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十载蛰伏君莫笑,一战酣畅为荣耀❤
☆樱都雾雨☆子PO
全职高手专用PO
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主号。

兴欣粉、霸图粉

PO主CP如下:
【叶修攻】唯一可逆
❤叶蓝:叶修×许博远

【叶修受】不拆不逆
❤韩叶:韩文清×叶修
周叶:周泽楷×叶修
其他随缘

【叶修受】可拆不逆
喻叶:喻文州×叶修
王喻:王杰希×喻文州

【其他CP】不拆不逆
❤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林方:林敬言×方锐
❤高乔:高英杰×乔一凡
昊翔:唐昊×孙翔

#全职高手##韩叶#见家长【修正v.1.0】

┏【相关文章连接】
┣【1】见家长
┣【2】我这次真的想离家出走#半论坛体#
┣【3】你们对我弟说了什么?#半论坛体#
┗(持续更新中

√私设如山,OOC严重
√原作向,退役后见家长梗
√后记是一些碎碎念,逻辑混乱,可以不看
√稍微改动了下,错别字好多OTZ羞愧😭

✿ฺ ♡ ✿ฺ ♡ ✿ฺ ♡ ✿ฺ ♡✿ฺ ♡✿ฺ ♡ ✿ฺ ♡ ✿ฺ ♡ ✿ฺ ♡

01.
在父母的眼中,叶修是个很有主见的小孩,他可以为了一只狗跟家里闹得天翻地覆,然后搂着狗睡在大门口;也可以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数年。所以,叶修虽然是他们老叶家曾经极力培养的长子长孙,但在怄了十多年气,却从未动摇过他主意的现如今,叶家的二老对这眼瞅奔三的大小伙子也没了脾气。
“你知道分寸就好。”叶家老爷子丢下这句话后便气冲冲的去了书房,反倒是叶妈妈没怎么激动,拍了拍身侧的座位唤着叶修。“过来做。”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比自己先一步跳上沙发的小点,转头瞥了眼一脸局促,看起来更凶的客人,快步走到叶妈妈身侧,轰走了坐在另一边的叶秋,以跟他回家的十数年老对手从未见过的软糯模样黏上了母亲的肩膀。
“老爷子同意了吧。”叶修嘿嘿笑着献殷勤,韩文清表示,如果联盟里任何一个人看到叶修眼前的这幅样子,估计都会很怀疑自己的人生。
“不同意怎么办?”叶妈妈叹了口气。“你要是再抱着这么个大个子睡门口,多碍事啊。”
“怎么会,他又不是小点。”叶修黏在母亲的肩膀上,顺势从后伸出手,揉了揉另一侧的小点,语中含笑道。
“小韩啊,你也别站着了,快点坐。”叶妈妈对叶修没脾气,叹了口气后看向韩文清,招呼着他坐到对面沙发上。“我这儿子从小就不服管,凡事都有自己的主意,看起来随波逐流,但较起真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小韩,我看你也是个耿直到不懂退让的人,真的有信心跟小修走到一起吗?”
“咦,妈,您怎么看出老韩的个性的?”叶修听母亲这样评价韩文清,不由的插嘴问道,被叶妈妈瞪了一眼,转头去看叶秋,可对方根本没看他,完全不想理他。
“叶伯母您放心。”韩文清没理叶修的打岔,一脸严肃的开口道。“就算我们会争吵,会怄气,但我不会轻言放弃。对叶修,我会一如既往,至始至终。”
“又是一如既往?”叶修还没等叶妈妈说话,率先对韩文清发动了嘲讽。“天天一如既往,换个词不行吗?”
“一生一世,至死不渝。”韩文清对叶修故作嫌弃的表情视而不见,转头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着。
“老韩,你变了。”叶修嘴上如此嘀咕,脸颊却染上了红晕,正面强攻什么的,即使是联盟最大心脏的他也扛不住。
“咳!”叶妈妈突然清了清嗓子,以此来提示二人自己还在,可看她儿子闻声望来的目光中满眼疑惑,终究也没责备他们秀恩爱不分场合,只是不理叶修,转头再去招呼韩文清。“小韩啊,你的心意阿姨懂了,小修我们就交给你了。他在外漂泊那么多年,也没养成什么好习惯,所以你多费心,平日里敦促他多改改。”
“伯母您放心,我会盯着他的。”韩文清仍然坐的笔直,态度端正的回答道。
“等等…”叶修此刻不着调的插了嘴,假意责问的开口道。“妈,你这话怎么听都像给我找保姆啊?”
“你就需要一个保姆!”叶妈妈闻言拉起叶修的手,抚摸那修长的手指间,被香烟熏到有些泛黄的指节,轻轻的叹了口气。“抽烟、熬夜、吃垃圾食品,年轻的时候可以,上了年纪就不行了。”
“妈,我还有两个月才三十,而立之年啊。”叶修跟着无奈的叹气。原以为母亲把自己当小孩,结果现在看来,母亲可能以为自己老到需要别人照顾了。
“三十就不小了。”叶妈妈严肃道。“自己不知道照顾自己,就得让能管住你的人照顾了。”
“您怎么知道他就能管住我?”叶修说着特嘲讽的超旁一瞥,韩文清下意识的眼角一跳,心下已经为秋后算账记下了一笔。
“我怎么能不知道。”叶妈妈闻言站起身,一边说着一边向书房走去,在开门的瞬间微愣了一下,随后走入房内,关上了房门,过了好一会才抱着一叠笔记本走出来。“我可是认真研究过你的对手的。”

