真没受伤。”韩文清叹了口气。“今天早上出小区的时候,一个小孩骑童车从我旁边经过,为了躲他我一退身,然后撞到身后的大树晕倒了,孩子妈妈吓得叫了救护车,所以我才住院的。”

“你被一辆童车吓的住院了?”叶修欠揍且极为曲解原意的总结了下韩文清发言的内容,气的韩文清狠拧了把他的腰,那力道可不弱,拧的他哇哇直叫。

“要不是你,我至于住院吗。”韩文清狠咬了一口叶修的脖子,惊得对方一抖,霎时挣扎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拔我网线,还任由我自生自灭,你还好意思怪我。”叶修突然想起那晚他离家出走的事情,又想到近一个月来韩文清的不闻不问,心中的怒火化作了力量,尽情的在韩文清怀里折腾。

“这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韩文清加强了双手桎梏的力度,心里也是有气。“你拿走了我的钱包和手机,把身份证也带走了,我在家翻了半个月都没找到户口本,连补办临时身份证都不行。可你倒好,网游里逍遥的那叫一个快活,让我工作量都增加了一倍,还要时刻担心你是不是又熬夜了,平日里都吃什么,什么时候能消气,什么时候才能接我电话,晚上根本睡不好。”

“老韩……”听着韩文清数落自己,叶修这心火便猛的涨了三分,但这越到后来,责备的内容越是变味,不免引的叶修窃笑,戏谑之心骤起,十分欠揍的开口道:“你就直截了当的说想我了不就得了!”

“是啊,我想你了。”韩文清叹了口气,又是收了收手臂,将叶修搂的更紧,完全不受其揶揄挑拨。

“下次你再这样吓我,我可不饶你。”叶修感受着韩文清的手臂越搂越紧,不由的向韩文清的怀里又钻了钻,自己手上也加重了力道,揽上了韩文清的腰。

“那我下次再拔你网线的时候你不能踹我逃跑。”韩文清回答道。

“我去,韩文清,你要不要脸,你拔我网线这么损还不让我踹你。”叶修不乐意了。

“你在睡觉点之前的网线我绝对不碰。”韩文清一脸严肃道。

“我是小学生吗?为什么晚上十点必须睡觉。”叶修不服气,据理力争。

“你害怕了吧,刚才来的路上。”韩文清反问道。

“你什么意思?”叶修脸色一黑,有些不高兴,这次霸图联合起来耍他,他还没兴师问罪呢。

“我不想有一天,是我惴惴不安的坐在前往医院汽车里,担心着你的生死。”韩文清低声呢喃,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叶修的颈间。“我希望在牙齿掉光之后,你还能活蹦乱跳的在我怀里瞎折腾。”

“滚蛋。”叶修闻言笑骂了一句。“我可比你年轻,可有的是精力折腾你。”

“好。”韩文清微扬嘴角。“那就折腾我一辈子吧。”

相较于503病房内逐渐和谐的空气氛围,稍早前503病房外倒是陷入了小小的混乱。

“咦?怎么回事?”陈果被张佳乐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吓了一跳,满脸疑惑的左右望着。

“事情是这样的……”林敬言见状立即走过来,一边微笑一边向陈果解释起他们的作战计划。

一切还要从霸图战队接获韩文清晕倒送医的消息后说起,三人立即感到医院,便马上联络了兴欣,希望能第一时间把叶修弄回来。然而,那时叶修已经出门散心,手机也联络不上,所以霸图三人组与陈果定下“叶修一回来,马上赶回Q市”的计划,随后挂了电话。可不曾想,韩文清只是睡眠不足,过了终于就已经醒转,而且精神状态良好。不过,三人合计这算是个劝叶修回来的好机会,便没再联系兴欣说明实情,最后终于把叶修弄回来了。

“张新杰不擅说谎,老林也怕说漏嘴,所以来的路上好压抑啊。”张佳乐叹气抱怨道。“好在没被老狐狸发现,嘿嘿,总算算计了他一次,活该。”

“你别理他,被欺负惯了。”眼看张佳乐一副翻身奴隶把歌唱的得意表情,林敬言转头对眼神复杂的陈果露出
苦笑。“酒店都安排好了,就在医院隔壁,我们送就你过去。”

“哎,你说这都什么事啊。”陈果叹了口气,虽然不满霸图故意隐瞒韩文清病情,但看着三个大老爷们绞尽脑汁调解小两口矛盾,心中也不免泛起同情,十分诚恳的叹息道:“你们辛苦了。”

“哎,谁说不是呢。”林敬言闻言回望了眼503病房的大门口,哭笑不得的叹气道。

-Fin.-

 