02.
叶修、韩文清,以及全程存在感稀薄,十分懒得跟哥哥扯上关系的叶秋,都用十分诧异的眼神注视着叶家那端庄贤淑,桃李满园的女主人,此刻的她竟然在翻找手中的小本子,并将其中一本的内容摊开给叶修看。
“这些是我初步研究的结果,算来算去本是极为克你的,想来能管得住你。”
“妈……”叶修楞楞的望了眼笔记本上娟秀的字体,又盯着叶妈妈怀里的那一叠问道。“都是这些内容?”
“嗯,我跟你爸一起研究整理的。”叶妈妈话音刚落,书房的门就打开了,叶爸爸一个箭步冲出来,指着叶妈妈开口。“你……你别说多余的话。”
“装什么装,老顽固,想听就出来听,趴门口算什么本事。”叶妈妈一点也不顾及叶爸爸面子,当着儿子们的面揭穿了他刚才的行径。
叶修闻言更是惊讶,转头去看叶爸爸,正撞上嘴硬不服软的老爷子视线。叶爸爸尴尬的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又钻回书房,重重的关上了门。
“你别理他。”叶妈妈瞥了眼书房的方向,也没理叶爸爸,转头笑着望向韩文清。“小韩,你从刚进门就特别局促,太紧张了吧,放轻松点,以后常来常往,每次都这样多辛苦。”
“妈,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叶修看他父亲进屋,很是乖巧的听从了母亲那句“别理他”,转头本想继续话题,可听到母亲的言论后十分诧异,露出了非常好奇的表情,落在韩文清眼中,其中满是调侃般的挤兑,话中含义尽是“怎么从这严肃到恐怖的表情中看出情感”的意思。
“你妈我教书数十年,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像小韩这样端正可靠的孩子,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的心思了。”叶妈妈一本正经的回答,点了点坏笑盈盈的叶修脑袋。“你可别有事没事的欺负人家小韩。”
“妈,您确定不是他欺负我?”叶修看了韩文清一眼,又低头看看自己,假意委屈道。
“不怕,小韩不是那样人。”叶妈妈笑答。
“得!”叶修长叹一声,从叶妈妈身边站起,转身绕到韩文清身侧,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斜靠上韩文清的身子。“我妈被你俘虏了。”
“好好坐直。”韩文清开口训诫,声音不大,态度坚决。叶修微微一愣,突然想起前天去看医生,对方提醒他要端正坐姿,注意脊椎矫正。于是,从那天开始,韩文清总是提醒他,声音不大,态度坚决。
“真是的。”叶修叹了口气,从新坐直身子,叶妈妈看了全程,心下不免笑开了花。