※※※※※※※※※※※※※※※※※

 

【番外】

 

韩文清已经连续三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踏实觉了,自从叶修踹了他一脚后夺门而出,他的心就再没有踏实过。他本来是想要马上追上去把人抗回来的,但这兔子急了咬的一口实在很疼,韩文清虽然经受锻炼多年,但这冷不丁的一下子还是延缓了他追出去的步伐。因此,韩文清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眼睁睁的看着叶修打车扬长而去,该死的半夜还连第二辆出租都没经过。没办法,韩文清想要第二日起床再去找叶修,他相信一个带着钱包和手机的三十多岁青年是绝对可以自力更生的。然而,这第二日起床再找的计划一拖就是三个星期。这三个星期里,他翻遍了家中的每个角落,又给爸妈打了无数个电话,愣是没找到他们家的户口本。

“叶修这是把户口本扔哪个耗子窟窿里了?”韩文清一边叹气一边不言放弃,每天一有空就做着徒劳无功的搜索工作,甚至在霸图队员,无论是放假有空的,还是退役探亲的,全来家里帮忙寻找。

“实在没办法了。”从B市来Q市玩的张佳乐表示放弃,偶尔来串门的林敬言也表示无奈,免费排查兵的他们,都很后悔赶上这个时段来Q市。

“没办法,你们也了解,如果找不到,韩队不会善罢甘休的。”张新杰面无表情的开口宽慰,不熟的人看不出他心里的情绪,但队友久了,却感受到了他眼神中诉说的无奈。

“要不把叶修弄回来吧。”张佳乐提议道。

“那也得他听你的啊。”林敬言叹气,道出了现阶段的尴尬。

其实,说起叶修的脾气,他们这些前几赛季的老选手个个心里有数。表面上看起来随性而为的主,实际上也是个认死理的主,较起劲来绝不比韩文清逊色,真谈不上谁能不一条路跑到黑。毕竟,古话有云:人以群分。叶修不是这个性,也真跟韩文清走不到一块去,所以想撬动他,实在不易。

“干脆把他骗回来吧。”正道走不通,张佳乐开始想歪主意,但还是被林敬言和张新杰否决了。这谎言太离谱,叶修不会信;谎言不离谱,也不可能骗他回来。而且,就算骗回叶修,情侣吵架的现状无法扭转,原因也不清楚,要怎么调停也是难事。

不过,荣耀之神可能感知到了他们的烦恼,也觉得不能让这对情侣再折腾下去了。于是,正在大家无计可施之际,韩文清真的出事了。

医院的电话是直接打到霸图俱乐部老总办公室里的,那时候张新杰正在吃午饭,眼见着战队经理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心下便有些预感。

现在,张新杰跟韩文清是不通工作岗位上的工作人员,平日里大家忙时,不能经常见面,所以,韩文清从早上起就没来霸图这件事,是战队经理通知张新杰的。

之后,张佳乐、林敬言火速赶往医院,与早他们一步从俱乐部赶来的张新杰会师,敲定了哄骗叶修回来,稍微夸张韩文清病情的计划。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中午,睡眠不足而好好睡了一觉的韩文清,却精神抖擞的醒了过来。这让个性耿直的张新杰有些憋不住了,要不是张佳乐提出“少说话,板着脸”的策略,他可能就要一五一十的说出实情了。
 

“之后他们不会打起来吧。”直到离开医院有一段距离后,陈果仍然惴惴不安。虽然想让因闹别扭而天各一方的造孽情侣从归于好,但若这两只野兽的肝火更旺了的话,真害怕医院病房能不能撑住。

“没事,韩队有分寸。”张新杰表情沉稳的安慰着陈果,让她的不安削减了几分,再加上已经不好再折回头去,最终只能任由两头猛兽自生自灭了。

 

于是,在神队友的巧妙助攻下,韩文清和叶修的夫妻吵架终于画上了休止符,至于后来叶修有没有乖乖的按时睡觉,韩文清又再拔没拔过叶修的网线,这种事便不得而知了。只是,有心的霸图队员发现,他们十数年一如既往的精神领袖,有那么一阵子非常疯狂的迷恋锻炼腹肌,实在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

 

后记:
跟故事无关的没用设定:
苏沐橙进军影视界并成为荣耀形象代言人。
唐柔退役后成为陈果的正式助手,职务没想好,但绝对不是外宣部的。
方锐是新队长,乔一帆是副队长。

 

以上,完全无所谓的设定,我就是想写写,捂脸。

评论(7)
热度(176)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