03.
说来,叶妈妈很能接受叶修和韩文清的关系。她教书育人一辈子,虽然没想到儿子的恋人会是个男人,但托思想开放,意识活络的福,终究能接受儿子的恋情。
其实,叶妈妈看着韩文清严肃的指正叶修的坏习惯时,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曾经。那个时候青春烂漫,叶妈妈认识了与众不同的叶爸爸。他不苟言笑,态度端正,是叶妈妈特别特别喜欢的那类人。可是,很遗憾,叶爸爸的爸爸和自己的爸爸矛盾挺深,他俩的爱情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不过,叶妈妈脾气倔,根本不跟家里妥协,顶着父亲的压力嫁入了叶家大门,气的老头子甩出了“我没你这女儿”的狠话。为这事,叶妈妈背地里没少掉眼泪,但在气势汹汹的父亲面前却从不服软。她会逢年过节回娘家看看,她爸不让她进门,她就在外面坐半个小时,说说自己最近的状况,问问二老的身体,临走把礼物放在门口,也不管爸妈接不接受。后来,叶修与叶秋出生了,他们满月的时候,周岁的时候,逢年过节的时候,叶妈妈就会带着这对双胞胎一起去,从不进门,就站在门口,让孩子对着紧闭的大门喊外公、外婆。
那时候,叶家的双胞胎很不明白,妈妈每次都被拒之门外,为什么还会一次次回家去。叶妈妈微微一笑,摸了摸双胞胎的头回答道:“因为那是我的家,那里有我的家人,再如何怄气,家还是要回的。”
后来,叶修长大了,离家了,终究也明白了母亲话中的含义,也明白了那年夏天,他偷偷跑去姥爷家里,看上去十分不悦的老头子,为什么连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04.
“家啊!”叶修看着手中密密麻麻的笔记本,都是他对手的信息、个性、弱点,心下默默感叹,不由的转过视角去看韩文清。
就在几日前,叶修刚跟韩文清回过老家。那时候的他本是抱着可能会被狠抽一顿的心走进韩家大门的,谁让韩文清给他灌输了他爸顽固如石的印象,当时他看着韩文清,对这种说法深以为然。结果,事情出乎他的意料。那个对着韩文清脸黑如锅底的中年男人,转头对着他却露出了和颜悦色的表情。虽然在搞清楚他们俩关系之后有些转变,但与韩文清一般的耿直坦荡却没让老人变得歇斯底里。他平淡且满脸威严的问韩文清是否打定了主意,得到儿子肯定回答后脸色一沉,深思了良久才继续发问,是以往言情故事里常有的那句“即使我不认你这个儿子吗”,让叶修听了有点恍惚,仿佛在陪着苏沐橙看电视剧,都脑补出棒打鸳鸯的经典桥段了。
不过,叶修脑子走神也就一瞬,就在韩文清打算点头承认之时,他很快反应,当着韩爸爸的面一巴掌呼过去,本来是想凭反应捂住韩文清的嘴,却不想“啪”的一声脆响,巴掌直接呼到了韩文清脸上,弄得韩家父子都带着疑惑与些许不满的望向他。
“老韩,这是你家,就算思想有分歧,家也不能不要。”就在刚刚的一瞬,场面非常尴尬,但叶修是什么人,风里来雨里去的见过多少大场面,怎么会把这点尴尬当回事。于是,他全无辩解之意的,义正言辞的,把想说的话说明清楚了。
“说的有道理。”没等韩文清反应,韩爸爸倒是先开口了,只是望着叶修的表情仍然十分冷峻。“不过你这么说,该不是打算讨我开心吧。”
“不是。”叶修回望着叶爸爸,坦然的笑了笑,眼中是历经风雨后的了然。“家,很重要。”
“是吗?”韩爸爸再问。
“嗯。”叶修答。“它可以包容一切。”
“好小子!”韩爸爸闻言突然变了脸色,那眉开眼笑的神情用韩文清的话来说,是他从没见过的和颜悦色。
“哪怕跟我妈求婚时,也没这么有亲和力。”叶修不知道韩文清这句话哪来的根据,听说他妈去世的早,他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爸求婚时到底什么表情的呢?
不过,叶修没太纠结这个说法,反正不管怎样,韩家爸爸是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叶修,不仅没出现棒打鸳鸯,说死不认的局面,还趁着韩文清下厨房时拉着他这个“儿媳”忆起了当年。
“我这儿子就是脾气倔。”临到回忆尽头,韩爸爸叹了口气,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韩文清,语重心长的对叶修说:“他妈走的早,我怕他受气,一直就没找,可是工作忙,也顾不上他。那么多年了,爷俩在家说过的话不过千句,最激烈的那次还是他说去当荣耀职业选手时。哎,有时我在想,当年要是多关心他们母子,是不是就不会如此遗憾,文清懂事,可我总觉得亏了他的。”
“伯父,不会的。”叶修端正态度,收起了一直以来的随性散漫,看着厨房里忙碌的韩文清,微微扬起了嘴角。“老韩都懂的。”
那一日,桌上酸甜可口的糖醋鱼异常鲜美,就像小时候偷跑去姥爷家吃的那一条,席间韩爸爸一直给他夹菜,弄得韩文清一脸的莫名其妙,出来后还难得的抱怨句:“真不知谁是亲生的。”

05.
“老韩,我饿了。”一想到糖醋鱼,叶修突然有些饿了,他推了推身旁的人,理所当然的开了口。
只是,韩文清并没有像在家一样站起身,一边扯着他帮忙一边往厨房走,此刻的他,正端端正正的转头看他,又转回去看了眼叶妈妈。
“你是新媳妇吗?”叶修看韩文清这反应,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无视了“十年宿敌”那要吃人的目光,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站起来拉着韩文清往厨房走。“我们家人口多,我爸喜欢咸,我妈喜欢酸,我弟爱吃辣,我嘛偏好甜,还有个小点吃骨汤拌饭加鸡肝,你记住了吗?”
“回家收拾你。”被叶修拉着的韩文清,在踏入半开放式厨房的一瞬,反手扯了把对方,将他拉到身侧,低低的吼了一句。
“表现的机会到了,还有心思想别的。”叶修才不怕韩文清的威胁,嘴角微微上扬,借着身处视野死角,凑到韩文清近前,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得特别欠的开口道:“上吧,英雄。”

后来,韩文清倾尽毕生所学做了一桌子口味各异的风味菜肴,叶爸爸只是闷头吃,也没夸一句好不好,叶妈妈一个劲的给韩文清夹菜,冷落的叶修直抱怨:“真不知道谁是亲生的。”从而获得了叶秋的漠视与韩文清的瞪视。
此后,在叶修和韩文清起身回家之时,叶妈妈总算将叶爸爸生拉硬拽过来送行了,并在门口千叮咛万嘱咐两人要常回家看看。
“老头子,你也说两句话啊。”叶妈妈捅了捅叶爸爸,对方冷哼一声,没说话。
“我说,平日里我做菜你都嫌弃到不行,今天好不容易吃一顿顺口的,就这么对大厨吗?”叶妈妈表示不满,叶爸爸脸色微一尴尬,张了张嘴,看了韩文清一眼,转头又小哼了一声。
“小韩啊,你别介意。”叶妈妈看叶爸爸还是冥顽不灵,索性也不强迫他了,转头去拉韩文清。“你们可要经常回来,下次妈给你露一手。”
“嗯,一定。”韩文清听到“妈”这个字,表情明显一动,有些缓和的神情又因兴奋而绷了起来,看起来倒是有点骇人了。
“妈,您别刺激他了。”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就韩文清现在这样,回家的路上真怕有人跪下递钱包,招来警察怎么办。
“别瞎说。”叶妈妈轻捏了下叶修的脸,将一大包东西塞进他的手里。“东西我都分门别类的给你包好了,带回去好好收着,别乱扔,有你爱吃的,也有我打听来的小韩爱吃的,千万保管好了。”
“你还有完没完。”这边叶修看着硕大的手拎兜还没开口,那边叶爸爸倒是先说话了。“又不是一去不回了,就住几个街区外,周六周日多回来几趟,什么爱吃的吃不到。”
“对,爸说的对,周六周日我们会常回来看看的。”叶修听他家老爷子松了口,不着痕迹的捅了韩文清一下,对方马上心领神会,顺杆就往上爬。
叶家老爷子听了这一声“爸”,眉毛不免一动,可终究没再说什么,转头回屋去了。
“你爸啊,就是倔。”叶妈妈哭笑不得的望了眼叶爸爸消失的门口,转头对韩文清说:“他其实是嘉世粉,对你有成见,不过都允许你叫他爸了,今后也就没啥可担心的了。”
“我爸还懂荣耀哪?”叶修这时候凑过来问道。“他不是说我没出息吗?”
“嘴上说而已。”叶妈妈笑着叹了口气。“哪有父母那么铁石心肠啊。”
“嗯,确实。”叶修闻言点了点头,抬眼望了望自家大门。“怎么说也是家人嘛。”

06.
很多年以后,韩文清问叶修,如果当年他爸妈真的抵死不同意,那他要怎么办。
叶修闻言笑了笑:“还能怎么办,抱着你睡在大门口呗,我妈绝对不忍心。”

07.
同样很多年后,叶修问韩文清,当初如果他爸不同意,他会怎么办。
韩文清深思了良久,十分认真的回答:“他不会不同意。”
“为什么?”叶修好奇。
“你说过,因为是家人。”

Fin.

✿ฺ ♡ ✿ฺ ♡ ✿ฺ ♡ ✿ฺ ♡✿ฺ ♡✿ฺ ♡ ✿ฺ ♡ ✿ฺ ♡ ✿ฺ ♡

后记:
在《全职》这个故事里,叶修对家的执着与理解很让人钦佩,一个15岁便离家出走的少年,很清楚家对自己的意义,并能干脆而果断的面对一切,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在叶修的世界中,没有抱怨、没有恨、也没有毫不成熟的自尊与自以为是,他很冷静、清醒而果断,这让他在抉择的过程中从来不迷惘,可以永远的一往无前。
可能,正是这样的性格造就了他随性、慵懒、洒脱的同时,坚韧、执着、不屈,不会被世俗言论左右,不会被幼稚的自尊拖累,会坦然面对家,面对一切。
不过,有时我在想,叶修能如此坦然的面对一切,除了他个性里的纯粹之外,一定也跟他的邂逅有关。这里本身没有任何CP向的含义,我只是觉得,当叶修遇到苏沐秋的时候,当叶修与苏沐秋一起生活的时候,他本身可能对家会有更为深刻的理解吧。家,终究是那个给你庇护,包容你一切的存在,就算思想不和,就算意见相左。
此外,本文中设计了叶妈妈拥有同样的经历,虽然是私设,但是我想表达一种思想的传承,一种情感的传递,想要去展现口是心非的家庭处事之道。所有的恶言都有隐藏的爱,所有争执都有暗含的关怀,这不是一种值得宣扬的矜持,却是无形存在于现实的现象。鼓励诉爱,同时,也请谅解口是心非,包容家人。

【最后:所谓的口是心非终究是基于爱而产生的,源自于歧视、家庭暴力(无论冷热)的口是心非都是犯罪,并不在本篇宣扬的包容之列。一切歧视,一切暴力,都是不可容忍的】←仅为作者立场。

评论(14)
热度(99)
© 兴欣小杂役 | Powered by LOFTER